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76章 你来帮我报仇?(4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03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看着信心满满的商场老板,十指的嘴角朝两边裂开,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

    “每次你都会说同样的话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操控这些疯子的吗?”

    黑色的火焰肆意焚烧着冲来的疯狗,十指在享受杀戮:“金钱收买,暴力威胁,用强者的口吻来霸凌弱者,然后朝着那些对你没有威胁的人施以小恩小惠。你很擅长笼络人心,运气也很好,但我想要告诉你的是,离开了神龛,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十根手指刺入地面,绘制在墙壁上那些特殊符号和神纹,竟然被十指抓在了手中,仿佛一条条黑红交织的锁链。

    “你以城市拥有者自居,实际上连神龛的看门狗都算不上,如果不是这记忆世界封锁了我的能力,你信不信我会将这整个世界染成红色?”

    十指的每一个手指上都响起枉死者的哀嚎,十指有一个特殊的能力,造成的杀业越重,他的实力就越强。

    作为十指中唯一的恨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杀过多少人。

    此时那些枉死的灵魂全部化为黑火的燃料,十指想要使用暴力将神门砸开。

    恨意的黑火烧灼着神纹汇聚成的锁链,在地下库房的所有符号上燃烧,如果没有人干扰,或许十指有机会成功,但可惜流入地下库房当中雨水沾染了许愿井的怨恨,那刺骨的冰寒压制住了黑火。

    “不管你怎么挣扎都是没用的,神是无所不能的,我在遇到他的时候便明白自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听从。”谷老板恭恭敬敬看向神龛:“最后一件祭品应该也快要出现了,这次我的愿望是寿命。”

    挥动满是溃烂瘢痕的手臂,整座城市里异化的怪物几乎都朝这里走来。

    这就是神龛主人某一刻感受到的绝望,明明只是想要好好活下去,但突然间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却都朝他压来,那些异化的怪物,丧失理智的疯子,从各个角落爬出,想要把他撕碎,然后塞进嘴里咀嚼。

    越是往后,出现的怪物就越恐怖,很多都已经看不出人的形状了。

    “将这座城市变得扭曲的人是他,引导你们成为怪物的还是他,现在你们不仅不违抗他的命令,还想要来杀我?”十指的嘴里发出疯狂的笑声:“真是一个荒诞的世界!这地方太像现实了,远不如死后的世界干净!”

    一个变态杀人狂嘲讽着扭曲的世界,他舔食着指尖残留的血迹,双手猛地牵动地下库房内所有的神纹!

    商场顶部的大钟铛铛响起,密布百货商场的血管层层崩裂,那些血管中流出的不是血,而是这栋建筑曾经吞食的活人。

    一具具皮包骨头的尸骸掉落出来,摔的粉碎,但异化的怪物则根本不在乎,他们听不到同伴的哀嚎,看不见愈发黑暗的天空,他们盲目听从商场老板的命令,连如何思考都已经忘记。

    在这里,人已经变成了货物,每一个人身上都贴着写有价格的标签,生命和死亡,没有什么不能交易,甚至灵魂也可以被出卖。

    榨干的活人成为了建筑中的砖块,他的同伴不会在意高楼里埋藏多少灵魂,只会惊叹为何自己的价格定的如此之低?

    “你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又怎么懂得人的乐趣?”商场阴冷的目光一直凝固在十指身上:“我可从来没有逼迫他们,也没有刻意去引导过他们,让他们变成怪物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内心的贪婪和欲望。每个人心中都有丑陋的一面,这世界只不过是把他们心中的丑陋放大了几倍罢了。”

    “我不懂人的乐趣,但我知道杀人的乐趣,你还是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死法吧。”十指没有直接离开记忆世界,因为深层世界里那个“不可言说”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了危机感,他担心自己保不住神龛的秘密,下次探索的时候被那“不可言说”干扰。

    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这才决定留下来和神龛死磕。

    在十指与商场老板对话的时候,商场一楼地面彻底坍塌,十指当中剩下的几人全部触摸人头纹身,释放自己的能力,他们一同杀入人群,目标直指谷老板。

    “你们杀了我那么多次,难道就没有发现,我其实一直知道有外来者的存在,而且一直在等待外来者吗?”谷老板看都不看飞速靠近自己的二手和三指,他阴冷的脸上同样挂着笑容:“最后一个祭品就是外来者,这一次我终于等到了他,今夜我将会迎来新生。”

    一直和白天没有任何区别的谷老板,他的身体开始异化了!

    溃烂的伤口中爬出一只只红色的手,所有靠近的东西都会被直接抓住撕扯开,血肉依附在他的躯干上,让他的身体不断胀大,仿佛永无止境一样。

    靠近的二指和三指迅速对谷老板发动攻击,他们重新获得自己的能力之后可以轻松破坏谷老板的身体,但不管如何破坏,谷老板都会以更快的速度重生。

    他站立被暴雨淹没的商场里,双腿中冒出的无数血手好像植物的根茎,朝着地下伸去,吸附在了一口井上。

    在血手和井水相连的时候,谷老板仿佛与神龛建立了某种联系:“只要你们还想要利用神龛,还想要对它许愿,那你们就永远也无法击垮我。”

    杀死谷老板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毁掉神龛,但作为世界根基的神龛又岂是那么容易毁掉的?

    身体在快速胀大,谷老板仿佛一棵挂满了人头的怨灵之树,但就算他变成了如此恐怖的样子,那些异化的沙河市民仍旧源源不断的跑进商场帮他,最后被他吞食,成为他的养料。

    二指和三指很快便无法限制谷老板,这粒最邪恶的种子已经长成了可以遮住所有光亮的大树。

    就算拼着魂飞魄散的风险,二指他们也只能减缓谷老板的成长速度。

    “回来!不要白费力气!”

    十指将自己的“兄弟”叫到身边:“他说的对,想要杀死他只有破坏神龛,但我们必须要守住神龛,才有机会从中获取到成为不可言说的关键线索,所以……”

    “所以什么?”二指已经快要被排挤出这个记忆世界,他并没有太过担心,以为以后还有机会进入。

    “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去死了。”十指抓住了身上同样绘制着人头纹身的同伴:“当初养着你们,只是为了给我突破恨意做准备,结果谁知道恨意的火焰那么容易就点燃了。”

    二指和三指立刻想要逃离,但他们已经走不掉了。

    “活在我的身体里,那就不算死亡,你们在害怕什么?”

    十指的手指刺入同伴身体,他的几根手指慢慢凝聚出了血肉:“可惜了,要是那几个没有失踪,我现在应该可以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

    杀掉自己所有的同伴后,十指抛下谷老板不管,直接冲向神龛。

    还在疯狂吸收异化怪物的谷老板丝毫不在意,以他的城府,既然敢直接告诉十指毁掉神龛才能杀死自己,那就说明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保证十指无法毁掉神龛。

    “没用的!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没用的!”

    如果不可言说的记忆能靠蛮力打开,那他又怎么可能成为不可言说的存在。

    谷老板疯狂叫喊,十指只当对方是在虚张声势,他不相信一个废弃了十几年的神龛还可以拦住自己。

    燃烧着恨意的手抓向神龛,他彻底解开了自身的封印,用无边恨意撞击神龛顶部,让那里的缺口越来越明显。

    焚烧掉靠近的疯狗和怪物,十指顺着神龛顶部的缺口朝里面看去。

    神龛里面也藏着一口井,那是一口沉积着无数人愿望的井,它似乎很远,又好像很近,住在神龛当中的神灵就藏在井底!

    死去的裴羊、蛇哥、黄鹂,他们的记忆缠绕成了一根绳索,似乎他们记忆当中有一个共同的人存在过。

    而正是由于那人的存在,他们几个人的记忆才被选中,只有将他们的记忆全部编织好,那根绳索才有机会从缺口伸入井中。

    望着还在晃动的绳索,十指发现绳索距离井水仍有一段距离,至少还需要两个祭品才行。

    “神龛从未出现过破损,这是我离那不可言说最近的一次!”

    十指的双瞳完全被恨意包裹,他不顾一切冲向神龛缺口。

    充满杀意的恨,是最纯粹的情绪,那黑色的火焰,仿佛可以燃烧一切。

    在十指进入神龛当中的时候,商场里的谷老板也发出痛苦的嘶吼,好像十指的恨意正在他肚子里燃烧一样。

    庞大的躯干不断扭动,沾满怨念的枝叶迅速枯萎,谷老板的躯体一截截缩小,但他眼中却满是贪婪:“进去以后,我看你怎么出来!”

    抓着记忆的绳索,十指来到井中,但他却触碰不到水面,更无法将井中的东西捞出。

    望着近在咫尺的的水面,十指将全部恨意集中在自己的左手,然后松开了抓住绳索的右手。

    一团黑色的火砸入水中,井水里那些愿望如同泡沫一般破碎,十指朝着井水叫喊,想要将自己的愿望也留在里面。

    可就在他说出自己愿望的时候,神龛里的水井变了模样,一块块石砖化为手臂,记忆中的石井如同一朵彼岸花般朝四周摊开。

    清澈的井水变成了血红色,其中映照出了十指自己的模样,好像沉在水底的神长得和他一样。

    “这里根本不是许愿井,这是一头吞食愿望的怪物!”

    十指身为恨意,在这一刻竟然感受到了魂飞魄散的威胁,他果断后撤,但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那一条条手臂抓向他的身体,他知道一旦被困在这里,最后恐怕也会被拖入井水当中,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手指如同尖刀,无法挣脱的部位他就直接全部砍下,只保留燃烧着黑火的心脏。

    黑色的火焰终究还是被怨恨的井水扑灭,十指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才从井中逃出,不过他全力爆发的恨意也对神龛造成了一定的损伤,此时笼罩神龛的那股力量减弱了很多,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靠近。

    “你居然逃了出来?”谷老板和神龛的命运连接在一起,神龛受伤,他也被重创。但他和十指最大的区别是,他可以借助那些异化的灵魂,迅速恢复。只要还有人相信他说的话、只要还有人愿意跟随他,他就永远不会被杀死。

    “不人不鬼的老东西,这次我已经清楚了你所有的秘密。我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十指现在无比的虚弱,他眼中恨意的黑火已经快要熄灭,全身上下只有胸膛里还有恨意的种子在跳动。

    “没有下次了,所有祭品都已经集齐,我会在这记忆中重生。”商场老板话语中带着一丝可惜,他故意说出破坏神龛可以伤害到他本体的话,就是希望借助神龛的力量吞食掉十指。

    挥动手臂,大量异化的怪物再次扑向十指,此时的十指已经无力反抗,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离开这一条路。

    眼中带着不甘,十指满脸怨毒的盯着谷老板,他在怪物开始撕扯自己身体的时候,用最后的力气想要去触碰心口的纹身。

    可就在他那光秃秃的手要触碰到心脏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手腕被什么东西抓住。

    抬头看去,眼前异化的怪物朝旁边栽倒,在那怪物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年轻人。

    他佩戴着兽脸面具,眼神冰冷瘆人。

    “他不是这记忆世界里的人!”

    在十指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那年轻人缓缓开口:“安息吧,我来帮你报仇。”

    一道在黑暗中格外刺目的光亮没入十指胸口,他瞳孔中的血丝和恨意开始消散。

    望着贯穿了胸口的璀璨刀光,十指感觉恨意的核心开始碎裂,他甚至还重复了一遍韩非的话语:“你来帮我报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