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10章 秦军被捕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第10章 秦军被捕

    秦军头都没有抬,当着张青青的面脱下了裤子。

    “啊!”张青青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不要脸,你把裤子穿上!”

    “是谁不要脸?”秦军反问:“你现在已经在窥探我的隐私了!”

    “我是在抓嫌疑犯!”张青青道:“不存在窥探隐私问题!”

    “随你怎么说?”秦军摊了摊手:“我反正要洗澡了,你要是觉得无所谓大可以闯进来,我不介意和你洗个鸳鸯浴!”

    说完,秦军就要脱内裤。

    “混蛋,臭流氓!”张青青气的胸前波涛汹涌,脸蛋红的像是烙铁一般,无奈之下只得转身羞愧的跑回了房间。

    “哐当!”秦军关上了洗手间的门,随即打开了莲蓬头,大大方方的冲澡,还兴奋的吹起口哨。

    房间内,张青青的脸上的潮红才刚刚褪去,胸中就燃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脑海里尽是秦军脱衣服的画面。

    “无耻,淫贼,混蛋!人渣!”张青青气的直跺脚,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立刻给同事发了短信,请求他们前来支援。

    洗手间内,秦军的口哨声渐渐弱了下来,喷头也没了淋水声。

    房间内等候多时的张青青快步冲到了洗手间门口,等着秦军出来直接将他铐住。

    “咯吱!”洗手间的门被推开,躲在门旁的张青青摒住了呼吸。

    “出来吧!”秦军冷声道:“躲在门旁边有意思吗?”

    “混蛋!”张青青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即移步上前,一手抓住了秦军的手腕,刚准备上手铐的时候,秦军忽然用力一拉,将她拉进了洗手间。

    “啊!”张青青一下撞在秦军的胸膛上,吓得一声尖叫,同时扭过身子就要再拷秦军胳膊。

    “咔吧!”

    几乎是在眨眼间,秦军抓住她的手腕,将手铐拷在了张青青的另一只手上。

    “啊!”张青青一声闷哼,直接使出了撩阴腿。

    哪知道秦军双腿一夹,把张青青的玉腿夹在了胯下。

    “人渣,放开我!”张青青脸蛋通红,她感觉自己的脚尖似乎碰到了对方的蛋。

    “好啊!”秦军立刻将张青青向后推去,然后将另一只胳膊扭到了身后,再次用手铐铐住了。

    然后,秦军大摇大摆的出了洗手间,留下双手被反铐的张青青。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张青青气的脸都红了。

    “嗵!”就在这时候,出租房的门被撞开,三个穿着便衣的警员冲了进来,几乎是同时拔出了手枪,对准了沙发上正在擦头发的秦军。

    “小张是你们来了吗?”洗手间内的张青青喊了一声。

    “青姐,是我们!”小张喊道:“你在哪?”

    洗手间里的张青青随后低着头走了出来,转身将手背向了同事。

    “哈哈哈!”三个人笑了,局里的火辣一姐张青青居然被嫌疑犯给铐住了,这绝对是爆炸性新闻。

    被解开了手铐的张青青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瞪了三个人一眼:“不许笑!”

    三个警员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张青青拿着手铐走到了秦军对面,盯着他道:“有本事你再来铐住我?”

    “哈哈!”秦军笑了,笑的有些滑稽,将手机扔到了茶几上,抬头看着张青青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抓我还不够资格!”

    “是吗?”张青青讥笑道:“听说你小子是个亡命徒,不知道子弹怕不怕?”

    “无话可说,后果自负!”秦军耸了耸肩,主动伸出了双手。

    “切!”张青青翻了个白眼,给秦军戴上了手铐:“还以为你多有种呢!”

    秦军没说话,主动站起了身子。

    张青青忽然抓住秦军的肩膀,一个膝冲撞向了秦军的肚子。

    秦军稍稍一弯腰,便躲了过去,但目光却刚好进入到张青青的领口中,饱满的风光让他有些吃惊。

    秦军冷笑:“张警官真空上阵啊?”

    “混蛋!”张青青还要动手,赶忙被小张拉住了:“青姐息怒,你这已经属于殴打犯人了!”

    “哼!”张青青拍了拍手:“你们把他带下楼,我去换身衣服!”

    “好嘞!”三个警员应声,将秦军带下楼。

    东阳区刑侦大队审讯室内,秦军双手被手铐铐住,安静的坐在审讯桌前。

    审讯工作由队长韩胜荣亲自执行,但此刻韩胜荣正从家赶往刑侦大队。

    负责看守的张青青时不时给秦军翻个白眼,向他使小动作,包括踩鞋,掐腰眼等。

    秦军稳若泰山,不卑不亢,张青青自己觉得无趣,也便不再收拾秦军了。

    “咯吱!”铁门被推开,一手拿着帽子一手夹着资料,韩胜荣进了审讯室。

    “队长!”张青青赶忙让出座椅。

    “开始审讯!”韩胜荣很果断,直接坐到了审讯桌前,放下帽子和资料。

    张青青作为陪同审理人员也立刻坐了下来,打开了灯光,开始做笔录。

    韩胜荣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即开始了审讯,一开始自然是姓名家庭住址工作等。

    秦军一一回答,并无隐瞒。

    韩胜荣点点头道:“既然你说你是青江市民,为什么户籍查不到你的资料?你是否从事过特殊职业?”

    秦军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说。

    韩胜荣并没有急着追问,反而继续道:“市区医院打伤保安和医生,开了一辆违章超过十次的汽车,并且车主是陈东,有人举报你和陈东发生过斗殴事件,你怎么解释?”

    “医院属于自卫,车是陈东借我的,我和他是好朋友!”秦军摊了摊手:“至于我身份的问题,只能说无可奉告!”

    “嘭!”韩胜荣急了,一巴掌拍在了桌上:“你以为你在什么地方?这里是刑警队,不是你耍流氓的地方!”

    “哈哈!”秦军笑了,随即摇了摇头,显得颇为不屑。

    韩胜荣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当刑警这么久没人敢对自己这个态度,面前的秦军面对拷问不卑不亢,不是亡命徒就是身份不简单。

    审讯显得异常棘手,让韩胜荣倍感压力。

    一旁的张青青将拳头捏的噼里啪啦的响,冷笑道:“既然你不说实话,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反正你也没有人权!”

    “青青,别胡闹!”韩胜荣给张青青使了个颜色。

    张青青吐了吐舌头,本想吓唬吓唬秦军,只得收起了拳头。

    “把他带到看守所!”韩胜荣说完匆匆出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