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1章 老爸被打

时间:2018-02-03作者:承神

    第1章 老爸被打

    清晨时分,天空刚刚破晓。

    火车站出站口,早已等候多时的黑车司机以及旅馆服务员等驻站成员蜂拥一般朝旅客们围了过来。

    “帅哥住旅店吗?”

    “有特殊服务!”

    “姑娘去哪?我送你去?价格绝对公道!”

    一身褪色迷彩服背着迷彩军包的秦军成为了人群中的异类,他的模样更像是回家的民工。

    不仅无人问津,就连一同出站的旅客都绕着他走,时不时抛来摒弃的目光。

    秦军无视这一切,快步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心情起伏不定。

    他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马上回家看望父母,只是离家多年,不知道爸妈身体如何?他们是不是老了?

    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的时候,秦军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停在街边一个大妈的身上。

    大妈银发苍苍满脸的沧桑,背着蛇皮袋,不断从垃圾桶内翻出一个又一个矿泉水瓶,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瓶子放进背后的蛇皮袋。

    忽然间秦军心头一酸,这个背影,这个动作,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秦军喊了出来:“妈!”

    大妈缓缓抬起头,望着远处的秦军,似乎觉得这个人影有些熟悉。

    秦军又喊了一声:“妈,是我大军!”

    “大军?”大妈忽然慌了神,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着不远处那道矫健的身影,这才确信是自己的儿子。

    “大军?真是你啊!”母亲的眼眶有些红润。

    “是我,您儿子秦军。”秦军快步跑上前去,八年的军旅生涯已经将他从街边的小混混锤炼成了铁骨硬汉。

    从军数年,中过弹,遇过难,哪怕生死一线之时,秦军都没掉过一滴眼泪。

    然而站在母亲面前,秦军却落下了泪水。

    母亲更是放声大哭:“死小子,你总算是回来了,想死你娘了!”

    八年前儿子从军,第一年过年还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在那之后儿子便再无音讯。

    这些年里,对儿子的思念之情已经化作了满头的银发,如今亲眼见到了儿子,又岂是激动二字了得。

    大军变黑了,身体也比从前壮实了,抓着儿子的手,母亲欣然一笑:“总算是回来了,妈这就回家给你包饺子吃!”

    “好!”秦军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东方天空一轮红日升起,光芒万丈。

    ……

    秦军家里住在本市有名的‘城中村’,农村的环境,市区的位置。

    本是应该拆迁的一个村子,却因为开发公司的老板跑路,一搁置就是几十年,至今没有拆迁。

    帮母亲扛起了蛇皮袋回到家中,这才发现村里的变化,周边的邻居却变化不小,翻盖新房子,换铝塑门窗,唯独自己的家一成不变,甚至和八年前一模一样。

    推开家门,一股刺鼻的发霉味道散了出来,因为地势低矮,阳光都被邻居给挡住了,家具还是八年前的红油板柜,柜面虽然褪了色,却是一尘不染。

    “妈给你包饺子去!”母亲说着,进了厨房。

    秦军扫量了四周,问道“妈,我爸呢?”

    “你爸去大学城那边卖手抓饼去了,对对对,我这就让他回来!”说着母亲进屋拿起了电话。

    “啊?什么?”

    “老秦住院了?”

    “我知道了,马上去!”

    “怎么回事?”秦军猛的站了起来。

    撂下电话,母亲满面愁容,眼眶又一次红润了:“你爸被人打了,正在市医院抢救呢!”

    母亲揉了揉发红的眼角,赶忙从红油板柜中翻出了两张存折,嘴上还念叨道:“老秦你可不能出事,我可怎么活?”

    泪水再次落了下来,老秦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是出了事这个家算是真的完了。

    “没事,有我在!”秦军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简单的一个动作,却给伤心的母亲带来了莫大的安慰,有儿子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收拾了一下住院用的东西,母子二人便匆匆出门,打车到了市第一医院。

    急诊室门口,两个中年男人正低头抽闷烟,见秦军母子到来,赶忙掐了烟,站起身子:“秦大嫂!”

    “老秦怎么样?”

    “已经推进去抢救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母亲含着泪水问父亲的两个朋友。

    两个人将事情娓娓道来。

    老秦一大早便瞪着自行车到了大学城附近的小吃街,架起了工具开始干活,这个时间段很多上课的学生都喜欢过来吃手抓饼,因此排队人特别多。

    也不知从哪来个开马6的光头大汉,上来就插队要手抓饼,老秦就说了一句,您稍等一会,前面不少人排着队呢!

    这光头大汉直接掀了并踹翻了老秦的三轮车,从汽车里拿出木棍把老秦打的面目全非。

    “这不是欺负人吗?”母亲捂住了鼻子,压住自己的情绪没有哭出来,转而道:“老王,老刘,太感谢你们二位了!”

    老刘尴尬的挠了挠头:“嫂子您别这么说,我们和秦大哥都是老朋友了!”

    秦军插了一嘴:“王叔,您知道那光头开的什么车,平时在哪出现?”

    老王眯了眯眼缝,盯着秦军道:“大军?”

    “是啊!”母亲点点头:“我儿子回来了!”

    “回来就好!”老王点头道:“那光头开着一辆红色马6,整天在大学城附近的大庆饭店晃悠,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吃东西从来不给钱,一句话不高兴就动手打人,平时我们都躲着他!”

    顿时,秦军的内心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火焰,紧紧的攥着拳头,指甲都嵌入了手心里。

    对于老王和老刘没什么好责怪的,碰上这样的混混,谁都得躲着避着。

    深深吸了一口气,秦军对母亲道:“我出去取钱,一会就回来。”

    不等母亲回应,秦军转头就走了。

    “大军,你拿着存折啊!”追出了楼道,母亲已经找不到儿子的身影了。

    ……

    大学城,小吃街,到处都是叫卖的小贩,煎饼果子麻辣烫,面皮饺子馄炖汤,工人,大学生附近居民多是此处的常客。

    秦军在街上绕了两圈,立刻发现在一家饭店门口发现了那辆红色马6。

    “嗵!”

    秦军一拳头砸瘪了车厢盖。

    紧接着马6的警报响了起来,饭店内便冲出一个光头大汉,满嘴的胡子,脸红的像是猴屁股,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的金链子。

    秦军快步上前,盯着光头男人道:“红马6是你的?”

    “你踏马的砸老子的车?”光头发出如公鸭般的声音,浑身上下散发着酒气。

    没在罗嗦,秦军一拳轰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噗!”光头刚咽下的米饭又吐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