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16章 要干大事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第16章 要干大事

    “他把你给那个了?”陈美卿道:“而且强迫了你的意愿?”

    “你想什么呢?”张青青气呼呼的道:“是他蹂躏了我的尊严!”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陈美卿再次感到惊讶。

    “什么都不是!”张青青气呼呼的说着,慢慢的两个人的事情告诉了陈美卿,其中包括秦军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听说了秦军的事迹,陈美卿惊讶的捂住了小嘴:“天哪?太酷了?”

    “你没发烧吧?”张青青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

    “我没有啊!”陈美卿道:“我很正常!”

    “老处女的花痴病又犯了!这种流氓也一点都不酷!”张青青无奈的摇头,陈美卿是个大龄剩女,虽然任职在滨江大学,但仍旧在自学考博士,满脑子的知识,如果不是身处大学,绝对会和社会脱节。

    “花痴吗?”陈美卿撅了撅小嘴,有些不高兴。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把这个木头介绍给你!”张青青坏笑,开始想想木头一样的秦军和花痴加话痨的张青青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别闹了!”陈美卿摇摇头:“我可没那个意思!”

    “怕什么啊?我帮你追他!”张青青脸上露出坏笑,俨然当定了这个媒婆似得。

    虽然她骂秦军流氓变态人渣,但她看得出秦军不是坏人,只是脾气臭,不喜欢说话,更不会哄女孩子,像是厕所的石头,又臭又硬。

    “不要,不要!”陈美卿赶忙摆手,快三十的年纪了,谈起恋爱的问题依旧脸红不已。

    “就要,就要!”

    “不要,不要!”

    两个人在客厅里讨论着要与不要的问题,这头秦军已经进入了梦香。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秦军便起了床,简单的收拾一下后,便从下房里推出了自己的三轮车,奔向了小吃街。

    大地渐渐映出照样的光辉,秦军将自己的工具准备好,和王征坐到一起闲扯。

    “大军,这两天去哪了?”王征道:“怎么没见你来?”

    “跟人闹了点别扭,去看守所蹲了一晚上!”秦军漫不经心的道。

    “怎么又惹事了?”王征挠了挠头道:“大军,我那天是真的喝多了,我胡说那些话你别当真啊!”

    “什么叫胡说?”秦军反问。

    “就我说,赵长龙那事!”王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你就当我没说,咱们哥俩赶紧找人帮忙,回头给赵长龙带个话,摆两桌酒,这事就过去了!”

    “酒没醒呢?”秦军道:“怎么说胡话!”

    “怪我!”王征扇了自己一个嘴巴道:“我踏马喝点酒就爱吹牛,你别当回事!”

    “我已经当真了!”秦军摇了摇头,说话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开玩笑。

    “别闹了!”王征道:“你是个当兵的,找找关系兴许能进事业单位,咱们哥俩要是干了这事,以后有了案底,你这辈子都完了!”

    “哈哈哈!”秦军笑了,他明白王征是为了自己好。

    “你笑啥?”王征不解的问道。

    “该干啥干啥,中午咱俩去大庆饭店单独聊!”秦军说着回到了手抓饼摊前。

    “好吧!”王征没在说话,也回到了自己的车摊前忙碌。

    “老板,我要手抓饼!”一个清脆的女生响起。

    秦军转过头看到的是几名打扮清秀的女大学生,中间一人正式小护士林萧雅。

    “好嘞!”秦军立刻将面摊在了铁板锅上,相比于之前,秦军的手法熟练了不少。

    几个女大学生认真的看着秦军摊手抓饼,不时小声的嘀咕着。

    “好帅的大叔啊!鬓角还有胡子呢!好沧桑啊!”

    “萧雅,你从哪找来这么酷的大叔!”

    “感觉这大叔好另类啊!”

    “你们别胡说!”林萧雅道:“他还不到三十岁呢!”

    “好了!”秦军将手抓饼装进纸袋,递给了林萧雅。

    才接过手抓饼,林萧雅身边几个女孩就开始嚷嚷。

    “酷大叔,我也要手抓饼!”

    “帅大叔我也要!”

    “别胡说!”林萧雅推搡几个舍友道:“都说了,不是大叔了!”

    “咯咯!”几个女孩笑做一团。

    秦军并不说话,嘴角似有沧桑笑容。

    林萧雅上前搭话:“你昨天怎么没来?”

    “昨天办了点小事!”秦军微笑着回答。

    “哦!”林萧雅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大叔你不知道,昨天我们萧雅来了五次,都是在找你!”

    “就是,就是!”

    “你们别胡说!”林萧雅的小脸噌的泛起了红晕,解释道:“我就来了三次而已!”

    “承认了,承认了,自己承认了!”

    几个女孩嘻嘻哈哈再次笑做一团,而秦军很自然的无视这一切。

    “好了!”秦军见手抓饼递给几个姑娘。

    “给!”林萧雅不客气的将四张十元的钞票丢在了三轮车架上。

    “二十块就够了!”秦军拿起两张钞票要还给林萧雅。

    “不用了!”林萧雅摆手:“就当做下次买饼的钱吧!”

    不等秦军回答,林萧雅就挥手告别:“拜拜!”

    “慢走!”秦军苦笑,看着几个小女生嬉笑离开。

    小吃街的人越来越多了,秦军和王征忙着生意也没在谈赵长龙的事情。

    不到半个小时,秦军便卖出十几份手抓饼,虽然有些累,但秦军的心是高兴的。

    一上午生意都不错,一直到十点多人渐渐少了,秦军带着王征到了大庆饭店,两个人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两瓶白酒。

    “大军,你到底咋想的?”王征不解的问道。

    “一个字,干了!”秦军道。

    “这踏马的是两个字!”王征笑了:“你喝多了吧!”

    “我说的认真!”秦军严肃的看着王征,又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在军队犯了点错误,转业的事情早就泡汤了!”

    秦军并没有说实话,他在军队并没有犯错,但他从退伍那一刻开始就不需要任何的前程了,未来的一切的路都要靠自己走。

    “那怕个卵子!”王征一拍桌子道:“干了!”

    “这才像话!”

    秦军又道道:“我意思是跟赵长龙干,把他弄出小吃街,把原来的摊位费取消!咱们哥俩把供货的生意拿下来!按照正常的经营方式给大家供货!”

    “太仗义了!”王征竖起大拇指道:“平时我一个才赚三千多,要是不交保护费起码一个月六千块!”

    “喝酒,喝酒!”两个人扯着白酒瓶子就往嗓子眼里头灌。

    没一会,两个人喝的面红耳赤。

    此时在大庆饭店门口却开来了数量面包车,车上坐的都是清一色黑衣服的年轻小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