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63章 唯一成为神龛主人的方法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坏人一定会死,但不一定会死在好人前面。”

    韩非不断用往生刀斩断从男人嘴里涌出的头发:“我看你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强烈的恨意,你哥哥把你害成了这样,你的眼中好像只有后悔,没有仇怨。”

    “他曾给过我选择,但我选择了错误的选项。”男人竭力转动头颅,他看向了盯着木板的窗户:“很久没有开口,我都已经忘了怎么跟人交流,感觉好像回到了很小的时候,我性格腼腆内向,长得像个小女孩,见到陌生人就紧张。”

    “那个时候我常常跟在哥哥身后,他性格与我正好相反。自尊心很强,不喜欢听从别人的命令,做事特别有主见。”

    “我一直将他视为我的榜样,对他言听计从,直到后来有一天,哥哥在家里烧什么东西,不小心让火在屋内蔓延。”

    “浓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飘的到处都是,我当时被锁在了屋子里,不断的哭喊,已经被吓的完全崩溃。”

    “那个时候是哥哥砸开房门救了我,火虽然是他放的,但被大火严重烧伤的我也是他救下来的。”

    “发生火灾后,我们就搬家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爸妈对哥哥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动不动就呵斥和打骂。”

    “我哥是个极度骄傲的人,他甚至有点病态,总觉得自己没有错。”

    “在一次争吵中,他离开了家,此后他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家门。”

    “我爸妈其实后悔过,试着去找他,但根本找不到。”

    “过了几年,老人家打听到他在南方开了一家小店,想要去看看他,可谁知道在路上就出了意外。”

    “我时隔很久再见到哥哥是在父母的葬礼上,哥哥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他的眼眸像是深不见底的井,他的脸上堆满了虚假的表情,他好像戴着一张已经无法摘下的面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哥哥已经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又过了几年,哥哥从南方回到了沙河,他混成了大老板,但却孤身一人。”

    “他主动找到了我,那热情激动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在金钱的诱惑下,我开始帮他做事,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也慢慢知道了他的很多秘密。”

    “我哥总是无条件的信任我,什么都给我说,我以为这是亲人的特权,后来我才知道,他在见到我的那一天,就已经计划好了我的结局。”

    “遇见我哥后,我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拥有了声望、金钱、旁人无数羡慕的眼光。”

    “我不再介意哥哥身上的变化,慢慢的变成了和他一样的人。”

    “一年又一年过去,哥哥的生意忽然变得难做起来,没有任何征兆,感觉就像是好运全部花完了一样。”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夜里我们兄弟两个在喝闷酒,哥哥忽然带着几分醉意开口,他说小时候放的那把火差点将我害死,还让我毁了容,他想要送我一个礼物作为补偿。”

    “他把我的手机、房门钥匙和钱包全部夺走放在桌上,然后对我说,现在他可以给我两个选择:第一马上离开沙河,不能带走所有跟他有关的金钱和物品;第二听他说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我以为他当时是喝多了,根本没在意,所以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哥哥把他最后的秘密告诉了我,他带我来到了一口水井旁边,让我去水井里找到自己的照片。”

    “我在那水井里找了很久,什么都没有找到,最后只看见自己的身体在不断下沉。”

    “没错,我看见另一个我在下沉,只是那个我没有佩戴假发,头顶狰狞的疤痕全部露了出来。”

    “我开始感到害怕,恐慌,在完全被黑暗包裹住的时候,哥哥才将我从水中捞出。”男人盯着韩非手中的那顶假发,脸上露出了很瘆人的笑容。

    “开始我以为自己是死里逃生,但我想要开口感谢哥哥时,头发却从嘴里冒了出来。我惊恐的看向自己,原来我的一切都已经被扔进了水井当中,只有一段模糊的意识残留在哥哥很早以前赠送我的假发上。”

    “我记得当时哥哥冲着井边的神龛说了好多话,他似乎在央求神灵带走我的意识,作为交换他会把更多的放入井中。”

    “再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家里,被死死固定在这房间当中,继续享受着大家‘羡慕’的目光。”

    听完男人的话,韩非低头看向外卖箱,他只是根据房东戒指的提示,从地下库房里拿出了阴气最重、最方便携带的几件东西,没想到这些东西背后都牵扯着人命。

    “地下库房每一个货架上都至少有一件散发阴气的旧货,商场老板是有意在收集这些旧货。”

    二手超市只是一个幌子,一切都是在为那座神龛服务。

    韩非认真思考了很久,最后一次帮助男人斩断嘴里冒出的头发:“这个悲剧该结束了,你现在甚至怀疑你哥最先杀死的人,是你的父母。”

    “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你哥。”韩非将往生刀压在了男人脖颈之上:“我来这里不是听你回忆过去的,你知晓你哥所有的秘密,应该也知道如何来帮他解脱吧?”

    “杀了他,解决不了问题,因为那神龛和水井还在。”男人惨笑着,摇了摇头。

    “你是让我毁掉神龛?”

    “你可以毁掉商场里的那个神龛,但你怎么毁掉人们心中的神龛?只要还有人相信把重要的‘东西’丢入井中就能获得等价回报,那神龛就会永远存在。”男人的目光从假发上移开,牢牢的盯着韩非:“就算我哥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他?”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所有知情者都干掉?”韩非思考方式比较直接,他的属性点全部加在了体力上。

    男人没有回话,过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你记住一点,你能知道神龛的存在,不是因为我哥选中了你来当店员,而是那神龛感知到了你们是一类人。”

    “总之,现在的办法是干掉所有相信神龛存在的人,等全部干掉之后,我再想办法毁掉神龛。”韩非重复了一遍任务顺序。

    “或许你可以用更委婉的手段,比如说让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相信神龛的存在。”男人语速很慢,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

    “没有人相信神龛的存在?”韩非的表情十分诧异,要知道这整个记忆世界当中,唯一真实存在的就是神龛。

    他要在一个完全虚假的世界里,否定唯一的真实,这似乎也是神龛主人曾经的愿望。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抱着成为神龛主人的想法,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成为神龛新的主人。只有让所有人都遗忘它,才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和一个新的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