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512章 江家葬礼

时间:2018-03-26作者:承神

    ,!

    秦军干掉丧狗后,调转枪口将依旧站着的几名和联胜成员直接打成了筛子。

    硝烟在空气中弥漫,整个大厅只有五名江家保镖还在站着,其余人全部倒地,其余的不是受伤就是没了命。

    秦军和这五人交换了眼神,没有废话,众人统一冲上了三楼。

    三楼此刻已经空无一人,秦军与五个保镖扫查了各个房间,都找不到甄冰的身影,忽然远处马路上响起了车笛声,只见甄冰弹出头向几个人发出了冷笑。

    不用说,甄冰在刚刚鏖战的时候率先逃走了,此刻她早就超出了射击的距离,秦军几个人飞速下楼,驱车追赶。

    可哪里还追的到对方的影子,哪怕再无奈还是没能抓住甄冰。

    秦军一行人回到别墅打扫现场,经过反复查验,他辨认出了在医院给江天城注射氯化物的那名女护士。

    不等秦军说话,其他几个保镖便疯狂的给这名女护士补枪,把她的整张脸都打烂了,模样让人看了作呕。

    回到江家别墅后,秦军变得沉默寡言,江天城被人害死在先,他与黑龙报仇在后,却没想到把黑龙连命都丢掉了。

    黑兰几乎发疯,抓着秦军的肩头不断捶打他,像是在发泄,也像是在报复。

    而秦军始终都保持着沉默,黑龙的死让每一个人都心疼。

    老爷子走了,最忠实的保镖黑龙也走了,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女人们哭的稀里哗啦,许多司机保镖也都嚷嚷着准备离开江家。

    这一夜,江家变得鸡犬不宁。

    秦军一个人蹲坐在江家的院子灵棚外,只是呆呆的望着夜空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雨嫣坐到了他的身旁,平静的开口道:“谢谢!”

    秦军没说话,此时此刻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杀人者死,密谋者依旧在逍遥法外,而黑龙却躺在冰冷的地上,再也睁不开眼睛。

    谢谢二字,秦军哪里担当的起?

    他的脑海里不断闪过和黑龙以及卓天昊三人在新港血战和联胜的画面,那时候的三人是多么的潇洒随意,多么的放纵不羁。

    秦军想哭,可眼泪却流不出来,这种哭不出的感觉最让人心疼。

    东边的天空渐渐的亮了起来,整个江家挂满了白绫,下面人披麻戴孝。

    秦军虽然不属于江家人,但和江天城感情身后亦兄亦父,自然也穿上了孝衫,给管家帮忙,充当了黑龙的职位。

    大学城的兄弟们应秦军的召唤,全部都过来帮忙。

    一时间,江家的院子里变得温情四溢,虽然办的是丧事,却展现出了一种异样的温情。

    许多社会上的名流前来吊唁江老爷子,当然江家宣称老爷子是因病而逝,被人毒害之事只字未提。

    与江天城多年至交的钟实和李铁男两个人当场洒泪,感叹世事无常,昨天还在说笑,今天却躺进了棺材板。

    跪在棺材前的江家人哭的稀里哗啦的,负责接待接待的本该是黑龙,但人不在了,事情就落到了秦军和陈东几个人身上。

    秦军和陈东这半年也没少见过大场面,应对这场的诚算是轻车熟路。

    中午十一点左右,不速之客到来,黄文山带着一队警员低调的来参加这次葬礼,同时单独将秦军请到了客房里进行了一番非正式的谈话。

    不怪黄文山疑惑,昨晚秦军和黑龙两个人还跟踪查案,消失一晚上后黑龙就死了,秦军也像是变了一个人,要说什么事都没有,恐怕没人相信。

    黄文山斥退手下,和秦军面对面坐着,开口道:“说说吧,昨晚私人别墅的案子,是不是你和黑龙干的!”

    秦军没急着回答,而是给对方地上了一只香烟,然后自己又叼起了一支烟。

    黄文山也并不着急,两个人各叼着一支烟吞吐着烟雾,相对沉默。

    一支烟后,黄文山再次开口道:“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你要明白你所处在的社会环境,涉枪,仇杀,这些可都是要命的案子!”

    “我明白!”秦军点头:“请您给我一点时间,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黄文山将烟头掐灭,呆呆的望着秦军的双眼,说道:“答应你,我可能就要违反纪律了,不答应你,我怕自己对不起江老爷子!”

    “自古忠义不能两全,你选吧!”秦军说着将双手递向了黄文山,态度很明显愿意配合调查。

    黄文山和秦军也是有交集的,知道他为人忠义,另外身份背景也不简单,他相信对方是敢作敢当的,既然答应给自己一个交代,那就一定会履行。

    黄文山摇头:“你走吧!”

    秦军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终于还是赌对了,黄文山终究还是个重情义更多一点的人。

    匆匆起身,秦军就要离开房间,黄文山忽然转头,说道:“等一下!”

    秦军转头,目光直视黄文山:“你说!”

    “说道要做到!”黄文山指着秦军道:“我可是拿着乌纱帽替你做担保!”

    “明白!”秦军点头,匆匆离开。

    当天下午,江天城如期下葬,葬礼结束后江雨嫣就昏倒在了地上,连日来不断交织的悲伤与痛苦击垮了她的身心。

    秦军当即抱起了江雨嫣的娇躯,将她送上了车,径直驱车奔向了市区医院。

    汽车一路狂飙,秦军的心也在跟着颤抖。

    后座的黑兰不断的尝试叫醒江雨嫣,但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微弱了。

    “再开快点!”黑兰催促道。

    秦军点头,将车速提高到最大,整辆车如同闪电一般前行,不断的穿街过巷。

    “哧!”汽车穿过红灯,一个漂移迅速过弯,周遭的司机吓得心惊肉跳,也有人探出头大骂,可他们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哧!”又是一个利索的漂移,秦军将横停到了急救室门口。

    “哐当!”秦军一脚踹开了车门,目光忽然定格在马路边公交站牌前站着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模样清秀,身材窈窕,背上背着双肩包,脚下踩着帆布鞋,一股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袭来。

    “愣什么呢?”推开车门的黑兰推了一把秦军。

    秦军这才回过神来,公交站前的女孩已经上了公交车,身影消失不见了。

    “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秦军道。“赶紧救人!”黑兰架着江雨嫣下了车,秦军赶忙搭手,两个搀着江雨嫣进了急救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