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74章没有态度

时间:2019-10-06作者:承神

    第574章 没有态度

    “登门道歉?”秦军有些惊讶:“这是他亲口说的?”

    “是啊!”孙无病说着压低了嗓子,说道:“他是听说了你给孙天越登门道歉的事(情qing),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手!”

    “我明白了!”秦军道。

    孙无病道:“多余的废话我不多说了,这件事我们孙家一定会从中调解!”

    “我明白!”秦军又道。

    “有事回头再联系!”孙无病道。

    “拜拜!”秦军说完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这头,兄弟们立刻围了过来。

    秦军笑了笑,说道:“张徐要我去登门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哈哈哈!”满桌的兄弟顿时是哄堂大笑。

    今天一整天,张徐在所有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偏偏他这样一个人还能说出让秦军登门道歉的话,怎么会不让人捧腹大笑?

    尽管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玩笑,但是金铭还是特意提醒了秦军,这林城的张家人确实(挺ting)无赖的。

    “我估计,他们张家肯定是要在三天后陈东夫妻回门的时候为难我们!”秦军道。

    “我感觉也是!”金铭道:“青江不是他们的主场吃了憋,这笔帐肯定要算回来的!”

    “不行就是干啊!”黑豹道:“咱们拉上两车兄弟,不干仗也狠狠的蹭他一顿饭吃!”

    “哈哈!”秦军笑了,问道:“你这样做,又和张徐有什么区别?”

    黑豹不说话了,发挥地痞流氓的本事他不必张徐,但是张徐做的出来的事(情qing),秦军和陈东却未必做的出来。

    “那三天后怎么办?”金铭道:“我们要不要去?”

    “当然去!”秦军道:“这么多年的风里雨里都闯过来了,害怕他一个林城的小地痞?”

    “恩!”黑豹和金铭都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午,秦军真的就接到了电话,但并不是张徐本人打来的,而是他的弟弟张福,这人说话十分客气,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按辈分,我该叫您一声舅舅!”秦军道。

    “客气了!”张福道:“我听说你和张徐的事(情qing)了,他这个人就是脾气暴,人不坏!”

    秦军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张福又道:“都是一家人,闹得这么僵,不太好啊!”

    秦军道:“您说的对啊!”

    “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张福道:“张徐到底是你的长辈,要的就是个面子,你还年轻,不行就低个头,咱们以后来往多的是,那就是一家人,不能因为这点事(情qing)闹成了仇人啊!”

    “老话也说,小孩论对错,大人看利弊,这话您认同吗?”秦军道。

    “不能这么说!”张福道:“有些事还是要讲道理的,对错不重要,和气最重要!”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能给他张徐低头认错了?”秦军道。

    “舅舅不是这个意思啊!”张福道:“我就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秦军笑了:“您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哎!”张福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不知道,上次就有个年轻人比你的口气还要嚣张,结果张徐带着人把他的两条腿给打断了!”

    “哦?”秦军一副貌似惊讶的模样。

    张福继续说道:“叔叔是不希望你也落到这样的下场,孙家可能没跟你说,这事如果不是他们拦着,昨天晚上张徐就找人收拾你了!”

    “您这么说,我倒是觉得(挺ting)害怕呀!”秦军似笑非笑的道。

    “我没跟你开玩笑!”张福道:“这件事,你还是表个态,回头我也好和张徐说,我还是希望以和为贵!”

    “没态度!”秦军平静的道。

    “什么叫没态度?”张福一脸蒙蔽,话没说完,电话里已经传来了盲音。

    “怎么样?”坐在一旁的张徐道。

    “没态度!”张福将手机扔到了一旁。

    “什么叫没态度?”张徐不解的道。

    “我哪知道啊?”张福道:“他就是这么说的!”

    “这意思,不准不给我道歉了?”张徐道。

    “大概是这个意思!”张福点头。

    “(奶nai)(奶nai)的!”张徐道:“他能给孙瘸子登门道歉,出了三百万,感(情qing)我连孙瘸子都不如了?”

    “这话不能这么说!”张福道:“你好歹也是林城有名的人物了,我估计这个秦军可能不知道您的影响力!”

    “我管他知道不知道!”张徐道:“这个面子我张徐就是不能丢,孙家说话也没有用了!”

    “丢了多大面子啊?”张福道。

    “他秦军招呼好几个年轻人吓唬我!”张徐道:“你说,我是不是该弄死他?”

    “我不敢乱说!”张福道:“不过年轻人大多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既然是为了讨回面子,尽量不要见血了!”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张徐道:“就等他陈东回门,我让他秦军知道,我们张家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你看着办,别过火了就行!”张福又嘱咐了一句,这才离开。

    ……

    青江,和平饭店内,秦军仰靠在沙发上,把刚才电话里的事(情qing)都告诉了金铭和陈东。

    “这张家太过分了啊!”陈东道:“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

    “干什么?”秦军瞪了陈东一眼,说道:“这是我和张家的事(情qing),你别把孙家扯进来,到时候事(情qing)会更复杂,你懂吗?”

    陈东点头,收起了手机:“好吧,听你的!”

    “这个张徐是铁了心要找回场子!”金铭道:“咱们去了,肯定是刀山火海,大军想清楚了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秦军道:“他张家不识相,别怪我秦军不仁慈了!”

    两天后的早上,陈东夫妻,秦军,金铭,黑豹,王征,毛星等等一帮兄弟驱车奔向了京安市。

    今天是新娘回门的(日ri)子,孙家在京安市摆桌宴请来宾。

    孙家在京安市属于二流家族,一直是充当着老好人的角色,不论什么事都不参与,即便参与也是活稀泥,等同是在夹缝中生存。

    上午十点左右,各地的来宾已经到了京安市国际大酒店。

    孙家的人面可比陈东的人面广多了,不只是京安市的各界人士,滨江省其他城市的重要人也都派人过来参加这场宴请。

    整个大酒店,全都坐满了宾客,光是人数就比陈东结婚时候多上两倍。

    十一点整,汽车开到了酒店大门口,陈东夫妻率先下了车,酒店门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秦军一下车的时候,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张徐和他儿子张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