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77章胜负难料

时间:2019-10-06作者:承神

    第577章 胜负难料

    但是秦军这头看到张霜跪地求饶,似乎每一个人都很满意他这个做法。

    而张霜下跪,无形中是给他的父亲张徐做了一个好的示范,如果他能下跪求饶,可能这个事(情qing)真的还有缓和的余地。

    无数双目光望向了张徐,没有说话,也没有人说要他跪下道歉,但是张徐自己心里明白,对方就是在((逼))他跪下道歉。

    “你们不必看了,我不会跪下!”张徐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并不是底气十足,但是他清楚,自己没必要跪下,尽管对方人多,但是真打起来,未必是输,何况他还能趁乱逃走。

    “给我打断张徐两条腿!一声大喝,原本站在段武明(身shen)后的几个小弟说话间,就要上前。

    “我看谁敢动?”又是一声大喝。

    张家也不是吃素的,这帮小混混纷纷挡在了张徐的面前,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草泥马的,我看谁敢拦着?”段武明(身shen)后,一个大胡子抖出了用布条包着的双管猎枪。

    几乎是同时,大胡子(身shen)后的五六个小弟纷纷举起了锯短了枪管的双管猎枪。

    双管猎枪一般是打猎用的,锯短了枪管之后威力减弱不少,喷出去是一片铁砂,一般(情qing)况下杀不死人,但是却极具震撼力,是道上人打架常备的武器。

    原本挡在张徐面前的小混子们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对方亮出了猎枪之后,顿时就变成了霜打的茄子,蔫吧了。

    段武明上前,二话没说几个大巴掌就甩在了挡路的小混混脸上,没有一个人敢还手。

    “都特么的给我闪开!”段武明大喝一声。

    听到这话,原本挡在张徐面前的小混混们顿时后退让出了路,唯独有一个年轻人还挡在张徐面前。

    “滚开!”段武明恶狠狠的瞪着那小年轻人。

    “不躲开!”年轻人道:“老子的命是张老板救的,想动他,先弄死我!”

    “小王……”张徐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大胡子已经扣下扳机。

    “砰!”一声巨响,无数的铁砂一瞬间倾泻在年轻人的(身shen)上和脸上。

    “啊!”年轻人疼得嗷嗷惨叫,躺在地上直打滚。

    “哎呦!”张徐单手捂脸,不忍看到这一幕,这一幕太过残酷,全场都安静下来了。

    “动手!”段武明挥了挥手,那七八个小弟直接就将张徐按在了地上。

    “啊……”张徐发出了野猪似得尖叫声,疯狂的挣扎着,七八个人愣是有些按不住。

    “上,按住他!”段武明大吼,立刻又有四五个小年轻人冲了过来,这才勉强把张徐按在了地上。

    段武明抡起了铁锤,转头问秦军道:“你要不要来?”

    秦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兴趣。

    段武明点了点头,拎着铁锤来到了张徐面前,笑道:“张老板,莫怪我,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哐当!”铁锤砸断了张徐的左腿。

    “啊……”张徐惨叫、嘶嚎,痛苦不堪,浑(身shen)都被冷汗渗透了,全场都弥漫着一种恐怖的气息。

    “哐当!”铁锤第二次砸下之后,张徐在惨叫声中昏厥过去了,一旁的张霜吓得脸色惨白,裤裆里已经是屎尿横流。

    “哐当!”段武明将铁锤扔到了一旁,吊起一支烟,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这才转头对秦军道:“秦老大,这件事这么办,您还满意吗?”

    “谢了,回去告诉段天生,就说我秦军欠他一个人(情qing)!”秦军喊了这么一句转(身shen)就上了车。

    “慢走啊!”段武明笑着朝秦军挥手。

    随着秦军等人的离开,原本堆积在马路边的双方人马也都先后撤退,张徐在最快的时间被人送到了医院。

    ……

    当天晚上,秦军几兄弟在和平饭店内聚首。

    包间里很是(热re)闹,大多都是在打电话,打断张徐两条腿,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却震惊了半个滨江省。

    张徐在林城虽然势力和名头都不如林天盛,但也是个人物,就这么被秦军给办了,可以说让所有社会人猝不及防。

    绝大多数的人是来打听(情qing)况的,也有人报告了滨江那头的(情qing)况。

    张徐是晚上才被推出急救室的,他的(情qing)况并不乐观,两条腿是粉碎(性xing)骨折,基本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爸,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陈东正和岳父孙天安通电话。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不消停,怎么能就打断了人家两条腿啊?哎,你让我说什么好!”

    “当时我也不在场!”陈东道:“具体(情qing)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算了,回头你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弄点钱,孙家帮你们把这事和平解决了,实在没钱,我出!”孙天安道。

    “我知道了!”陈东说完挂了电话,转头望向秦军。

    这会,秦军正和段天生通电话。

    “段总,这次可真是多亏了您的帮忙,下次您来青江,我做东一定好好款待您!”秦军道。

    “哈哈哈!”段天生隔着电话大笑起来,说道:“新时代,合作共赢,一点小事而已!”

    “段总爽快人,我喜欢你这样的朋友!”秦军道:“今天还有事,不和您多聊,有机会咱们再聊!”

    “好好好,咱们有机会再碰面!”段天生道。

    “拜拜!”秦军说完就挂了电话。

    “怎么样?”秦军问陈东道。

    “看样子,孙家那边的意思是让我们赔钱,把事(情qing)尽快解决!”陈东道。

    秦军转(身shen)坐到了沙发上,叼起了一支香烟。

    “赔钱?赔个鸡毛啊?”黑豹道:“这种人渣死了活该!”

    “话不能这么说!”金铭道:“张徐好歹也是陈东的表舅,咱们要是一分钱不拿,孙家的面子就不好看了!”

    “是啊!”陈东道:“孙家的意思是,他们从中说和,我们负责出钱,还说我们没钱,他们出!”

    “这话什么意思?”王征道:“说的好像是咱们兄弟出不起这点钱似的!”

    “钱要赔!”秦军道:“陈东,回头你们跟进一下,争取拿到一个合适数目!”

    “我知道了!”陈东点头。

    “这什么破事啊!”黑豹道:“找回了面子还得赔人家钱,亏大了!”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金铭道:“何况这次(情qing)况特殊!”

    秦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里面空空如也。

    前段时间,他才刚刚把自己的股份变卖,出了三百万,才赢得了孙家的认可。

    剩下五十万,放在裤兜里还没捂(热re),马上就要给张徐当医药费。

    而且,他这五十万似乎也不太够,毕竟是断了两条腿,普通人家都要赔偿个百八十万的,何况是张徐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

    秦军也有些不解了,这一场折腾下来,自己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