西丰中文目录

锦绣武林 第11章 被盗

时间:2018-02-04作者:刘耪

    店小二道:“四川,湖广,岭南全都有金剑的消息,不过那些地方远,怕是客官赶到了也来不及了。”

    李慕青道:“那你就说最近的在哪里?”

    店小二道:“信阳。”

    李慕青道:“信阳?”

    店小二道:“没错,其实这也是我惟一知道的一个确切地方的消息。”

    李慕青点了点头,心想,信阳离此处虽然不远,但脚程快也得要四五天的行程,事不宜迟,就先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天一亮就出发。

    李慕青吃了碗面,正要回房休息,看到了一个外貌粗犷的大汉要住店。本来他是没留意的,只是听他和店小二说话时,操着似是北方口音,而且一口汉话说的还不太利索,好似才学会了不久一般,李慕青觉得这人有点奇怪便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一眼。

    第二天天一亮,李慕青到早市上买了匹好马,一匹马花了近十两银子。李慕青细算了一下,身上已经只有不足三十两银子了,下山才短短不到半个月,银子已经用了一半了,不觉有些心疼。剩下的日子还长呢,就不到三十两银子可怎么够用?李慕青心想,有机会得想个办法赚些银子才行,不然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买了马,李慕青又买了些干粮便上路了。李慕青骑马走了五天,因为骑马脚程比较快,就快要到了,第二天中午前便能到信阳城。

    当天晚上便在一个小镇找个客栈住一晚。三更半夜正睡着,房间里突然有一声轻微的响动,李慕青猛地惊醒,急忙从床上跳下来,房间里却是什么人也没有,借着微弱的星光,只看到窗子在微弱的晃动。

    李慕青心叫不好,他的包袱还在桌子上,包袱里有一幅画,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李慕青摸了一下包袱,画果然不见了,情急之下套上长袍,拎起包袱,抓起床头的长剑就从窗户追了出去。

    李慕青跃出窗,人到窗外的一刹那看到长街上并没有人影,李慕青心思急转,左手迅速抓住头顶的屋檐倒翻上屋顶,看到不远的前面人影一闪,闪入了一条巷子里不见了人影,李慕青哪容他逃脱,急忙朝人影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李慕青下山,世叔交代了两件事,一件是寻访故人金大侠的佩剑金剑。另一件,是另一位老友,同为武林四圣之一的梅花剑客成缺的八十大寿,无为道长身体有恙不宜远行,便让李慕青带上礼物,前去拜寿,而这幅画正是就是送给这位老友的寿礼。

    李慕青在后面奋力追赶,前一件事还没办成呢,这后一件事要是再给办砸了,纵然世叔不怪罪,哪里还有脸面去见世叔?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将这偷画的小贼抓住,将画抢回来。

    入了巷子,巷子里已经没了人影,李慕青脚尖在地上一点,重又上了屋顶,总算看到了前面远处有个人影。李慕青脚不稍停,可不论李慕青怎么追赶,总只能看到前面一个人影,却怎么也追不上。

    李慕青既惊且愧,在武当山之时,世叔时时夸奖,说他根骨奇佳,又聪慧过人,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因此自已也飘飘然起来,除了几个绝世大高手之外,大有天下舍我其谁的感觉。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竟前后遭遇了两次挫折。第一次是追踪凡生凡灭师兄弟被发现,且力战凡灭不胜,这次又是随身物品被盗,照这样下去,这江湖也不必闯了,趁早回武当山算了。

    李慕青紧追不放,心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盗贼逃脱,两人一前一后追出了小镇。出了小镇子,这个贼竟堂而皇之的跑到了大道上,而前面的方向便是信阳的方向。李慕青心想这小贼胆子当真是不小啊,如果他往草木茂盛的山坡树林里跑,这么黑的天,往树影处稍微一躲,哪里还追的上,可他偏生要往一览便能见的到尽头的大道上跑,当真是有恃无恐,这摆明了是挑衅。

    李慕青有心要和这个贼赛赛脚力,便紧追不舍,心想此时天尚未明,照这时间这脚程,追到天亮也该追到信阳了,到时候看他还要往哪里跑。

    一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前面的贼虽不见越来越远,却仍没有越来越尽,李慕青虽然恼恨这窃贼偷了自己的东西,却也心生佩服。武当轻功誉满江湖,武当无为道长的轻身功夫更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李慕青可说是尽可其真传,没想到此时拼尽全力仍是追不上,看来这江湖中果然是藏龙卧虎。

    两人一前一后,一跑便是两个多时辰,天渐渐有些明了,信阳也已遥遥可望。这个时候李慕青已经可以大概地看到前面的人了,这人穿着一身锦衣,至于模样还看不清,不过感觉好像与前面的人比刚开始追时有些近了。李慕青心道,终于要支撑不住了吗,想到这儿精神一震,脚上又加了把劲。

    李慕青得无为道长十余年悉心教导,尽得无为道长真传,内功深厚,耐力久长,两个多时辰脚步一点也没有慢下来。前面的贼终于撑不住越来越近了,李慕青大叫道:“别跑,你这个小偷。”

    前面的贼这时竟然回了回头,嘻笑道:“有本事来抓我呀?”

    这时李慕青才看到这个贼第一眼,虽然看不清楚人,听声音好像年纪不大。“小子,别得意。”李慕青嘴上叫着,脚下不停步。

    又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天已经大明了,李慕青也看清楚了,偷了自己画的人是一个身穿锦衣的少年人,李慕青微微诧异,这是哪里来的少年,轻功竟然如此高明。

    追逐间,锦衣少年和李慕青到了信阳,一前一后入了城。眼看着前面的人越来越近了,两人之已经只有十余丈,李慕青笑道:“看你还往哪里跑?”

    锦衣少年不答话,径直向城里跑,跑到了前面的岔路口突然向右转了个弯,李慕青紧随而至,锦衣少年左转吉转,兜兜转转竟然转到了一片早市,早市上全是熙熙攘攘的行人。李慕青心道,你跑到人多的早闹也没有用,我一定要抓到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