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69章 是韩非,不是悍匪啊(5200求月票)

时间:2021-11-01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本来准备进店的老太太,一个愣神,现在已经被韩非背出了百货商场。

    她抓着手中包裹,有些不知所措。

    “阿婆,你别紧张,你救过我一命,我当然不会伤害你。”韩非在确定神龛里的怪物暂时不会出来之后,他将老太太放下。

    双脚落地,老太太转身就走,她颤颤巍巍,走的还挺快。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韩非把手轻轻搭在了老人肩膀上:“我给你看样东西,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帮你取来的。”

    老人连连摆手,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直到韩非从袋子里取出了一张黑白遗照。

    余光扫向遗照,昏花的老眼在看到照片中的男人后,便再也无法移开。

    老人的世界似乎变得一片寂静,她什么都听不到,浑浊的眼眸,一直注视着照片上的人脸。

    “我儿子,这是我儿子……”

    “百货商场老板害死了他,将他困在你每天祭拜的神龛当中,把他做成了一个封存怨气的井盖。”韩非不想隐瞒,把真相告诉了老人:“所谓的做一千件好事就能找回自己的孩子,这不过是谷老板的谎言,他用你的善行来为自己积德。”

    “这是我的儿子,他都长这么大了……”老人抬起手臂,颤巍巍的手轻轻触碰遗照中的人脸:“天这么冷,他还穿这么薄,我给他织了好多毛衣,是不是织小了,是不是穿不上了?”

    老太太年龄大了,平时跟人交流都十分困难,现在她的情绪又极度激动,根本听不进韩非的话。

    “阿婆,你的孩子就算死后也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想要让他解脱,必须要毁掉神龛。”

    “毁掉神龛我儿子就能回来了吗?”满是老茧的手托着遗照底部,老太太抬头看向韩非。

    嘴巴微微张开,韩非到嘴边的话却无法说出口,他不想欺骗一个善良的老人。

    毁掉神龛,在那谁都未曾到过的明天,老人的孩子真能回来吗?

    见韩非没有说话,老人双手托着自己儿子的遗照,朝着马路那边走去:“我要回家,带我儿子一起回家。”

    韩非撑着伞追了过去,他很贴心的将伞都移到了老人那边。

    雨越下越大,但老人却好像听不到一样的,抱着遗照往前走。

    记忆世界的夜晚无比危险,韩非离开百货商场后也不敢随意走动,只好跟着老人。

    在被雨幕笼罩的城市里,大雨声淹没了一切,连那些异化的怪物都很少再出现。

    老人的身体不太好,年龄也大了,她走一段距离就需要休息片刻。

    就这样走走停停,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老人忽然抬起头,询问韩非:“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雨太大了。”韩非五感远超常人,可就算这样他也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有人在喊我……”老人突然变得有些着急,她抱着那张遗照不断的朝四周看去。

    韩非也觉得奇怪,周围一切正常,连异化的怪物都没有。

    “你是不是听错了?”韩非看向老人,他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了那张遗照,照片里的男人不见了。

    “妈!”

    一个声音在路对面响起,老人和韩非一起看去,遗像中的男人正靠着路灯站立,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不断的朝老人招手:“雨下太大了,你赶紧回家!不要乱跑!我明天就回去!”

    男人的声音在雨幕中回荡,老人站在原地,望着路的另一边,一动不动。

    “我一点都不冷!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快就回去了!”男人脸上带着笑容,他摆完手后,转身从路灯下离开,走进了黑暗当中。

    韩非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出现,在男人消失之后,他又看了一眼遗照。

    遗照当中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只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不再阴郁,照片表面也多了一些水珠。

    “阿婆,你儿子很快就会回家的,不要担心他了。”韩非轻声开口,老人却依旧望着路对面,她的目光好像一直停留在路灯上:“你怎么了?”

    老人揉了揉眼睛,擦去脸上的雨水,怔怔的指着雨幕中的路灯。

    “那是月亮吗?”

    韩非不清楚老人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或许老人心中很清楚自己孩子已经不在人世,她只是一遍遍的在欺骗自己,当最亲近的人真正出现时,她甚至怀疑是自己因为太过思念出现了幻觉。

    “阿婆,在我大哥回来之前,我先陪着你吧。”韩非将老人背起:“等毁掉了神龛,他肯定会回来的。”

    现在所有人的命运都已经改变,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韩非觉得至少在这记忆世界里,他要帮老人弥补心中的遗憾,就当是报答老人曾经救过他的恩情。

    一老一少在大雨中前行,共同打着一把伞。

    说来也奇怪,整座城市异化的越来越严重,但却没有哪个鬼怪去找老人的麻烦。

    背着老太太的韩非也感觉轻松了很多,心情数值都没怎么掉。

    走过大路,拐进小巷,快要到老人家的时候,韩非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他接通电话,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李龙、李虎全都不见了!他们好像是被什么人给劫持,你最好尽快来西城区一趟,我们当面商议。”

    韩非听声音感觉有些耳熟,他很快记了起来,给他打来电话的人叫做蛇哥,正是西城区那帮混混的老大。

    “李龙身上被七指留下了印记,我本来还准备明天再去找他,看来我还是迟了一步。”

    “你对七指他们很了解?”蛇哥老谋深算,他语速很快:“自从七指和八指消失之后,西城区就开始不断发生怪事,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有好几家商户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派手下去寻找线索,但过去的兄弟都没有再回来。”

    “别轻举妄动,你们不是十指的对手。”

    “十指?他们果然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的变态杀人魔团伙。”蛇哥恨得咬牙切齿,他话语中透着一丝焦急和不安。

    韩非作为演技大师已经摸清楚了蛇哥现在的心理状态,他试探着询问:“如果只有李龙和李虎失踪,你应该不会专门打电话邀请我去西城区,你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失踪了?”

    听到韩非的话,蛇哥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没错,我唯一的女儿也失踪了,那群杀人魔现在已经把屠刀对准了我……”

    蛇哥话还没说完,手机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后好像有茶杯被打碎。

    “该死的,知道这暗室地址的不超过三个人,他们是怎么找到的?”蛇哥神情变得更加紧张,他仿佛交代后事一般,抓紧时间对韩非说道:“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你有对付那些疯子的方法,你帮我解决掉那些疯子,要什么我都给你!”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西城区。”

    “我在茶楼安排好了手下接应你,我已经活够了,但请你一定要救出我女儿!”脚步声逼近,蛇哥立刻挂断了电话。

    “十指的动作好快。”韩非在听到老板说的那些话时,就预感到了蛇哥会出事,因为这个混混的名字里也带有动物,按照老板的意思,蛇哥也是供桌上的祭品之一。

    “李龙、李虎、蛇哥、裴羊……十指是在跟谷老板争夺祭品?”韩非又想起了一个人,他试着去拨打黄鹂的电话,过了半天,电话居然接通了:“黄姐?你醒了?”

    韩非十分惊讶的开口,可片刻后手机里却传出谷老板冷漠平淡的声音:“黄鹂还没完全醒来,我和医生正在讨论怎么救治她。”

    “老板辛苦了。”

    “你那边好大的雨声,你现在没有在店里吗?”谷老板语气稍微出现了一点变化。

    “商场外面的广告牌被大雨冲倒了,我正在想办法给它立起来。”

    “不要管那些东西,马上回店里,你看看店里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放心吧,老板,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问题!”韩非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还是觉得不踏实,你今晚不要再离开商店半步。对了,你没有进入地下库房吧?”谷老板莫名感觉有些不安,他又多问了韩非一句。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今晚商场里来了两个奇怪的客人,他们身上刻印着人头一样的纹身,一直在店门口徘徊,感觉不像是好人。”韩非一边回忆,一边跟老板汇报。

    “又是人头纹身?!”谷老板的情绪明显变得急躁起来:“今晚不要营业,马上关门,你就在店里好好守着就行。”

    “那两个人好像还没走,我要不要去把他们赶出商场?”

    “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关店吧。”谷老板十分肯定的说道。

    “好的。”挂断电话,韩非背着老太太准备去西城区,一点要回商场的意思都没有。

    老太太拍了拍韩非的肩膀,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阿婆,报喜不报忧,这也是一种职场技巧。我凭借着自己总结出的这些经验,已经毁掉了好几个行业了……”

    冒雨前行,他们走了很远才遇到一辆出租车。

    为防止司机是鬼假扮的,韩非把许愿罐和遗照都放在了副驾驶上,一双双眼珠子时刻监视着对方。

    结果对方一路飞驰,潜力被激发,仅仅用了十几分钟就开到了西城区。

    “果然是因为我和老人在一起的原因,这些鬼怪都没有异化。”

    下了车,韩非背着老人进入荒凉的西城区,他穿过一个个建筑工地,最后来到茶楼。

    推开房门,灯光瞬间亮起,几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从单间内走出,为首之人韩非见过,就是上次一直跟在蛇哥旁边的服务员。

    “别激动,是蛇哥打电话让我来的。”韩非抬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我们没有激动,只是觉得……”男人是真没想到,韩非会大晚上背着一个老太太跑到帮派据点里:“没事,蛇哥已经跟我们说了,让我们无条件配合你。”

    “咱们现在还有多少兄弟?”

    “现在能立刻赶过来的只有三十多个,等天亮我会通知各个据点,大概能凑够一两百人。”男服务员拿出自己的手机:“另外还有一些已经金盆洗手的老成员也会帮我们,他们四散在沙河附近,就像失踪的李龙和李虎一样,平时充当眼线,关键时刻都会回来的。”

    “人还挺多,那我就放心了。”韩非将老太太放在暖气旁边,又给老人拿来了毯子。

    “我们现在已经联系不上蛇哥了,他很可能已经遇到了那一伙人。”男服务员和茶楼里的兄弟们都很着急,他们对蛇哥是忠心耿耿。

    “急也没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蛇哥已经被那群疯子抓走了,他们知道了暗室的位置。”韩非在桌子上寻找起纸张和笔。

    “槽!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过去啊!”

    “跟他们拼了!我的命是蛇哥给的,出来混要讲道义!”

    几个大汉呜呜喳喳的喊了起来,韩非却只是摇了摇头:“你们这样是救不了蛇哥的,反而还会害死他。”

    站起身,韩非走到男服务员面前:“蛇哥既然让你们全部听从我的指挥,就是因为他知道只有我可以真正把他救出来。我对那帮疯子很了解,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不是蛇哥,而是百货商场的谷老板。”

    “谷老板?”茶楼里的几个人疑惑的看着韩非:“这跟谷老板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换一种简单的方式帮助你理解,沙河发生的所有不幸都是因为谷老板,那些疯子变态则是他的手下,但因为分赃不均,他们产生了内讧。”

    “黑吃黑啊?”

    “但你们要记住一点,不管是谷老板,还是那群疯子,他们都会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杀死蛇哥,所以我们要做好同时对付他们双方的准备。”韩非在屋子里走动,寻找着纸和笔。

    “那群疯子会和商场老板死磕,我们就先让他们互相消耗,暗地里去找他们的弱点。”

    “变态杀人魔好对付,因为人人都知道他们凶狠疯狂;真正难缠的是谷老板,作为沙河最出名的慈善家和企业家,人人都拥戴他、尊敬他,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他觉得我们是杀人犯,就算我们没有杀人,也会被普通民众误解,彻底陷入的被动。”

    “那我们该怎么办?”男服务员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

    “你们让一部分兄弟盯住十指,记得千万别靠太近;剩下的人全部去散播谷老板做假慈善、逼死自己妻子、独吞朋友财产和谋杀亲弟弟的消息。”韩非扮演过小说家蜘蛛,为了演好那个角色,他也学习了一些写故事的本领。

    “大众最喜欢听的、看的都在这里,你们就按照我写的去做。”韩非找到纸和笔,将谷老板的累累恶行写下。

    “这就可以了吗?”男服务员本来都做好了去拼命的准备,现在却放下了刀片,拿起了剧本。

    “口说无凭当然不行,我们现在就要去把证据拿到手。”韩非的目标是毁掉神龛,想要毁掉神龛,就要先毁掉最大的获利者谷老板。

    当他是知名的慈善家、企业家的时候,他说的很多话都会有人相信,但如果他变成了一个杀人魔和怪物,那他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人们憎恶。

    “在祭品收集齐之前,蛇哥不会被活祭,他现在暂时还安全,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去寻找真相。”

    “你确定能找到谷老板做那些事情的证据?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好人。”男服务员读了韩非写的剧本后,他感觉毛骨悚然,世界上应该不可能有这么残忍变态的家伙。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真相本身就长着一张嘴巴。”韩非脱下湿透的衣服,在怨念井水的刺激之下,他身上的鬼纹全部浮现了出来。

    那一刻也把在场的混混吓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纹身!

    一个普通店员会有这样的纹身?

    换上蛇哥年轻时的黑色风衣,韩非望着自己被鬼纹缠绕的手臂,脸上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开车,我们今夜去沙河源。”

    给黄鹂打电话时,韩非意外得知老板在医院,他应该是担心最后一个“祭品”被十指抢走,但这正好给了韩非机会。

    “沙河源?那可是沙河最富一批人住的地方。”男服务员一开始担心韩非不适应他们的风格,现在他又开始担心韩非太过疯狂,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别问那么多,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韩非将往生刀藏入衣服,他站在窗户旁边,外面是狂风骤雨和压抑到无法呼吸的夜色。

    “好的,好的。”男服务员低下了头,就算是蛇哥年轻的时候也没有韩非这种气质,那种狠辣和疯狂甚至不敢让人直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准备车!”

    小弟们全都跑出房间后,男服务员又有些后悔,他独自站在韩非旁边,发觉自己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

    “你很热吗?”

    “没有,不热。”男服务员擦了擦额头,很小心的问了一句:“上次走的太匆忙,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我叫韩非。”

    “好名字,太贴切了。”男服务员称赞完后,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您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我看您不太像是普通的店员。”

    “你的问题好多啊。”韩非转过身,闪电正好划过窗口,他盯着男服务员的脖颈说出了一个比较少见的职业。

    “屠夫,午夜屠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