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269章 因果轮回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蓝江点头道:“我和火鸟荒废了二十几年了,是该干点什么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陈东点点头,若有所思道。

    “必须的!”火鸟挠挠头道:“咱们把饭店买下来,稍微装修一下,直接招人做买卖了!”

    “主意不错!”秦军点点头:“但资金是个问题!”

    “我打听过了!”火鸟笑道:“老李头缺钱,谁要是能拿出两千万就卖给谁!”

    “这买卖太大了,贷款买恐怕不合适啊!”陈东摇头,心里已经有了退却之意。

    “两千万确实有点多!”秦军摇头,尽管这段时间他过的潇洒,但实际上公司的收入并不乐观。

    大学放了假,学生们走了,美食城生意开始冷清,网咖一样如此。

    各个档口都提前关门,自然租金也收不上来,三楼两个店生意靠着社会上朋友们的捧场勉强维持着。

    这时候的秦军可没实力啃下东华大饭店这块硬骨头。

    蓝江笑道:“钱的事还真不用担心!”

    “不担心?”陈东道:“你家里有摇钱树啊?”

    “我们俩八辆跑能值一千二百万!”蓝江继续道:“我们火鸟等过了年,能存下两百万,这就是一千五四万!”

    “就剩下六百万的缺口!”火鸟道:“你们哥俩一人三百万就够了!”

    “这个数目可以考虑!”陈东点点头,已经有些动心了。

    “大军,你怎么看?”蓝江盯着秦军道。

    秦军晃了晃酒杯,问道:“这事不像是你们俩作风啊?”

    两个人都是纨绔,平时玩车泡妹子,现在突然说把车买了开饭店,多少让人难以置信。

    火鸟一脸严肃,淡淡的说道:“这事还真是一言难尽!”

    “说说看!”秦军道。

    “上次金天马的事情我们兄弟没办好,心里憋着一股气!”火鸟道。

    “没错!”蓝江道:“孙天越不跟咱们合作,找了南山岛的钟明康要搞餐饮,现在金天马那块地正在装修,年后就能开业!”

    陈东道:“那怎么了?”

    “不服气啊!”火鸟道:“钟明康算什么东西?一个下三滥的玩意,居然敢跑这开饭店来,我咽不下这口气!”

    “不蒸馒头争口气!”蓝江道:“我们俩必须得这口气争回来!”

    秦军微微点头,距离上次和孙天越秘书谈判已经是过去两个月了。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是秦军依然记得对方高高在上对他们不屑一顾的态度。

    追根揭底,这事还是蓝江和火鸟牵头的,秦军和陈东无所谓,无非是合作失败,但是火鸟蓝江两个人夹在中间很难做。

    东华大饭店黄了,但是餐饮的需求还是有的,与此让孙天越和钟明康大赚,倒不如自己出手。

    “干了!”秦军一巴掌拍在桌上,态度很坚决,为了赚钱也为了争回这口气。

    “就等你这句话!”火鸟笑了:“走一个,庆祝咱们达成合作!”

    “干!”三人一同举杯,随后便开始商量细节。

    晚上十二点左右,四个人才先后离开,各自找了代驾。

    给秦军开车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司机,技术很娴熟,一路平稳的开进了红杉小区。

    “先生您好,咱们到地方了!”老司机朝后座的昏昏欲睡的秦军开口。

    “啊!”秦军伸了个懒腰,随即道:“多少钱?”

    “八十!”老司机嘴角露出了笑容。

    秦军打开了头顶的灯,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递给对方。

    “谢了!”老司机笑着接过钞票。

    秦军却没松手,双目紧紧盯着对方的脸,忽然道:“蔡伟安?”

    “啊?”老司机吓得一愣,慌忙摆手遮住自己的脸:“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十分钟后,秦军坐到了副驾驶,和蔡伟安递上了一支烟,聊了起来。

    秦军这才知道蔡文静失踪了,买钻石的那笔钱也不见了。

    五十几岁的蔡伟安眼眶湿润,家道中落后,他卖过手抓饼,大学放假后,白天拉三轮车,晚上干代驾。

    秦军不免唏嘘,问道:“一个月能赚多少?”

    “两三千块吧!”蔡伟安摇摇头道:“好的时候能有四千,交了房租去了吃喝,什么都没了!”

    秦军摇了摇头,感叹道:“有点不敢相信,高高在上的蔡老板也会有这么一天!”

    “哎!”蔡伟安长叹口气摇摇头道:“有钱的时候朋友遍天下,没钱的时候朋友有一个都没有了!”

    “老婆孩子怎么样?”秦军道。

    “老婆在超市理货!”蔡伟安摇摇头:“儿子就别提了,半个月了一份工作没找到!”

    秦军对蔡中杰比较了解,这货吃了吃喝玩乐玩乐什么都干不了,即便他想找工作,恐怕也没公司敢要他们。

    秦军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

    “这是谁?”蔡伟安有些惊讶的看着秦军。

    “这是我兄弟!”秦军道:“回头你给他打个电话,年后让你儿子去大学里当个保安吧!”

    “谢谢……”蔡伟安激动的抓着秦军的双手,双眼落下了热泪。

    “没什么好谢的!”秦军拍拍他的肩膀道:“早点回家吧!”

    “恩!”蔡伟安点头,一边抹眼泪一边下了车,从后备箱掏出折叠自行车,一人一车,走在寒风中,走在雪地里。

    秦军下车后和加班刚回来的张青青撞了个照面。

    “这么晚才回来?”秦军道。

    “别提了!”张青青一脸怨气道:“要过年了,事情特别多,队里的人忙的团团转!”

    两人边说边进了家门,坐到客厅秦军给她主动倒了杯热水。

    张青青笑了:“秦某人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为人民服务辛苦了!”秦军笑道:“我跟你打听个事!”

    “什么事?”张青青道。

    “蔡文静失踪的案子,新港那头有消息吗?”秦军道。

    张青青摇摇头:“和联胜话事人甄龙死了,现在甄冰当家,我们的特情人员在调查甄冰!”

    “哦!”秦军点头。

    张青青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秦军把今晚和蔡伟安撞见的事情说了一边,张青青也很惊讶。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清冷的街道上,蔡伟安疯狂的瞪着自行车,期盼着自己早些回到家中,刚转过路口的时候,一辆没开车灯

    的越野车径直撞了过来。

    “哧!”越野车刹车不及,直接将蔡伟安碾压在车轮地下,整个脑袋被碾烂,鲜血染红了纯白色的雪花,蔡文安一命呜呼。

    车上的女司机缓缓探出头,看到这一幕后,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