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70章 原来他就是真相(4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01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一辆面包车在大雨中穿行,和韩非有过一面之缘的男服务员坐在主驾驶位上,他小心翼翼开着车,不时会通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一眼韩非。

    在道上混了十几年,男服务员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唯独没见过像韩非这么特别的人。

    穿上店员制服时,一副知书达理、文质彬彬的样子;换上了蛇哥的外衣,整个人又显得阴狠毒辣,尤其是那一身的鬼纹,仅仅只是看着就令人窒息。

    “好好开你的车。”

    手指敲击着窗框,韩非正在闭目养神。

    “好的,好的。”男服务员短暂的收回视线,可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看向后视镜。

    面包车里坐着好几个混混头子,除了副驾驶上的老太太,这车里都是道上的狠人,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平日里谁也不服谁,但自从韩非上车之后,大家就变得十分老实,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是某公司在组织团建。

    车内的气氛有些凝重,没人敢开口说话,韩非倒是很享受这样的氛围,一车人都是社恐的话,互不打扰,那反而会很自在。

    半个小时后,面包车开到沙河源,他们关掉了车内的灯,缓缓接近住宅区。

    深夜的沙河源不再显得干净整洁,处处都透着一种诡异,与其说这里是富人区,不如说更像是一片巨大的坟场。

    “需要我们跟你一起吗?”

    “不用。”

    男服务员表现的很积极,但韩非却直接拒绝了对方:“你们留在这里接应我,不要离老人太远,也不要随便下车。”

    穿上黑雨衣,韩非拿着包裹进入沙河源。

    白天有保安把守的大门,晚上却变得黑漆漆一片,一个活人都没有。

    向前走动,韩非发现小区附近的监控当中全部藏着一只血红色的眼珠,只要发现移动的东西,那眼珠就会盯上对方。

    “设计的还挺人性化。”

    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力,韩非之前记住了所有监控的位置,再加上有这场暴雨帮忙,他很轻易的就潜入了小区。

    “所有建筑都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地下水脉就是它们的血管,将它们串联成了一个整体。”

    一进入沙河源,韩非的许愿罐里就传出异响,枉死者在低声咆哮,仿佛快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怨气。

    “再忍一忍,很快我就会让你们把所有怨气释放出来。”

    商场老板现在还是受人尊敬的慈善家和企业家,拥有神龛的保护,这就是不破金身,但要不了多久,整个沙河的人都能看清楚商场老板的真面目。

    到时候,就该轮到商场老板还债了。

    来到九号区域,韩非刚过去,楼道门就自己打开,它好像一直在等待韩非一样。

    进入楼道,阴暗的台阶上蹲着一个老人,他脸色苍白,看着有些吓人。

    “大爷,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找到了。”韩非此时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内心还有些骄傲。

    他从雨衣下面拿出布袋,翻找到了老人一家的团圆照。

    看到照片,老人脸上满是惊讶:“想要取照片只有进入井中,那口井凝聚着数不清的恨和仇怨,只要触碰到水面就会被拖拽进去,你是怎么做到的?”

    “确实非常危险。”韩非脑海中闪过了厨师的身影:“我算是有贵人相助吧。”

    “贵人相助?”老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之前只是想要找个借口脱身,没想到你真会把照片带回来。”

    “我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韩非将合照递向老人,可对方却没有伸手去接。

    “这张合照对我全家来说无比重要,我会好好感谢你的。”老人示意韩非跟着自己,他们一起进入了十九号房间。

    屋子里不断传出做饭、做菜的声音,听着很热闹,可进入房间之后,入目的是阴冷破败的客厅和一桌子腐烂发臭的饭菜。

    老人领着韩非来到卧室,他们站在床边,面前是七张黑白遗照。

    看到韩非进屋,遗照中的人像眼珠转动,默默地盯着韩非。

    凌晨两点多,韩非跟一个鬼站在一排遗照面前,画面竟然出奇的和谐,他的存在也不显得突兀,可以说是完美融入其中了。

    “你抓着遗照一角,我们一起把它放到供桌上。”老人似乎是担心吓到韩非,用满是眼白的眼珠给了韩非一个鼓励的眼神。

    “好的。”依言照做,在韩非把照片放在供桌上的时候,所有遗照都开始褪色,浓浓的怨气从房间各个角落涌出。

    惨叫声、骨骼碎裂的声音、血液滴落的声音,全部在韩非耳边响起,他好像重新体验了一遍死者在砸车祸发生时的那份绝望。

    天旋地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可就算这样心里依旧担忧着坐在车里的其他家人。

    那种担心和牵挂将所有遗照连在了一起,慢慢的,一条条手臂从遗照当中伸出,他们一起抓住了韩非带来的全家福。

    痛苦的嘶吼声响个不停,遗照中的人似乎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才能从中走出。

    他们的身体被一遍遍撕碎,但没有一个人松手。

    “一家人当然要在一起才行,这是我们最后的愿望。”

    老人的手也触碰到了全家福,他们连带着整个房间沉积多年的阴气一起进入了合照当中。

    供桌上的七张遗照里没有了人影,韩非身边的老人也消失不见,整个房间的温度在慢慢回升,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

    低头看向全家福,照片里的人笑的十分开心,他们好像还在跟韩非打招呼。

    “现在我应该可以将他们带出这个房间了。”

    收起全家福,韩非又准备去找谷老板的弟弟,可他进入那个房间后却发现不对劲,屋内所有照片都被毁掉,弟弟的卧室也被清空。

    “你来晚了,昨晚太阳落山的时候,那个姓谷的恶魔来过一趟。”

    老人的声音突然出现,把韩非吓了一跳,他差点就直接拔出往生刀了:“大爷,你下次从全家福里出来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我怕误伤到你。”

    轻轻点头,老人继续说道:“谷老板的弟弟知道了太多秘密,必须要挫骨扬灰、魂飞魄散,他才能睡的安稳。看来他最近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担心事情暴露,所以才会这么做。不过你也不用同情他弟弟,恶魔的弟弟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思路清晰,最关键的是他对谷老板非常了解,两人以前可是最好的朋友。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去他家里看看,我来为你开路。”老人一家获得了自由,他现在心情极好,如果不是韩非还活着,他都想要把韩非也当成自己的家人了。

    暴雨倾盆,电闪雷鸣,韩非穿着雨衣在黑夜中前行,两边是正在慢慢异化的建筑群。

    在老人一家的庇护下,并没有什么鬼怪来找韩非的麻烦,他们很顺利的从九区来到一区。

    就算今夜下着大雨,一区也有保安在巡逻,可能是因为局势比较紧张的原因,仅仅是谷老板的住宅区附近就安排了两队保安。

    “保安比平时多了很多,不过又有什么用呢?”韩非戴上了兽脸面具,在他准备杀进去的时候,老人却阻止了他。

    “别冲动,你有没有发现你们老板的住宅很像是一座放大的神龛?”老人拦下了韩非。

    “神龛?”

    “对,保安只是用来给外人看的,想要进入你们老板的房间,必须要破坏神龛才行。他修建的整个沙河源住宅区就是仿照水井和神龛的,沙河源中心的人工湖代表着水井,所有富人居住的建筑代表一排排货架,而占据龙头的一号区一号楼则象征着神龛。”老人在沙河源生活了很久,清楚谷老板暗地里做的那些肮脏事。

    “那家伙好大的手笔啊!”

    “人的贪欲是无限的,他已经不满足交换幸运和金钱,他想要自己成为神。”老人满是眼白的眸子盯着远处的住宅:“现在有两种方法可以进入他的房间,第一是破坏神龛本体,第二是破坏这里的地势,我们……”

    “我们从楼顶跳进去吧。”老人话没说完就被韩非打断:“我把百货商场里那神龛的顶给砸穿了,建筑顶部应该是个漏洞。”

    老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象征着神灵的神龛竟然被掀了顶。

    “你确定吗?”

    “我一锤子下去,它就穿了。”

    韩非和老人悄悄靠近那栋建筑,在放倒两位保安之后,韩非踩着监控爬上了谷老板独栋别墅的阳台。

    “住的真气派,他什么都拥有了,但是又什么都失去了。”

    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韩非撬开窗户进入屋内,他打量着屋内奢华的装修,很是感慨。

    “这么大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他不觉得孤单吗?”

    按照十三号房间女人给的提示,韩非一路向下,但整个房间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应该啊?”来到一楼,韩非小心避开屋内的监控,他四处查探:“旧货商店里的神龛有两个,真正的在地下,地面上是商场老板自己修建的。他这房屋修建会不会也是同样的逻辑?地面上是伪装,地面下才是他真正居住的地方。”

    韩非很擅长揣摩老板的想法,只不过别人揣摩老板想法是为了升职加薪,他则是想要把老板给送到地府进行改造。

    寻找了很久,在老人的帮助下,韩非终于发现了通往地下的暗道。

    掀开地毯,打开挡板,熟悉的扶梯出现在眼前,韩非都有种回到了地下库房的感觉。

    “好奇怪的气味。”

    韩非拿出手机照明,在打开手机的瞬间,他看见了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过。

    “大爷,你看清楚那是什么了吗?”韩非低声询问,可半天都得不到回应,扭过头才发现老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壮着胆子朝四周看去,整个地下被布置成了一个小型乐园,摆放着好多孩子的玩具,地上还扔着很多没吃完的零食。

    “谷老板为什么要在地下修建儿童乐园?他那种变态应该不喜欢这些东西才对。”

    继续往前,空气中的怪味越来越浓烈,韩非也慢慢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进食。

    牙齿不断咀嚼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韩非绕过一排电玩机后,发现角落里有一大团黑影在蠕动,那刺鼻的怪味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玩意?”

    拿起手机对准墙角,在冷光映照下,韩非看到了一个全身肿胀的怪人,他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他的手脚被铁链锁住,固定在墙边,四周扔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和肉类,他就粘黏在那个角落里,不断的吃着食物。

    慢慢靠近,埋头吃肉的怪物听见了脚步声,吃力的抬起头。

    韩非在看到对方的脸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怪物竟然长着和谷老板一样的脸!

    “不要杀他,这怪物叫做良知,他就是谷老板的良知。”老人再次出现,按住了韩非握刀的手。

    “我没想杀他,只是习惯性握刀。”韩非围绕着怪物走了一圈:“以前形容坏人都是说他良心被狗吃了,但这谷老板的良心估计狗都不会吃,太肮脏了。”

    “再脏,我们也要带他走。”老人试着去触碰锁链,可看着普普通通的锁链上却蕴含着神龛的力量,差点伤到老人。

    “还是我来吧。”拿出往生刀,韩非将锁链斩断,然后单手将谷老板的良知拖拽到一边:“这东西要怎么带走?”

    “别着急,这地下乐园不是给良知修建的,乐园里应该还藏着一个怪物。”老人和韩非在房间里找了好久,最后发现了一块松动的地砖。

    他们将地砖搬开,在幽深黑暗的密闭空间里,关着一个又聋又瞎,没有鼻子,脸上只有一张嘴巴的小孩。

    那孩子骨瘦如柴,蜷缩在黑暗当中,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

    “找到了。”老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个小孩就是真相,他曾是谷老板的亲生骨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