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锦绣武林 第81章 此人是谁

时间:2018-03-22作者:刘耪

    李慕青、成雨瑶、凤栖栖三人退到一块。

    成雨瑶见前后左右均有人挡住去路,不禁有些慌了,拉了拉李慕青的衣袖道:“李叔叔,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慕青回望了成雨瑶有,笑道:“放心,我的乖侄女,有叔叔在,叔叔罩着你。”

    成雨瑶白了李慕青一眼,这当口李慕青竟然还有心思说笑,这几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易与之辈,单刚才那个与李慕青交手的黑衣人李慕青就打不过,何况对方有七人之多。不过李慕青这么一说,自己倒真的放松了些,不似刚才那么紧张了。

    李慕青也不是故作轻松,他早已经算过,对方有七人,自己这方有三人,虽然对方人多,还有地势上的优势。但已方三人个个武功高强,未必便会落败。退一步说,就算真的打不过,脚不还长在腿上好好的吗?不打不过还不会跑吗?所以也不甚担心,又悄声道:“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成雨瑶前后左右看了看,心想对方七人之多,仅其中一个黑衣人李慕青便不是对手,这以三敌七,哪里可能会是对手?道:“我们还用的着打吗?直接跑就好了。”

    李慕青嘿嘿一笑,道:“放心,就这几个人,你叔叔我还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李慕青心想,这七个人虽然人多,却不在院内设伏,偏偏要等到他们入了后院。那是为了什么?自然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握对付的了自己三人,如果这七人个个都是如这黑衣人一般的绝顶高手,在任何一个院子里将已方三人围了,他们三人也必然逃之不掉。又何必等他们到这地势不便的地方?他们想利用地势,便说明双方实在也不过伯仲之间,这七人就算高明一些,也未必强他们太多。

    成雨瑶看了李慕青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想大敌当前他竟如此若无其事,说不定是真有脱身之法呢,又想起李慕青的武功,曾在十招之内将自己打败,尤其其中三招剑法威力极大,对方就算武功高强又能高到哪里去,想必脱身也不是什么难事,心里稍安。????李慕青心里很清楚,打不过要跑是肯定的。不过嘛,既然来了怎么也得过上几招看看对方的武功家数,李慕青江湖阅历不足,但作为无为道长的弟子眼力还是有的,怎么也得知道对手是谁才行。又四下看了看,这地势不好,这几个人每人挡了一面,确实不易短时间突破,一旦让他们合围,的确是个麻烦,只得见机行事了。当下向手背在背后的黑衣人抱拳问道:“请问阁下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此?”

    黑衣人也不还礼,居高临下甚是倨傲,冷冷道:“我是要杀你的人。”

    李慕青一怔,道:“杀我的人?”呵呵一笑又问道:“那请问这位要杀我的仁兄,尊姓大名?”

    黑衣人道:“杀你的人便是杀你的人,你转眼便死,我的名字说不说与你知道又有何区别,还是省了这道麻烦吧。”

    李慕青心里好生奇怪,这人不透露自己姓名,声音也沙哑,好像是故意低着嗓子说的,难不成是怕自己听出他的声音来?此人竟是个一认识的人吗?可又不大对,自己相识之人中,武功高强者除了凡生凡灭师兄弟两个外,便只有杨天朔、魏夫、王诚志等人,可看着身形,这黑衣人并不像其中的任何一人啊。杨天朔魏夫王诚志都已经五六十岁的人了,凡生凡灭师兄弟不过弱冠之年,凡生又是个光头,特点明显。这个人须发皆黑,看样子似在三十多岁年纪。最重要的是,李慕青所识的这几个人虽然个个武功高强,怕是哪个也未必赢的过自己,而这个人,单以功力论便在自己之上。

    李慕青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敷衍道:“自然是有区别的,万一我被你杀死,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问起来我是被谁杀死的,我却不知道,他在判我个枉死,不让我投胎转世,或是直接让我投个猪胎狗胎什么的,让我来世做猪做狗,那我岂不是很冤枉?”

    黑衣人冷眼瞧着李慕青,并不答话。

    李慕青讨了个没趣,又想不到还有什么相识的高手,不过却感觉这人的确有些眼熟,好像哪里见过似的。心想,管他那么多,既然对方言明要取自己性命,那也免不了一场恶斗,自己虽没把握胜他,但接他个几十上百招总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在看他的武功家数是何门何派不就好了。当下向上踏出一步,一笑道:“杀我?好大的口气,你是一个人上呢?”扬起手中的阴阳剑来接着道:“还是臭不要脸的一齐上呢?”

    黑衣人一怔,他说要杀李慕青,并非是要说李慕青单打独斗,而是要一齐出手,将李慕青三人尽快歼灭在此处。可李慕青把话这么轻巧地接过去,好似这黑衣人要像李慕青挑战而李慕青又接受了他的挑战一样。黑衣人愣了一愣,虽然他本并无和李慕青单打独斗之间,但既然对方已经这么说了,在场其他人听了也像那么回事。而且李慕青好大的口气,问他是一个人上,而是一齐上,这也是摆明了李慕青只会一个人。那以自己一方倒也不便群起而攻之,当下在大不石上向前走了一步,淡淡地道:“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李慕青缓缓抽出阴阳剑,道:“好,我看你年纪轻轻口气不小,不如我就叫你大话兄,我说大话兄,你是空手呢?还是用兵刃?”

    黑衣人对李慕青的话丝毫不在意,淡淡地道:“自然是用兵刃,空手与阴阳剑传人对敌,那也太不把阴阳剑和无为道长他老人家放在眼里了?”

    李慕青嘻笑道:“放心,我就算你狂妄自大,傲慢无礼不把我连同世叔放在眼里,我也是不介意的。”

    黑衣人哼了一声,丝毫不与李慕青多废话,手放在腰间缓缓向外抽,只见腰间一条白色的物事越抽越长,这黑衣人竟从腰间抽出一柄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