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78章所谓输赢

时间:2019-10-06作者:承神

    第578章 所谓输赢

    张徐被秦军打断了双腿,这件事(情qing)在短短的一周时间内彻底发酵了。

    整个滨江省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是秦军。

    秦军,六年前也是青江的一号人物,在江海和青江两市都有十分有话语权的,却因为女友一事锒铛入狱,出来之后一直被人所忽视,甚至有人觉得他已经金盆洗手了。

    直到发生了张徐这件事,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件事,秦军没有老,还是原来那个傲气十足,嚣张霸道的疯子。

    青江市内外也并不消停,知道了这件事的陈兴隆可谓是坐立不安。

    尽管秦军没有动他的一根毫毛,但是这对他陈兴隆来说就是一记无形的重拳,打的他喘不过气来。

    “老陈,你看看你,急的跟个什么似的!”坐在沙发上的柳(春chun)杰数落着陈兴隆。

    “我能不急吗?”陈兴隆道:“你知道张徐是谁吗?”

    “不是林城的一个暴发户!”柳(春chun)杰道:“瘪三而已!”

    “(屁pi)!”陈兴隆道:“他是陈东老婆的舅,亲戚,这可是亲戚,秦军连他兄弟亲戚的双腿都给打断了,你说他,还是人吗?”

    “这特么是有点牲口啊!”柳(春chun)杰道:“那你这个曾经的兄弟,万一哪天触了他的眉头!”

    “是啊!”陈兴隆道:“万一哪天我撞在了他的枪口上,恐怕没有的不只是两条腿啊!”

    “那就先下手为强?”柳(春chun)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不不!”陈兴隆赶忙摆手,说道:“老话说的好,攘外必先安内!”

    “你是说,先动吴……”

    陈兴隆赶忙摆手,示意他不要继续往下说。

    “咯吱!”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吴昊天笑着走了进来:“聊什么呢,这么(热re)闹?”

    “这不是等你过来呢!”陈兴隆(热re)(情qing)的抓着吴昊天的手,说道:“天哥,我们俩可都都等着你,快坐!”

    三个人落座,陈兴隆给两个人分别倒了杯(热re)茶,这才说道:“天哥,秦军和张徐这事(情qing)你怎么看啊?”

    “我?”吴昊天笑了,掏出手机道:“我用手机看的!”

    顿时陈兴隆和柳(春chun)杰呆若木鸡,这特么的答非所问。

    吴昊天一本正经的道:“这事朋友圈都传开了,虽然没说名字,但是社会人都知道是谁!”

    陈兴隆翻了个白眼,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qing)?”

    “这个啊!”吴昊天摇摇头:“不好说!”

    “怎么不好说了?”陈兴隆盯着吴昊天的双眼,两人之前仿佛有一股暗潮在涌动。

    “老吴,上次你买秦军的股份,这事是几个意思啊?”柳(春chun)杰道。

    “别提了!”吴昊天道:“都是我们家那个不懂事的婆娘,非说要搞什么投资,我知道后把她痛骂一顿!”

    “搞投资好啊!”柳(春chun)杰笑道:“我们公司正缺少资金,不如让嫂子过来投资!”

    “就是,我们公司也缺少资金呢!”陈兴隆也道。

    “行了,你们俩别消遣我了!”吴昊天摆手,一脸的不高兴。

    “这个事(情qing)咱们不提!”陈兴隆道:“咱们说秦军,你准备怎么办?”

    “现在这样不是(挺ting)好的吗?”吴昊天摊开手道:“好像我们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啊!”

    “什么意思?”陈兴隆脸色变了。

    “没什么意思!”吴昊天道:“老话说的好,各扫门前雪!”

    “掰了是吗?”陈兴隆道。

    “别说那么绝(情qing),咱们还是朋友不是!”吴昊天道。

    “行,吴昊天,今天有你这话就够了!”陈兴隆的脸色难看无比。

    “看这意思,海外金砖的生意你也不准备做了?”柳(春chun)杰道。

    “我做不做有什么区别?”吴昊天道:“这生意好像一直都在你们二位手上把持着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啊!”陈兴隆摇摇头,然后冷漠的道:“不送了!”

    “再见!”吴昊天说完就站起了(身shen)子,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哐当!”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陈兴隆就抄起了茶几上的水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大骂道:“狗杂种,忘恩负义的狗杂种!”

    “好了,好了,消消气!”柳(春chun)杰道:“现在是他吴昊天自己不要做这生意的,那就不怪我们了!”

    “骂了个把子!”陈兴隆气呼呼的道:“明天,明天就把赌场给我拿下了,让这个混蛋喝西北风去!”

    “那咱们就干了!”柳(春chun)杰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

    ……

    和平饭店,秦军和兄弟们依旧围聚在包间内。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折腾,张徐的事(情qing)总算是有了眉目,在孙家的调解下,张家要价九十八万现金,要求亲自送到。

    本来是要求秦军亲自送到的,但这个要求直接就被孙家驳回了,他们也很清楚,(身shen)为胜利者的秦军是绝不可能再拿钱去看望张徐的。

    秦军裤兜里仅剩下的五十万掏了出来,陈东出了四十万。

    事(情qing)因他陈东而起,他不可能坐视不管,四十万已经把他的老底给掏空了,结婚这一场也没少消耗钱财。

    剩下八万的缺口,王征和毛星分别出了四万,刚刚好凑齐了九十八万。

    第二天上午,陈东和王征出门,亲自到京安市探望了张徐,将现金移交给张家。

    至此,这件因为陈东结婚而闹出的矛盾,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天晚上,秦军在和平饭店招呼兄弟们喝酒。

    因为张徐的事(情qing),大家压抑了很久,事(情qing)解决了,自然是要大醉一场。

    “钱是人赚来的!”秦军举杯道:“咱们兄弟只要人在,就没有赚不回来的钱!”

    “大军说得对!”陈东道:“钱是死的,人是活的!”

    “干了,都在酒里!”王征也吆喝道。

    “干!”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趁着高兴,大伙都多喝了几杯,一个个满面通红,凌晨一点过后才先后回了家。

    最后离开的是秦军和金铭,两个人的步伐都很缓慢,就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一样,出了饭店,很有默契的走在了马路边,一直走到了青江大桥上。

    大桥下,江水汹涌澎湃,两个人靠在栏杆边上,叼起了一支香烟。

    金铭开口道:“大军,那天喊打断张徐两条腿的人不是你吧?”

    秦军没说话,仰望着江水的尽头,海天相接之处,许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和大家说?”金铭不解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