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锦绣武林 第123章 如此故人

时间:2018-04-02作者:刘耪

    七窍堂这名黑衣堂众似是看出了李慕青的担心,道:“李少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提前为你请了一名高手潜了鬼影堂查看,已经探得了鬼影堂内部情况,还有百里堂主被羁押之所。”

    李慕青大喜过望,连忙道:“那太好了。”可转念一想,七窍堂向来只为银子,何时变得如此大方了?一路上又是备马又是指路,还代为联络,一路花费定然不少,现在还派高手入鬼影堂查看,莫不是又要银子吧?想到此处不禁大为担心,自己身上只有几百两银子,还是金锏派感他救派之恩所赠,他可不想再被这帮钻钱眼里的七窍堂给榨取了去。可转念想,百杀拳派已经付了银子了,七窍堂没理由一担生意还要收两回银子的,可心里又拿不准,便问道:“这个不要钱吧?”

    黑衣之人哈哈大笑道:“李少侠好风趣,我们七窍堂做生意向来讲一个信字,收过了银子又怎么能再收一次。”

    李慕青点了点头,心里大是安慰,只要不收银子什么事都好说。心里又想,鬼影堂高手如云,能去鬼影堂来去自如探查情况,定然是个轻功绝顶的高手。莫不是七窍堂堂主到了?素闻七窍堂堂主八面玲珑轻功易容二术出神入化,想来也只能他才能轻易进出鬼影堂了。只是这鬼影堂堂八面玲珑素来神秘,江湖中人只听说过七窍堂之名,却无人见过其堂主真面目,甚至连其真名也无人得知,难道真的是他亲至。李慕青倒也想见见八面玲珑的真面目,可又拿不准,便问道:“是谁?”

    黑衣人却道:“这人说起来李少侠也是认识的,还是李少侠的一位故人。”

    “我的故人?”李慕青大奇,那便不是八面玲珑了。只是李慕青所识之人都在武当山上,武当山的人不知自己身在蜀中,怕是不太可能来的,那还能是谁?自下山后李慕青遇到的人中高手倒也有那么几个,如凡生、凡灭、杨天朔,王诚志诸人。杨天朔、王诚志都是前辈名宿,谅七窍堂轻易也请之不来,难不成是凡生凡灭?可想想也不太对,凡生凡灭人也都人在中原,就算七窍堂请的来也不是说到就能到的,再说了,这些人相识也不算久,算的了什么故人了?

    李慕青想不出是谁,问道:“哪位故人?”

    黑衣人向右边一指道:“便在那里。”????李慕青顺着这人指的方向看过去,看一个人黑暗中影走来,这人背对着月光看不清面貌,李慕青只觉身形却相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待来人走的近了,李慕青才忽然认出来人,不禁大怒,抬起手一掌便拍了过去。

    来人万料不到李慕青话还没说就给自己这么大的一个“见面礼”,急忙侧身避来了李慕青这一掌,李慕青一掌不中掌到中途翻掌作爪向来人咽喉抓去,这几乎是要命要招式。李慕青自下山以来从未下过杀手,这次实是动了真怒。来人大惊失色连忙向后避开,李慕青这一爪从从来人咽喉掠过,惊的来人一身冷汗。

    李慕青两招无功更是大怒,突然暴起,一掌拍出。这一掌李慕青使出了十成功力,来人身法惊奇,武功却不甚高,虽退了数步,整个人却完全被李慕青的掌力笼罩,身法再快也难避开,只要李慕青这一掌击的实了,此人必非死即伤。

    来人大惊,又无处可逃,连忙告饶道:“大哥饶命。”

    李慕青手掌拍下,终于在来人头顶停住没有拍下来,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你还有脸来见我,我的银子呢?”

    来人抬起头来,月光下看的分明,竟然是入蜀前就和李慕青分手的窃无失。窃无失临走之时将李慕青身上的剩下的银子尽数偷了去,只给留了五十两银子。李慕青可是个爱财之人,那可是数千两银子,岂有不恨之理,在心里连窃无失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遍了。且每一次用到银子的时候都会想起窃无失偷他银子的事,都会忍不住在心里痛骂窃无失一回。

    窃无失人在李慕青掌下,只要李慕青催动掌力他立时便小命难保,虽然他觉得李慕青不是那样的人,但李慕青盛怒之下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倒也难说的很了,且他接下来要说的还会让李慕青更生气,直吓的心嘭嘭乱跳,声音小的如蚊子一般,道:“花光啦。”

    李慕青更是大怒,真恨不得一掌拍下去把窃无失给拍死,可他从未杀过人,这窃无失虽偷了自己银子却也非大奸大恶之辈,也不能真的把他拍死,想想被偷银子之事实是大恨,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反手给了窃无失一个清脆的巴掌,窃无失来不及躲避,啪,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脸颊登时红肿,好在李慕青这一巴掌不含内力,不然这牙齿怎么也得被打掉几颗。

    李慕青又问道:“怎么花的?”

    窃无失见李慕青如此恼怒又惊又怕,哪里还敢隐瞒,揉着脸老老实实地道:“在赌坊赌输了。”

    李慕青一听更来气,道:“什么?哪间赌坊?”说到这儿下面的话便没说下去,窃无失能被请来,那赌坊一定是七窍堂开的赌坊了,原来是七窍堂,又是七窍堂。

    李慕青又想,这窃无失是盗王传人,就算知道他在哪,想要请他却也不易,这里面必有蹊跷,问道:“你是怎么来的?”

    窃无失道:“我们分手后不久,我就去赌坊赌钱,结果将银子全都输了,后来七窍堂的人找上我,说让我帮他们忙,本来呢我是不愿意的,可他们又说,这次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大哥你,我一听说是为了大哥你,当时便答应了下来。”

    李慕青哪里肯信?这小子偷了自己的银子跑还来不及,还有胆子来见自己?瞪了窃无失一眼道:“你给我说实话。”

    窃无失见瞒李慕青不过,嘿嘿笑道:“不瞒大哥你说,我输了银子还想再偷,没想到偷到了七窍堂的人身上,被七窍堂的堂主抓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