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356章 权力之争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就是!”另一个老师傅也道:“踏马的昨晚忙到了凌晨三点,大早上八点就被叫醒了,开会就扣工资,缺德死了!”

    秦老八也道:“那个姓薛的是缺德带冒烟,放屁带拐弯的!”

    “哈哈!”王征笑了,摆摆手:“这事却是怪我和大军,我们没及时过来!”

    “行了,小王你不用说了!”秦老八打断他道:“我们大伙来着帮忙冲我侄儿的面子,现在我就听他说句话,这事谁对谁不对?”

    “就是!”老师傅接过话茬道:“如果他秦军也说是我们毛病,我们掉头就走!”

    说这话的功夫,秦军已经推门进了宿舍内。

    “大军!”王征和秦老八率先站起了身子,然后宿舍里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了身子。

    秦军掏出烟盒给长辈们递上香烟,然后道:“八叔,咋回事?”

    秦老八将腿搭载凳子上,从昨晚开始谈起,一只讲到了今早上薛文斌发号施令耀武扬威的事情。

    “就这么点事情!”秦老八道:“你叔我就听你一句话,我们要是有毛病,我现在就走!”

    “就是,大军我们听你的!”

    “那个薛文斌不分青红皂白就扣我们工资,这算什么事情?”

    “那个薛文斌确实过分了!”王征道:“听大伙的意思,这小子有点看不起咱们,张嘴闭嘴就是泥腿子!”

    秦军没说话,埋头抽烟,众人七嘴八舌的倒着苦水。

    香烟燃烧到了一半,秦军开口道:“这事大伙做的没毛病,扣工资确实不地道!”

    秦老八开口道:“大军,你告诉八叔一句话,你和那个姓薛的,谁官大?”

    秦军弹了弹烟灰,淡淡的道:“薛文斌是负责人,职责是协调天城集团和拆迁队,我是总执行人,负责拆迁和城中村的具体问题

    !”

    “啥意思?”秦老八摇头:“不太懂!”

    秦军道:“他勉强算是监工,而我是工头!”

    秦老八骂咧道:“那狂个鸡毛?”

    老师傅道:“监工是个毛,他有啥权利开除我们?”

    大伙虽然是大老粗,也明白监工是啥意思,他们顶多是监管工作的进度,有权和拆迁的执行人交涉,但无权干涉拆迁队内部的

    事情。

    秦军道:“这事我回头找他解决,下午放假,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早上继续干活!”

    “那工资咋办?”一个工人问道。

    “工资该发就发!”秦军道:“谁干点活儿都不容易,这个钱我秦军昧不下!”

    “大军,好样的,我们大伙没跟错你!”

    “好!”不知是谁率先鼓掌,然后宿舍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秦军丢下两条烟给大伙,然后带着王征出了宿舍,两人钻进了汽车里。

    “姓薛的真不是东西,我们辛辛苦苦找来的人,他吗的一句话就想开除!”王征早就憋着一肚子火了,但在宿舍里一直没发作。

    “这事过分了!”秦军说着继续往前开,一直到了拆迁办共处门口。

    下车后,两人便疾步上了楼。

    “嗵!”

    没等秦军招呼,王正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正坐在电脑前看着某国电影的牵动吓得一激灵,慌忙的将手从裤兜中拿了出来,然后板了板身子,严肃的道:“干什

    么?不会敲门啊?”

    秦军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沙发上:“薛文斌呢?”

    “薛总不在!”钱东道:“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跟你说的着吗?”王征抱着肩膀质问道。

    “怎么说不着?”钱东反问,然后道:“我是薛总的副手钱东,全权负责拆迁队的事务!”

    “行!”秦军点头:“跟你说也行,只要担得起!”

    “必须担得起!”钱东问道:“你们俩是为了那帮工人的事情来的吧?”

    “是!”秦军点头。

    钱东站起身子,指着秦军道:“不是我说你秦军,你自己混社会就算了,怎么干个拆迁还找一帮小混混?”

    “你说话客气点?”王正一巴掌拍桌子上道:“说谁是小混混呢?”

    钱东吞了吞口水,摆摆手道:“这事咱们不提,薛总交代了,限你们明天之内重新招募一批技术工人,后天就上岗!”

    “玩呢?”王征道:“现在这帮工人怎么办?”

    “开除,一个不留!”钱东大手一挥,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哈哈!”秦军笑了,问道:“这是薛文斌的原话?”

    “没错!”钱东点头:“开除一个不留,全部招新人!”

    “草泥马,还真不要脸!”王征上前一把揪住了钱东的衣服领子,怒声道:“你踏马的说开除就开除,你踏马的说招新人就招新人

    啊?”

    “看看看……”钱东指着王征对秦军道:“混混的做派!”

    “我草泥马,找茬是吗?”王征举起拳头道:“我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混混!”

    “王征!”秦军拦住了他,对钱东说道:“薛文斌还说什么了?”

    “薛总还说了!”钱东道:“你秦军治下无方,迎接不当,限你三日内写好一万字检讨,到他面前亲自认错!”

    “哈哈!”秦军笑了:“真的?”

    “千真万确!”钱东说着推开了王征,然后掏出手机播放了微信的语音。

    手机里响起了薛文斌的声音:“开除,全部都给我开除……那个秦军让他写检讨到我这亲自认错……”

    “咋样?”钱东放下手机道:“现在信了吧?你特么的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哦!”秦军摇头,然后朝王征挥了挥挥手。

    王征早就耐不住性子了,一巴掌甩在了钱东的脸蛋上。

    “啪!”一声脆响,钱东的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山。

    “你敢打我?”钱东气的脸红脖子粗。

    “我踏马的还要弄死你!”王征说完一个过肩摔将钱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杀人了,杀人了!”钱东扯着嗓子大喊:“王征要杀人了!”

    “闭上你的臭嘴!”王征拿起玻璃杯毫不客气的砸碎在钱东的嘴上。

    “砰!”玻璃杯炸裂,钱东满嘴鲜血,皮肉外翻。

    “啊!”钱东大叫,疯狂的向后爬退。

    “我踏马的让你走?”王征抡起板凳直接将钱东抡趴下。

    钱东被打的七荤八素,再没胆子反抗,举起手伤做投降状:“饶命,饶命!王征兄弟饶命,我错了,再也不乱说话了!”

    “草!”王星将椅子丢在地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秦军站起身子,义正言辞的道:“告诉薛文斌,三天内登门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啊?”钱东一愣,然后就见秦军和王征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