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419章 秦军死了?

时间:2018-02-07作者:承神

    ,!

    几乎是同时,龙魂转身用匕首刺向秦军。

    而秦军也同时将匕首刺向了他。

    “噗哧!”龙魂的匕首捅在了秦军的肩头。

    而秦军的军刀直接戳穿了他的手臂。

    “嗷!”龙魂疼得尖叫,手上的冥王之刃也掉落在地上。

    秦军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肩膀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的身子都在颤抖。

    龙魂用嗜血般的眼神望着秦军,仿佛要生吞了他。

    秦军脸上横肉抖动,反手一转军刀,从对方手臂抽出。

    “啊!”龙魂再次发出惨叫,声音比上一次更加凄厉。

    不再犹豫,秦军再次将军刀刺向了龙魂的肩头。

    “噗哧,噗哧……”连续几刀下去,龙魂的肩头愣是被削掉了好几块肉。

    当秦军再次挥刀的时候,龙魂居然徒手抓住了秦军的刀刃,手上顿时布满了鲜血,他用近乎嘶哑的语气道:“你不地道!”

    秦军没答话,继续用力扭动军刀,刀刃肆虐的翻搅着对方的手掌。

    “啊……”龙魂继续惨叫,如同恶鬼的哀嚎一般,然后一脚踹向秦军。

    秦军猛地抽刀,迅速刺穿了他的膝盖骨。

    “啊……”龙魂的叫声变得有些无力。

    秦军又一次抽刀,直接刺向了对方的心脏位置。

    “嗷!”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阵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响起。

    秦军和龙魂几乎是同时回头,就见身后suv车上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正是三枪会的秃哥。

    秃哥的面上露出了笑容,脚下早已经将油门轰到底,汽车如同挣脱缰绳的野马一般奔腾,几乎在眨眼将冲到了两人身前。

    秦军想逃,却不想被龙魂死死抱住了大腿,显然龙魂要与他同归于尽。

    “嗵!”suv汹涌的将两人撞飞出护栏。

    两人跌下悬崖,跌入了茫茫的江水之中。

    为了确信对方真的挂了,秃哥推门下车,看到确实没有两个人的踪影后,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随后便是仰天大笑,几乎发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龙山区,某会所内,原本憔悴不堪的王福天在得知秦军死亡的消息后,整个人都焕发了青春,在那一瞬间,仿佛年轻了几十岁。

    “哈哈哈!”王福天大笑,捂着肚子大笑。

    “老板,什么事情您这么高兴?”一旁的管家凑过来道。

    “秦军死了!”王福天说完仍旧继续大笑:“哈哈哈……”

    “死了?”管家喜上眉梢,掩不住兴奋起来:“这么说来,今后这青江市无人敢与我福天集团为敌了!”

    王福天依旧大笑,指着楼下繁华的城区大声道:“这青江,还有谁敢和我为敌?”

    当天晚上十二点,王福天便迫不及待的把消息散播给李绍峰,柳成龙,并且请求这二位前来帮忙。

    柳成龙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明言道:要人要钱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倒是李绍峰,支支吾吾不表态,最后王福天干脆挂了电话,不准备找他帮忙了。

    至于省城林家,如王福天预料的那样,林家并无责怪之意,反倒是主动恭喜王福天。

    这一夜,半个滨江省都沸腾起来了,那个闹腾了半个多月,力压半省大佬的秦军终于挂了。

    原本跻身为四大集团之一的王福天,在无形中成为了青江第一大集团。

    第二天清晨,王福天亲自到了龙山会。

    龙山会群龙无首,会长在秦军手上,龙小龙被搞去飞洲做劳工,至于龙孝至今躺在医院里,已经被医生断定为植物人。

    不过王福天有办法,迅速把龙孝的小舅子黄晓峰提拔了起来,并且安了个龙山会副会长的名头,要他在两天内把龙山会所有的兄弟召集起来。

    严格讲龙孝并没有老婆,而这个黄晓峰,不过是龙孝众多姘头之一的弟弟而已,但幸运的是黄晓峰一直跟在龙孝的身边,而且是个忠实的奴才。

    奴才变主子,黄晓峰的尾巴几乎翘上了天,当天下午就拿着王福天给的一百万提了一辆低配的宝马,晚上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去喝酒,身边人曲意逢迎拍马屁根本停不下来。

    当天晚上黄晓峰更是搂着三个美女进了宾馆。

    次日清晨,城中村拆迁总队办公室里,陈东,王征,陈兴隆,马傲天等十几个大佬聚集在一起。

    陈东一直闷头抽着香烟,一句话都不说。

    许久后,马傲天第一个开口道:“东哥,道上传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道上传的?”陈东明知故问。

    “外面人都说王福天找人干掉了秦老大!”马傲天道。

    “放你妈屁!”王征顿时炸了毛,一把抓住马傲天的衣服领子:“你踏马的再胡说我弄死你个龟孙子!”

    “又踏马的不是我说的,你踏马的冲我发什么火?”马傲天也急了,这小子也是个愣头青,平时除了秦军谁都不服。

    “好了,别吵了!”陈东出言劝阻。

    “别吵了!”陈兴隆道:“大家有话坐下好好说!”

    “别吵架!”其他大佬也都跟着劝阻。

    “马勒戈壁!”王征骂咧一句,朝地上吐了一口,这才坐了回去。

    陈东叹了口气,说道:“前天晚上大军说他在南山岛,让大伙等他回来吃饭,这事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啊!”马老八道:“最后等到了十二点都没见到秦军!”

    “可不是,后来你不是说大军临时有事不回来了?”

    “那是假话!”陈东摇头:“十一点的时候,我打给大军接电话的是银行的工作人员!”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马傲天道。

    “银行的人说什么?”陈兴隆也道。

    “银行的人说秦军被人追杀,去向不明!”陈东道。

    王征急了,噌的一下站起身子道:“那你踏马的当时为什么不说?”

    这么多兄弟,说起来和秦军最亲近的人还是王征,两个人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最担忧秦军的人还是他。

    “我说什么?”陈东道:“在那之后警察就到了,连警察都没找到大军,我们能做什么?”

    王征也是急了,慌不择言,质问陈东道:“你特么的是不是和王福天串通好了,想自己做老大?”

    “王征,我草泥马!”陈东‘噌’的一下站起了身子,指着对方道:“你踏马当我陈东是什么人?”

    王征低下头不再说话,他看得出陈东也真是生气了,而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过头了。众人纷纷劝阻,两个人这才坐下,继续商讨关于秦军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