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七十年代小娇妻 81.第八十一章

时间:2018-03-19作者:晴空灵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为防盗章, 谢谢大家的支持~  王婶等人走了以后先把家里都给收拾妥帖,算好了大概的下工时间, 在差不多的时候就往知青点走去。

    她刚赶过去到了门口, 就看到了最先吃完饭回来正准备进门的苏晴。顿时喜出望外。

    “小晴。”

    “诶,婶子,这个时间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去吃饭了没?有什么好事啊?这么开心。”苏晴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便听到有人喊她,一回过头就看到王婶脸上笑地跟花一样向她走了过来, 不解的问道。

    “还没吃呢,过来是想找你点事,可不就是好事么,我们进去再说。”王婶等她来了门便拉着她进了里屋。

    “什么好事啊婶子?怎么搞的神神秘秘的。”苏晴看着她这架势, 还真是被弄的有些糊涂了。

    “是这样的,我原先想着啊, 你这岁数也是老大不小了, 又一个人在这边没个人给张罗, 我就自作主张地向你翠芳婶子这么一提,谁知道她也是真的看上你了, 想让你跟他家老三处处看,这不让我过来看看你是怎么想的。”王婶小声的说着。

    额,苏晴的嘴角抽了抽,所以她这是被相看中了?可她连那顾家老三的面都没见过呢, 哪能这么随便答应啊, 脸上便有些犹豫。

    王婶看出了她的想法, 理解的道:“这事其实也是八字还没一撇呢,这次过来也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到时候可以安排你们先见个面再说,具体还是得看你是个什么意思。”

    有了这话,苏晴就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遇到那不讲理的,这么一看,这俩人还是考虑的挺周到的,不过还是得拖一拖。看在王婶的面子上,到也没有直接拒绝。

    “婶子,你这给我突然来这么一下,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要不这样,我明天再给你答案,你看行不?”

    “行,这事确实要好好考虑考虑,那你就明天再告诉我,不过婶子跟你说啊,这家的境况在村子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了,你条件好,还能再挑一挑,可女孩子年纪大了到底比较难嫁了,男人都是贪鲜的,而且你翠芳婶子也最是偏心小儿子了,你嫁过去到也不怕吃亏。你仔细想想先,我先回去吃饭了。”

    苏晴对王婶的有些话并不是很赞同,却也知道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大概情况,过了二十还没嫁的,都能算是个老姑娘了。

    也知道王婶这也是真心为她好,所以才特别感激。

    本来以她自己来看,觉得就算过个十年再嫁人也没什么,可是系统里可还有个任务在等着她呢,她又不能就这么随便的找个人给嫁了。

    也不能说先谈个恋爱看看哪个人爱她她就嫁哪个,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个两情相悦的,就说要是第一个不合适,她总不能再找一个吧?而且这年头,可不流行自由恋爱,被人知道两人有了关系,最后却没嫁,对名声的损害可是很大的,严重点都能被当成“破鞋”拉出去批斗。

    不管什么时候,总有那种一开始爱的要死要活,可还是抵不过时间的摧残的爱情。

    系统这判断标准也太没个谱了,万一一开始评判说已经完成了,后来感情破裂了可咋整啊?

    苏晴想着想着便歪楼了,跟一开始的思考目的差的十万八千里。

    现在她也是左右为难,这几天接连发生的事,让她越来越不想住在宿舍了,谁知道要是肖红跟许向阳她们要是有个什么事的话会不会烧到她这里,而且宿舍这氛围也是越来越不好了。

    苏晴觉得还是可以答应相看一下的,毕竟王婶怎么也不可能去坑她,就算到时候不满意,也应该没什么关系,反正她也没答应什么。

    她这么想着,便趁着这时候的空闲时间,出去转了一圈,不着痕迹地在跟那些大嫂大婶聊天中探到了些刘翠芳家里的情况,特别是关于那个顾战的。

    听说还是个当兵的,苏晴对这还是很满意的,这个职业就天然的让人有好感。而且看那些人说话的语气,都恨不得让人家做女婿。

    毕竟这年头当兵的待遇还是很好的,而且那顾战还不是个普通的士兵,这生活的保障还是有的。

    唯一的缺点就是军人家庭聚少离多,能待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过这一点在苏晴看来并不是个什么大问题,她觉得她就算真的嫁人了,也没那么快适应,有点距离感反而更好些。

    前后仔细想了想,苏晴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于是她在第二天便去给了王婶一个肯定的答复。

    略微昏暗的环境里隐隐约约传来几句争吵声,在月色的照射下赫然露出了两个人的身影。

    如果苏晴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到很惊讶,因为她觉得熟悉的声音正来自于两人。

    肖红站起身手忙脚乱的把刚才扔在地上的衣服穿到身上,一脸苍白,神情里带着平时少有的惊慌。

    她的语气有些颤抖,还带着点哭腔地向一旁忙着穿上裤子的许向阳质问道:“怎么办?怎么办?刚才一定是被人发现了,他会不会说出去?要是被人知道是我们两个,那肯定要完了。”

    越说越觉得害怕,她不想就这么毁了,虽然她是很想要让人知道她跟徐向阳在一起了,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

    徐向阳阴沉着一张脸,有些烦躁的说:“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能希望没有看到我们的脸,这个时候还出现在这里,只怕也不是干什么正经事的,而且也没有证据。”

    “都怪你,刚才让你别在这边,你非不听,现在出事了吧。”肖红听了仔细一想,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但还是有些害怕,语气里透着些埋怨。

    许向阳听了她的话后瞳孔猛地一沉,眸光流转闪过一抹讽刺,盯着她道:“呵,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一个巴掌了拍不响。”

    肖红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无比,她一开始确实是不愿意的,但在他的要求下还是半推半就的从了。

    正当她还想要反驳什么的时候,便被许向阳直接给打断了。

    “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再待下去就真的可能要被人围观了,赶紧出去先。”说完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肖红看着他薄凉的背影,眼眸里藏着别人看不到的情绪。

    她也不敢在这里多待,低下头看了看,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什么不妥了,便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

    因为衣服刚才在地上弄的有些脏,本来肖红还担心她穿着这一身变得皱巴巴的衣服走在路上会被人看到,可是直到她回到了宿舍也没有遇到人,她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自己运气好。

    她开锁进了房门便发现桌子上的煤油灯亮着,定情一看,就发现苏晴已经在床上躺下睡着了,而其他人应该还没回来。

    她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放轻脚步小心的走到床边打开柜子拿了身衣服便出去烧水洗澡。

    而本该在电影散场之后便各自回家的众人,此时却聚集在了村子西边的一个屋子里。

    就在刚刚苏晴几人回到宿舍以后没多久,电影放映完村民们正拿起板凳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从大队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女声。

    “啊啊啊......哪个杀千刀的敢偷上我们家来了。”

    听到大喊声众人还有些发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是村长最先反应过来,也顾不上电影散场还要发表感言了,跳下石凳便赶紧顺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本来刘娟看电影已经结束了而苏晴又没回来,便打算拿起东西走了,可是现在环顾着周围的情况有些发愣。

    “燕芳,怎么就剩咋俩了?肖红和雪婷呢?”

    张燕芳看着旁边空下来的位置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道:“刚才不是还都在这看电影的么,怎么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那我们直接先回去了?她们的凳子怎么办?”

    另外两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看样子这个时间也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刘娟看着眼前这么多张板凳,有些苦恼。

    小声的嘀咕道:“走了也不说一声,就我们俩怎么拿啊。”

    “凳子先放在这里吧,等下回来找个人帮一下忙,我们跟着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张燕芳神色中也有些不满,但她现在更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拉起旁边人的手便跟着热闹的人群走去。

    “行吧,诶诶...你慢些,急什么啊?”刘娟被她大力一拉身体都往前颠了几下,差点没给摔在地上,赶紧跟上了步伐。虽然她也很好奇,但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路上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到底发生什么事,没多久便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一间小屋前。

    说好听点是房子,其实就是一间用草搭成的草屋,矮矮的房屋破败不堪,冬天一到,寒冽的冷风吹进来,得如身处冰窖一样寒冷,遇上雨大点的天气,屋顶都随时有崩塌的可能。

    看着眼前这情景,刘娟跟张燕芳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弄不明白了,就这种房子从外面一看,也都明白家里就不可能有什么好东西,怎么还会被人偷呢,哪个小偷眼这么瘸啊?

    带着这种想法大家都进了屋,本就狭窄的空间一下子就挤满了人。

    进去一看就更加简陋了,屋子里面实在是一览无余,整个房间里就一张木床,旁边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几件看起来就年头不小的家具。

    一个女人坐在仅有的凳子上朝着村子大声地哭诉着,旁边还站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看年龄应该是她的女儿。

    那女人看上去三十来岁左右,长着一张还算清秀的脸蛋,在这乡下显得白皙的皮肤透着些营养不良的蜡黄,还有略微丰腴的身材,说不上有多好看,但是却给人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这人明显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哭起来也不像一般人那样嚎啕大哭,而是微微地低泣着。

    “村长,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刚才看电影的时候我家囡囡发困了,我便先把她带回家,可这回来一看,便发现东西都乱糟糟的,我家的粮食都不知道被哪个王八羔子给偷了。”

    听了她的话后周围的议论声就更大了起来。

    其中一个平时就跟她不对盘的妇女站出来嘲笑道:“顾兰芳,就你家这样的,平时连只耗子都不会来吧,能有谁会去偷你啊,别给贼喊抓贼啊。”

    顾兰芳也明显不是个省油的灯,当即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扬声道:“我家里怎样用你说吗,合着你偷摸上我家来看过?知道都有些啥?”

    “不看我也都知道,就你这破落户能有什么好东西。”

    “你......”

    村长看她俩这都要吵起来了,只能出声道:“行了行了,都别吵了。”

    看村长都开口了,两人终于停息了下来。

    “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你都丢了些什么?”村长道。

    “额...嗯...就..就一些吃的。”听到问她丢了什么东西,顾兰芳神色变得有些

    微妙,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

    “具体点,你这样我怎么帮你找。”村长看她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就是几斤白面,还有几袋大米。”顾兰芳咬咬牙,终于说了出来。

    “嚯”

    听到她的话以后人群里议论声更大了,都有些不相信。

    “别唬人的吧,就你家能有白面和大米,能有几个窝窝头都算不错的了。”

    不是说话的人苛刻,实在是顾兰芳的情况一个村子里的谁不知道,当年这人在他们村里也算是个临近几个村的青壮年都想娶的人了,不过人家眼光高看不上村子里的人,也是她厉害,后来真给嫁进了城里,可惜好景不长,前几年她跟她那口子从村里回城的路上遇到了滑坡,她丈夫直接当场就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