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367章 风云往事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二十几年前,王齐天在城中村的一把手,财政人事大权一把抓,不论村里村外都对他仰仗三分。

    而王齐天本人更是每天应酬不断,女人不断。

    可以这样说,除了过年那天以外,他几乎都在酒桌上亦或是别人家的炕头上度过。

    这一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村里集资盖玻璃厂,村民们热情昂扬,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

    也就是这时候,秦卫国和李玉莲刚刚结婚,盖房子的石头木料也都买好了,就等着找人帮忙盖房子,但因为全村都在忙着盖玻

    璃厂,自己的盖房子的事情也就耽搁了。

    没多久,王齐天就找到秦卫国谈话,夸他在玻璃厂的工作勤奋,最后提出要求,将老秦家盖房子的木料和石头用来盖玻璃厂。

    权当是村里向他秦卫国借的,后期一定还回来,还要多给他点好料子。

    秦卫国倒是不贪图多拿点料子,只想着自己能为村里多做点贡献。

    就这样,王齐天派人把老秦家的木料石头全拉走了,时间过的很快,没多久玻璃厂就盖完了,但王齐天对于借老秦家木料石头

    的事情止口不提。

    秦卫国脸皮薄,最后还是老婆李玉莲上门找王齐天问木料的事情,哪知道王齐天推三阻四,各种借口,并且暗示她陪自己干那

    事儿。

    年轻时候的李玉莲也不是好惹的,一脚下去,就差点让王齐天断子绝孙。

    李玉莲回家后把事情告诉了秦卫国。

    秦卫国也生气,但想着对方毕竟是大人物,于是好心好意的买礼物去看望王齐天。

    王齐天冷眼相对,对于借石头和木料止口不提,更扬言有本事去拆玻璃厂。

    秦卫国头脑一热,离开王齐天家里后就奔向村尾的玻璃厂,可还没到玻璃厂就看到有户人家在盖房子,那房子的木料正是他秦

    卫国花高价钱买的松油木。

    这一打听才知道,这房子是王齐天家里盖的。

    秦卫国火冒三丈,王齐天拿玻璃厂做幌子骗走了自己的木料石头,回头自己盖好房子,这踏马的是人吗?

    怀着一腔怒火,秦卫国拿着菜刀冲进了王齐天家,一刀劈了他们家的狼狗。

    炕头坐着的王家人吓得脸都白了,王齐天好言相抚,一口一个大侄子,说是木料玻璃厂没用上,他就自己用了云云,但保证给

    秦卫国买新的木料和石头,还找人帮他盖房子。

    秦卫国到底是个农民,老实巴交的,也没有咄咄逼人,就这么着回了家。

    没多久,王齐天派人把木料石头送来了,但木头材质差,石头也大小不一,不过勉强能盖房子。

    就这样,老秦家的房子算是盖了起来了,秦卫国和李玉莲也过上了平稳的生活。

    半年过后,村里的玻璃厂干的如火如荼,王齐天号召大伙再入股投资扩大生产,并放下豪言过年的时候就能拿回分红。

    村民们齐出力,少的几块钱,多的几十块,就这样,玻璃厂扩大生产,大伙坐等年底分红。

    年底到了,村民们却并没有见到分红,大家找到王齐天,老家伙大倒苦水,说是玻璃厂负债了,不仅没有赚钱还赔了。

    村民们虽然文化不高,但也知道厂子是大家的,赚钱一起赚钱,赔钱肯定一起赔。

    就这样,这事闹腾一阵后就消停了,大伙因为手上的钱少了,过年都紧巴巴的,有的家里甚至过年都吃不上饭。

    而王齐天家里,大鱼大肉,白面大米不要钱的往桌子上端,这件事很快王红兵知道了,当天晚上就找到了好友秦卫国。

    两个人商量后找到了玻璃厂的会计一起吃饭,几杯酒下肚,会计喝的脸红脖子粗,终于把玻璃厂赚了大钱的消息透漏出来,不

    仅如此钱全都在王齐天手里。

    王红兵和秦卫国当晚就召集了七八个年轻人,一股气杀到了王齐天家里,不仅打了人,还把王齐天家里翻了个遍。

    出乎意料的是,王齐天家里除了米面以外,一分钱都没有。

    第二天,王齐天就报警了,警察把秦卫国和王红兵在内的一帮年轻人抓了起来,除夕都是在看守所里度过的。

    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大家伙自然不服气,有人都恨不得杀了王齐天一家。

    最终还是秦卫国想的招,大伙联名举报王齐天,去区里告他的状。

    这七八个年轻人三天两头跑县城,搜集证据,找村民签字作证,就为了告倒王齐天。

    这件事前后折腾了三个月,最终判决下来了,王齐天贪污罪成立。

    至此,王齐天从村里的一把手成为了光杆司令,家里贪污的资产也全都归还了村民。

    王齐天也不是没找人帮忙打点,但顶多是免了他的牢狱之灾,这案子肯定是翻不了。

    从此以后,王齐天窝在家里装病,不再出门。

    “啪!”王红兵一巴掌拍在桌上,骄傲的道:“小崽子们,明白咋回事了吗?”

    “哈哈哈!”三个人大笑。

    “牛批,牛批!”王征竖起大拇指道:“没想到我们的老爸也这么厉害!”

    “好汉不提当年勇!”王红兵摆摆手道:“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平时我都懒得说!”

    “没毛病!”秦军端起酒杯道:“这杯酒我们敬您!”

    “干!”王红兵拿起酒瓶子就往嗓子眼里灌酒。

    “这个王齐天心眼够小的啊!”陈东道:“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还记恨呢?”

    王红兵笑了,说道:“别说是二十几年,只要他不死一辈子都得记得!”

    “活该他有今天!”王征道:“对了爸,你说那个玻璃厂不是他们老王家的?”

    “屁……”王红兵道:“玻璃厂是大伙盖的,那是全村的资产,后来生意一落千丈,就剩下他们王家人还在玻璃厂里干点小零活,

    不知道的都以为是他老王家的!”

    “那有合同吗?”秦军问道。

    “合同有啊!”王红兵道:“当初都是大伙一块签字的!”

    “还能找到吗?”陈东也跟着问道。

    “这就不好说了!”王红兵摇摇头:“二十几年过去了,村委会也都没了,不好找啊!”

    “不好找也要找!”秦军望向了王征和陈东。

    “对!”两个人点头。

    城中村的玻璃厂占地三千多平,而且位置处于村尾公路旁,可以说是拆迁中最重要得的一环,以为是老王家的地盘,所以才迟

    迟未动工。

    如今得知事情真相,三个人自然开心,只要找到合同,全体村民签字,拆了玻璃厂,一千多万的拆迁款分到各家各户,岂不是

    两全其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