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354章 薛总的下马威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早上八点,薛文斌带着自己的人马乘着一辆本田霸道进了拆迁办事处。

    总负责人薛文斌进了拆迁办后发现了一个怪象,已经是上午的时间里,整个院子里都没个人影,只有几条狼狗趴在地上晒太阳

    ,这不是拆迁办该有的样子。

    拆迁办成立后王家的反拆迁办就算是倒闭了,秦军特意在社会上高价招募了一帮技术过硬的司机和工人。

    “怎么回事?人都去哪了?”薛文斌质问跟在身旁的几个工程师。

    这几个工程师都是薛文斌亲自招募的,因此也算得上是他的人。

    其中一个带着眼睛的工程师忙解释道:“薛总,昨晚大伙搬家到半夜,这会还睡着呢!”

    “睡觉?秦军呢?”薛文斌脸色变了,原本以为会有一帮人迎接自己的到来,总负责人秦军更是应该殷勤的跟在他身后介绍当地

    情况。

    可现在却把他晾在这了,这让他这个总负责人很不爽。

    “秦总应该也在家睡觉呢!”工程师道。

    薛文斌怒声道:“太阳都晒屁股了,睡个屁啊!”

    “这帮人都是秦军带来的,估计都是社会上的盲流,闲散也不奇怪!”一旁的跟班钱东跟着搭腔,他是薛文斌的高中同学兼死党

    跟班,鞍前马后七八年了,绝对的忠心奴才。

    “一群废物!”薛文斌指着钱东道:“你现在就给我把工人们都叫醒。”

    “没问题!”钱东当即点头,一招手带着几个工程师就冲进了工人宿舍。

    宿舍里的环境不堪入目,扑克牌,酒瓶,破烟盒,臭袜子,垃圾袋到处堆放,尽管刚刚有一天,但空气中弥漫却弥漫着一股浓

    烈的臭脚味。

    钱东捏着鼻子,眉头都拧成了川子,一脚踹翻了桌子。

    “哐当!”桌子翻在地上,盆盆罐罐摔得直响。

    工人们纷纷被惊醒,一个个揉着惺忪的睡眼。

    “咋回事?”

    “这门口站着的是谁啊?”

    “看模样,是拆迁办的领导吧?”

    “几点了?还在睡觉!”钱东怒喝道:“赶紧给我穿衣服,院里集合!”

    没等工人回话,钱东就匆匆的出了宿舍,去另一个宿舍继续施威。

    工人们也是一头雾水,负责管理他们的人应该是王征。

    虽然不认识这人还是这人的气势镇住了,顾不得困劲儿,大家伙急忙起床。

    半小时后,拆迁办的空地上聚集里八十几号工人,薛文斌坐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威武十分,领头的派头十足。

    钱东凑到他身旁道:“薛总,人都到了!”

    “给秦军打电话了吗?”薛文斌问道。

    “昨天没留电话!”

    “什么?”薛文斌瞪起来眼睛。

    钱东赶忙道:“不过我联系上了他的手下王征,这个王征正在市里采买,估计中午就能回来!”

    “不等他了,演讲开始!”薛文斌挥了挥手。

    “是!”钱东点头,拿起了电喇叭开始了一次小型的演讲,首先介绍了天城集团的背景,以及这次的具体执行情况。

    钱东高声道:“坐在我旁边的使我们天城集团派来的总负责人薛文斌薛总,薛总将全权负责这次搬迁工作,下面请薛总讲话!”

    下面一片死寂,钱东脸上尴尬,忙道:“大伙鼓掌欢迎薛总!”

    下面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下面的工人多是市区边上住着的老司机、老工人,来这干就冲他秦军的名头来的,别看台上讲的

    叽里呱啦,什么总负责人,可大伙根本不当回事,他们就认识秦军。

    场面有些尴尬,但薛文斌还是接过了喇叭,极具素养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亮出了自己海归的身份。

    一个工人道:“薛总您是海龟?”

    “是的,货真价实!”薛文斌点头。

    另一个工人道:“海归就不是王八的意思吗?”

    “出一回国,怎么成王八了?”

    “哈哈哈!”工人们一阵哄笑。

    薛文斌气的脸都青了,冲着喇叭叹息道:“没文化真是很可怕,海归是海外归来的意思,不是王八也不是乌龟!”

    大伙知道这个玩笑开大了,总负责人被他们惹怒了,这会干脆一言不发。

    薛文斌继续道:“我本人虽然学识和能力高于你们,倒是我从不歧视底层群众!”

    “好,薛总说得好!”钱东跟着鼓掌,台下依旧毫无响应。

    薛文斌狠狠的瞪了钱东一眼,钱东吓得收回了手,闭紧了嘴。

    薛文斌继续道:“你们从事拆迁工作,就必须要接受公司的领导,接受我本人的领导,受我的约束!”

    “咋约束啊?”一个工人问道。

    “具体我会出台相关规定,从起居生活开始!”薛文斌又道:“今天你们赖床不起,我本人的建议是,扣发你们昨天和今天的工资

    !”

    “凭啥扣工资啊?”一个工人吆喝道。

    “踏马的昨晚干到后半夜,累死个人!”

    “俺们不听你的,我们听秦老大的!”

    薛文斌脸上再次升起了怒意,本来是想恩威并施,谁知道这帮家伙根本不买他的账,不仅没有认错的意思,居然还顶嘴骂人,

    更是拿出了秦军当挡箭牌。

    上前半步,薛文斌高声道:“谁不服气站出来?”

    “站出来就站出来!”一个穿着蓝工装的中年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此人外号秦老八,一直在各个工地开挖掘机,是个技术娴熟的老师傅,这里边一半的司机都和他相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秦老八是秦军的表叔。

    大伙见秦老八出头,都跟着站出来,昨天下午到了拆迁办,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是三点半,大伙四五点才睡下,这会儿还没怎么

    着就扣工资,这事情谁能忍?

    “我……”

    “我……”

    “还有我!”

    “还有我!”

    九十几名工人站出来一半,薛文斌气的眼都绿了,心中暗骂:你们这帮泥腿子还踏马的想挑战老子的权威,那老子成全你们。

    薛文斌指着众人道:“你们,每个人给我写一份检讨,扣发半个月工资!”

    “刚才还扣两天工资,这会咋就半个月了?”

    “写啥检讨,大字不识一个,你这是欺负人呢!”

    薛文斌冲喇叭咆哮道:“爱干干,不干滚!”

    “走就走,老子还怕了你了!”秦老八吆喝一声立刻脱离了队伍。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多一半的人都跟着秦老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