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22章 物是人非

时间:2019-08-22作者:承神

    秦军本不是一个敏感的人,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两个小细节。

    招呼大家喝酒的人是陈兴隆,而往常这个人一向都是陈东或者王征。

    当然,如果仅凭这一点,不足以让秦军敏感,更敏感的是,陈兴隆叫他大军。

    尽管时隔六年,但秦军很清楚的记得每个人叫他的不同称呼,王征,陈东几个人会叫大军,而毛星更愿意叫老大。

    陈兴隆,马傲天,李久成这些人统一都叫他秦老大,尤其是曾经的陈兴隆叫的最为亲切。

    “大军想什么呢?”一旁的王征道。

    “没什么!”秦军笑了笑,端起酒杯道:“干!”

    两人干了一杯酒,然后秦军才道:“大伙这几年过的都怎么样啊?”

    这话一出口,整张桌子都热闹了,大家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许许多多的信息灌进了秦军的脑海中。

    王征和毛倩三年前就结婚了,孩子都已经一岁半了,现在正在备孕二胎。

    陈东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段时间正忙着新家的事情。

    李久成和陈兴隆家里都添了二胎。

    毛星和火鸟,马傲天三个人还是单身。

    火鸟属于一成不变型的,一直泡吧,身边的女朋友换的比衣服勤快。

    毛星和火鸟就属于直男了,相亲几次无果,后来干脆连亲都不相了,要说这俩人,身边也不缺女人。

    就目前来看,大家过的还都不错。

    秦军端起酒杯道:“大家日子过的好我就安心了,这杯我敬给大伙!”

    “干!”众人齐举杯。

    秦军干了一杯后,再次举起了酒杯:“这一杯,我敬给咱们单身的兄弟!”

    “哈哈哈!”几个还单着的兄弟忍不住大笑起来。

    人若是高兴的时候机会多喝几杯酒,而多喝了几杯酒就会更加高兴,越高兴喝的越多。

    而人若是喝多了酒,那么肯定话也多了。

    满地的空酒瓶子,好几个人都喝的是脸红脖子粗的。

    借着酒劲大伙把这六年来许许多多的事情全部倒了出来,有心酸,有苦累,亦有欢笑。

    这两年互联网发展迅速,房地产行业不景气,好多生意都很难做,大伙都在原地踏步。

    唯一做大做强的人就是陈兴隆,据说他儿子陈凡和秦龙市柳成龙的女儿结了婚,现在是儿女亲家。

    不仅如此,两家注资合伙搞了个龙兴集团,主打娱乐餐饮,这家饭店就是该集团的产业。

    秦军顺道问了一句公司与和平饭店的事情,但是大家都在打哈哈,都不提这件事。

    秦军走到床边叼起一支烟,静静的望着城市的夜色。

    身后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秦军回头一看,是马傲天,这会他整张脸都喝的红了。

    “秦老大,喝的咋样?”马傲天笑道:“用不用我再陪您两杯?”

    “喝的挺好!”秦军说着给马傲天递上了一支香烟。

    “谢谢秦老大!”马傲天笑着叼上了香烟。

    空气中弥漫起了一阵烟雾,两个人沉默许久,然后是秦军率先开口道:“傲天!”

    “秦老大!”马傲天应了一声。

    “抓点紧,早点成家,别让父母操心!”秦军语重心长的道。

    “这个啊……”马傲天笑了:“我踏马的光棍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

    “哎!”马傲天说着又叹了口气道:“你走了,大伙都变了,自私自利,不像以前那么团结了!”

    “马傲天你特么的胡说什么呢?”两人身后响起了陈兴隆暴躁的声音。

    马傲天转头,陪着笑脸到:“是陈总啊!我就跟秦老大抱怨两句,没别的意思!”

    “你特么的抱怨什么啊?”陈兴隆骂咧道:“大军刚出来你不知道啊?别特么的给他添堵啊!”

    “我错了,我错了!”马傲天摆手。

    秦军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兴隆不光是生意做大了,连脾气也变大了,居然可以张嘴数落马傲天了,这事以前绝对不会发生。

    “大军,别听他瞎说!”陈兴隆道:“他马傲天整天烂赌,大伙的钱都快被他借遍了!”

    这一句话彻底把马傲天惹急了,当即转身过来,叫嚣道:“陈兴隆你踏马的什么意思?老子欠你钱了?大伙都借给我钱,就特么的你不借我钱,你现在有脸说?”

    “我为什么不说?”陈兴隆大吼道:“你特么的就是个赌鬼,烂人,我踏马的就是不借你钱,怎么着?”

    “我草……”马傲天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拳头也攥紧了。

    “垃圾!”陈兴隆一杯酒全泼在马傲天的脸上。

    马傲天急的当时就要动手打人,大伙赶忙上前阻拦,两个人互相对骂,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秦军看不下去了,开口道:“好了,少说两句!”

    果然,马傲天听到秦军开口,立刻不说话了。

    但是陈兴隆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在骂马傲天。

    “你特么的对你起大家吗?欠了一屁股债,老子就是有钱,就是一毛不给你,怎么着?”陈兴隆越说火气越大。

    “好了,老陈!”秦军拍了拍陈兴隆的肩头,示意他消消火气。

    “我知道!”陈兴隆回了一句,然后指着马傲天道:“你给我滚,现在就滚出去,要不然老子找人废了你!”

    “过分了啊?”王征道:“都是自己兄弟,喝多了骂两句就得了!”

    “就是,消消火!”陈东也道:“你好歹也是当老总的人了,别张嘴就砍人废了谁的!”

    大伙纷纷围到了陈兴隆的身边,好言相劝。

    这头,马傲天端着酒杯恭恭敬敬的给他陈兴隆敬了杯酒,这场闹剧这才缓缓落幕。

    而秦军,起初站在窗口,现在依旧站在窗口,六年后第一次感受到人情冷漠的变化,也是第一次认清自己现有的身份。

    “大军,跟我走,我带你出去喝两杯,认识几个朋友!”陈兴隆笑着招呼好。

    “好啊!”秦军点头,第一次觉得言不由衷。

    陈东,陈兴隆,王征三个人带着秦军出了包间,在大厅里各处敬酒。

    人很多,陌生的面孔同样很多,敬了一圈酒下来,秦军这才发现根本没有多少人是他认识的,但却都和陈兴隆相互熟悉,然后是陈东,最后是王征。变了,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都变了。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