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茅山极品道尊 第60章 义庄汇合

时间:2019-10-16作者:盗金客

    “哼哼——闻过屁,那就不好对付了。”薛英奇冷笑道,一跃而起。

    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枚铜币,一只胳膊挽住老霉头的双臂,顺着双臂伸向嘴边,张开手掌,用力一掐。

    只见老霉头的獠牙处被挑开一条缝,薛英奇伸出另一只胳膊将铜币塞进去。

    一系列动作后,老霉头挣扎着仰天怒吼。薛英奇趁机贴上一道符。

    老霉头果然老实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闻过屁的僵尸,只用符是不行的。”薛英奇拍拍胳膊上的土,“还是赶紧销毁为妙,这家伙已经不好对付了。”

    “时间长了,它会怎样?”我把匕首塞进裤腰里,好奇的问。

    薛英奇瞥了我一眼,“这都不懂?”

    我看他瞧不起的样子,瞬间没了好感,“时间长了,应该会尸变呗!”随口蒙了一句。

    “你只答对了一半。”他大摇大摆的往庙里走。

    我只觉得这小子跟上次不是一个德行,上次他师父在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个熊样,原来这小子如此傲慢。

    “屁的阳气太重。”薛英奇跨进院子里,“这家伙吸了阳气,尸变会加快。”

    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外头,“还有这两具尸体,赶紧烧了吧,免得惹起祸端。”

    屋里的梁子赶紧跑出来将两具差哥的尸体拉走,刘胖子已经把呼呼大睡的左秋明拴在了凳子上。

    薛英奇走过去,推了一把左秋明,“喂,醒醒,阿珠让我来看你来了!”

    原来他是奔着左秋明而来,很有可能这小子暗中观察我们很久了。

    刘胖子拦住他,“别别——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薛英奇摇摇头,嘴角掩不住的微笑,“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疯了!”

    说来也怪,左秋明出事之后一直在庙里待着,他疯的消息从来没有传出去过,薛英奇是怎么知道的。

    薛英奇好像看出了我和刘胖子的心思,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阿珠不知是听谁说的,说左秋明这小子出事了,特意让我打听他的情况。”

    “他俩不是闹掰了吗?”我问道。

    刘胖子给我使个眼色,随即指了指左秋明,“他暂时没有什么危险,现在只是神志不清,已经有高人答应会救他。”

    刘胖子应该说的是燕赤崖会救他,我翻了个白眼,他娘的,别提了,燕赤崖应该不会这么早回来救他,要不然不会赠我七星剑,委托我保护左秋明。

    “哦?是吗?”薛英奇伸手掰开左秋明的一只眼,“废成这样了还能有救?你们不会是被人给骗了吧。”

    我有些听不下去了,这小子来者不善,救不了左秋明,还在这说风凉话。

    “你可以回去跟阿珠交差了。”我似乎下了逐客令,“就说他的未婚夫现在不省人事,请她死了这条心,另嫁他人吧。”

    薛英奇摸了一下辫子往身后一撩,“呵呵——你们可得照顾好他,我也好跟小师妹交代。”

    说完,他出了屋子,双脚踏地,一跃而起,飞向墙头又借力用力,消失在夜幕中。

    我和刘胖子不敢多停留,吩咐梁子将官差的尸体焚烧,便抬着老霉头离开了土地庙。

    之前,八眉道长说了在天宝镇的义庄汇合,我们便直奔了那里。

    “快点——”刘胖子一个人背着老霉头走在了我的前头,“天就要亮了,咱可不能坏了事。”

    “着什么急啊。”我困得睁不开眼睛,“八眉可不一定在义庄里。”

    “怎么可能!”刘胖子说道,“我已经问过梁子了,天宝镇只有这一个义庄,准没错。”

    说着,我们推开了义庄的门,这个义庄还是第一次来,若不是凭我们这些日子对天宝镇的熟悉,还真找不到。

    义庄位置十分偏僻,坐落在小树林里,出了小树林就有通往下一个村子的小路。

    这个义庄要比之前见得那些大,起码这次有个院子,院子里长满了荒草,这让我想起了赖明的家,跟那个差不多。

    义庄果然是义庄,院子的荒草里停了好多棺材,若不是快要天亮,我们还真要探探里头的阴气。

    院子里只有一间小屋,屋顶有明显的坍塌迹象,像是被人修补过。

    “赶紧进去吧!”刘胖子慌张的背着老霉头往屋里钻,“太阳快要出来了。”

    我还未进屋,眯着眼睛听到了屋里的声音。

    “你们怎么才来!”是八眉道长的声音,“我可等你你们好久,天都亮了,这不是耽误赶路吗!”

    “不好意思——”刘胖子将老霉头放下,“路上出了点状况。”

    “咋了?”八眉慌忙站起身,仔细打量老霉头,“是不是又咬人了?”

    “没有没有——”我慢吞吞进了屋,“啥事没有。”

    进了屋子才发现,小小的房间里居然全是八眉带来的尸体,一个个贴着黄符立在墙边。

    屋里还有四五副棺材,这样一来,挤的满满的一屋子脏东西,只有我们三个是活生生的人。

    “没有咬人?”八眉道长追究道,“那为什么它身上有新的伤口。”

    他指着老霉头的尸体,接着说,“跑出来的时候还是干干净净的衣服,现在给弄成了这个样子!唉——要送老哥最后一程,都没有一身好的行头。”

    他哽咽了,刘胖子上前安慰道,“别这样,这是好事,早早送走,咱都安心,免得再伤了人。”

    听八眉这么一说,太阳高照,只能先睡上一觉,等待夜晚的再次来临。

    实在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我钻进了棺材地下,闭上眼睛便不知八眉在唠叨些什么。

    连续几天的精神紧张,使我快速的进入了梦乡,梦到自己行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条溪水将草原一分为二,我蹚水而过,硌脚的石头像真的一样。

    迷迷糊糊抬头望去,有一个女子也在蹚水,我走过去,“这位姑娘——请问——”

    姑娘回头,他娘的是个熟人,不好下手。

    “吴玉!”是上官倩,见到我很惊讶,“你怎么在这?”

    “这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我与她对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你不是应该在匕首里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