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75章有去无回

时间:2019-10-06作者:承神

    第575章 有去无回

    酒店门口,张霜露出了坏笑,低声道:“爸,秦军这孙子,还真来了!”

    “来了好,我就怕他不来!”张徐也笑了,笑的有些高兴,有些开心。

    “一共就七八个人!”张霜笑道:“这可出乎您的意料吧?”

    “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了!”张徐道:“我以为这小子(身shen)边起码要带个百十来号人呢!”

    “太瞧得起他了!”张霜道:“就一个刚下山的流氓,谁还会捧他?”

    “你去,让你二叔再去探探他的底细!”张徐道。

    “知道了!”张霜点头,(屁pi)颠(屁pi)颠的进了酒店。

    陈东父亲在众多亲人的簇拥下进了家门。

    秦军几个人进了饭店之后,孙无病和孙无名就凑了过来,然后张福也凑了过来,直接把孙无病和孙无名给支走了。

    “舅舅好!”秦军笑着招呼了一声。

    “好!”张福笑道:“今天咱们可是要好好喝上两杯,必须坐一桌!”

    “都听您的安排!”秦军道:“客随主变!”

    “哈哈哈!”张福笑了:“会说话,上道啊!”

    宴会上的熟人很多,秦军见到了段家的段武明,以及段无敌。

    段无敌看到秦军之后就像是看到了亲爷爷,一个劲的低头叫好,乖巧的如同个孙子。

    秦军都有些惊讶,不由得佩服段天生的手段。

    十一点五十五分,宾客落座,酒宴正式开始。

    秦军一帮人和张家一帮人凑在了一张桌子上,但是张徐却在旁边的一张桌上,看样子并不像理会秦军。

    台上依旧在演出,主持人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下面一边吃喝一边看(热re)闹。

    张福主动举杯:“来,我敬你们这些小年轻人一杯!”

    “这杯该我们敬您才对!”秦军赶忙将自己的杯子降低几分,表示自己长辈的尊重。

    “干杯!”

    “再干!”

    “干完这杯,还有三杯!”

    张福和秦军频频举杯,对于那些不愉快的事(情qing)一概不提,而秦军也是以礼相待,表现出了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福这才放下了酒杯,拍了拍秦军的肩膀,说道:“大军,喝的怎么样?”

    “不错,(挺ting)好!”秦军点头。

    “这样,你带着几个朋友,过去给张徐敬杯酒!”张福道。

    “头有点晕!”秦军赶忙扶头,一副要醉了的模样。

    “我去,我去!”金铭起(身shen),主动请缨。

    张福想说什么,金铭几个人已经端着酒杯走到了张徐面前。

    “舅舅,我们敬你们一杯!”金铭开口道。

    张徐回过头来,看了看几个人,然后转回头去,继续和(身shen)边的人说话就像是没看到金铭几个人一样。

    黑豹急了,扯着嗓子大喊出来:“舅舅,我们敬您一杯酒!”

    这一嗓子吼出来后,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了。

    “跟谁说话呢?”张徐一副才回过神来的模样。

    “孩子们给你敬酒呢!”有人提醒道。

    “啊!”张徐点点头,拿起酒杯道:“敬酒啊?为什么敬我酒?”

    “我们是晚辈,当然给您这长辈敬酒了!”金铭再次双手举杯。

    “这张桌上都是您的长辈,你怎么只给我敬酒?是不是不给其他人的面子?”张徐等着金铭。

    “不是这个意思啊!”金铭道:“之前咱们之间不是有点不愉快,就当是我们给您赔礼道歉了!”

    其实金铭的出发点很简单,他希望这件事和平解决,他也知道秦军不会亲自给张徐敬酒,这才代替秦军过来。

    “道歉?”张徐道:“这杯酒我不喝,要敬酒让他秦军给我敬酒来!”

    说道最后,张徐几乎是吼出来的,顿时是把整个大厅的目光彻底吸引过来了。

    气氛有些尴尬,场面很难看,金铭端着酒杯,不知道是退后还是前进。

    “我们先干为敬,您要是看不上我们这酒你就别喝!”黑豹说完举起了酒杯,一仰脖子就干了,其他兄弟也都干掉了杯中酒。

    张徐冷哼一声,将举起的杯中酒撒在了地上。

    “啪!”张徐狠狠的酒杯摔在了地上,瞪了几个人一眼,转会(身shen)去,没有多看众人一眼。

    黑豹是真火了,眼睛都红了,看他的架势恨不得把张徐揪出来狠狠的揍一顿。

    “看你吗比看?”张徐起(身shen)大吼,指着背对着他的秦军道:“龟孙子,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特么的告诉你,今天这个事(情qing)说不清,你特么就得横着走出京安市!”

    一直沉默的秦军忽然站起了(身shen)子,转过头来,虎视着张徐,刚要说话,孙天安就跑到了两个人中间,赶忙出来打圆场,其他人也也都跟着打圆场,众人这才落座。

    酒宴继续,宾客先后退散,秦军安排陈东夫妻先乘车离开,他们一行人垫后。

    最后送秦军上车的张福语重心长的告诉他,路上小心。

    “谢了!”秦军道。

    “何必这样!”张福摇了摇头,问秦军道:“面子没有(性xing)命重要吗?”

    秦军笑了,说道:“有一种人,世上是有,这种人非死而不低头!”

    “有这种人?”张福道。

    “巧了,我就是这种人!”秦军道。

    “哈哈!”张福笑了,意味深长的看着秦军,说道:“还有一种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刚好认识一个!”

    “说得对啊!”秦军道:“确实有这种人,而且我也认识一个!”

    “走吧,不送了!”张福的脸色冷了下来。

    三点十五分,秦军一行人乘车踏上了归程。

    回去的路上,车队没有走高速,而是走了省道。

    四点十分,郊区的一条省道上横停着一辆泥头车,挡住了来往的去路。

    “我擦!”黑豹道:“这不会是孙天安干的吧?”

    “没错!”金铭道:“我想即便我们走的是高速,他也一定会在告诉边上设置障碍!”

    “现在怎么办啊?”开车的毛星问道。

    “倒车,换路走啊!”黑豹不假思索的道。

    “好嘞!”毛星急忙倒车掉头,还没开出一百米的时候,对面已经开来了数十辆面包车,彻底把退路也封死了。

    “哧哧哧……”面包车先后停下。

    “哗哗哗……”面包车门先后被拉开,从车中跳出了无数的手持棍棒文龙画虎的年轻人。

    眨眼之间,整条马路放眼望去尽是黑乎乎的人群。

    人群之中,渐渐的让出了一条路,张徐父子在无数的小弟簇拥下走到了最前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