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62章 坏人可以活到最后?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老人看着木桌上并排摆放的遗照,他脸上的皱纹挤在了一起。

    “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只不过在愿望实现以后我才发现,原来害死我全部家人的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十九号房间住满了厉鬼和游魂,他们生前忙碌在不同的地方,死后因为某个共同的羁绊都回到了这个房间。

    “你说我怎么会不恨他?”

    已经过去了很久,但老人眼中的恨意没有丝毫减少,被最好的朋友彻底背叛和出卖,这是老人心里永远的执念。

    “老爷子,如果你想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那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韩非提着外卖箱坐在老人旁边,如果有人在窗外面看见这一幕,可能还会觉得无比和谐。

    “商场老板的运气是跟一口水井交换来的,对他来说越是重要的人能够交换到的东西就越多,他靠着那口井一路顺风顺水,遭遇失败就去献祭别人,但现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亲近的人了。”韩非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前段时间旧货商店的员工一个接着一个死去,十分频繁,但老板的生意却没有任何好转,那口井已经无法再提供给他任何帮助了。”

    “像他那样自私的人,迟早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最后在孤独中凄惨死去。”老人的目光慢慢从遗照上移开,看向了韩非:“我很想帮你,但我的家人无法离开这个房间。”

    “不能离开?”

    “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在放弃所有希望的时候,他将我带到了百货商场。说是想要让我看看我们一起打拼下来的产业,实际上他是想要让我去看掀开神龛上的黑布。在那座神龛的见证下,我亲手将家族所有人的合照丢进了井里。他说只有这样,所有迷路的孤魂才能重新聚在一起。不过相应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他们永远无法离开这个房间,只要踏出房间半步,灵魂就会被吸入那口水井当中,成为神龛的养料。”

    老人一家的恨意聚集在一起异化后非常恐怖,但单独一个人的话还不如六指的孩子可怕。

    “如果我将水井当中你们的合照拿回来,你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韩非隐约记得自己昨晚看见水井里飘着好多照片,其中就有老人一家的合照:“我可以拼上这条命去帮你们取回合照,让你们永远自由。但等我拿回合照后,希望你们也可以和我一起去找老板复仇。”

    老人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他那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韩非看了很久:“屠龙者也会成为新的恶龙,希望你到时候能做出和他不一样的选择。”

    低沉的话语中似乎蕴含深意,这记忆世界好像就是由一个个不同的选择构成的。

    “那您是答应了?”韩非提着外卖箱站起身:“我尽量在明天早上把那张合照给你带来。”

    目的已经达到,韩非起身和遗照打招呼,然后准备离开。

    “等一下。”老人将手中的信封举起:“你就不好奇这里面写着什么吗?”

    “我不好奇信里写着什么,但我知道商场老板很看重那封信,里面肯定有对他不利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我带在身边不方便,所以物归原主是最保险的做法。”那封信已经严重腐烂,字迹模糊不清,冒然去拆开,反而会破坏信件。

    “这封信里残留着你们老板最后的一丝忏悔,他在信里跟我提到过一个女人的名字,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叫做徐梦,特别喜欢穿裙子。你们老板还把她生前最喜欢的一条裙子收藏在家中,不过在我被带去百货商场水井那里时,我看见那条裙子也被扔进了井中。”老人今天似乎说了太多的话,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身上的血管仿佛缠在皮肤上的细小锁链一样。

    “徐梦……”韩非在百货商场三楼见过一个不断试穿裙子的女人,她好像就是商场老板的前妻:“明白,我会尽量把裙子和照片一起取出来。”

    “不止是她。”老人抬起手指:“我看你包裹里还有一顶假发,你们老板的弟弟生前就佩戴着一顶假发,他负责帮你们老板组织各种慈善活动,没过几年就在沙河源全款买了新房子。”

    “商场老板还有弟弟?可我记得他一直是一个人。”

    “他的弟弟也没有逃过他的毒手,你可以拿着那顶假发去沙河源四区十号看看。”老人拿起地上的一片粽叶,看着上面的血色脉络,伸手轻轻拂过,好像在触碰自己孩子的皮肤:“这片粽叶你拿着,或许能帮你一些忙。”

    “好,我现在就过去。”

    韩非记住了老人的话,立刻动身。

    走出住宅楼,当阳光重新照在身上的时候,韩非心跳终于恢复正常。

    那一家人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如果不是最后老人出现,他可能已经被撕成碎片了。

    “感觉就跟走钢丝一样,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韩非觉得自己以后不做演员的话,真的可以考虑去当警察,他要是去做卧底,不用同事们出手,过几天应该就能混成帮派小头目,再过几个月说不定就能带着大家去自首。

    有意避开监控,韩非提着外卖箱直接来到了沙河源四区十号,这栋建筑周围种了特别多的小白花。

    现在是冬天,韩非印象当中没有哪种小白花会在冬天绽放。

    更诡异的是,他两只眼睛看到的截然相反。

    右眼之中是满地素雅的小花,左眼当中却看到了一片在晃动的婴儿头骨。

    “这花有点邪气。”

    继续往前,韩非走到楼道口的时候,发现一个中年女人站在花园里修剪花草。

    “阿姨,能帮我开下楼道门吗?”韩非有些吃力的提着外卖箱,停在中年女人旁边。

    “我不住这栋楼,我只是看这里的花草无人打理,所以过来给它们浇浇水。”阿姨人很好,说话也轻声细语的,特别温柔:“你是不是看错地址了?我记得这栋楼没有住人。”

    “不可能啊?”

    “这栋楼最早的主人是一个很年轻的富豪,他特别有爱心,帮助了许多孩子,跟他哥哥一起成立了慈善基金会,但老天不长眼,他三十岁生日那晚溺水身亡。他哥哥悲痛欲绝,专门保留下了这栋房子,用来纪念自己唯一的亲人。”中年女人很是同情对方:“哎,很多被他帮助过的孩子,长大后都又回到了这里,拿了各种东西想要祭奠他,但他的哥哥坚决不让孩子们破费,只是让他们在房子前面种一朵花。久而久之,这栋楼成为了沙河源最美的楼。”

    中年女人很是健谈,不断为韩非介绍着房屋主人以前做过多少好事,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

    “做了三年慈善,然后全款买了沙河最贵的房子,确实挺厉害的。”韩非等中年女人走后,独自来到楼道门口。

    之前黄赢从浅层世界给他带过开锁的技能书,韩非也利用闲暇时间研究过,他本准备观察一下门锁类型,尝试使用开锁技能,但谁知道只是轻轻一拽,门就开了。

    看似结实的铁门并没有上锁,一直是虚掩着的。

    “商场老板的弟弟一直在的帮他做慈善,他的房间里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从外面看,这栋楼是整个沙河源最美的建筑,但进入楼道后,随处都能看见凋零的白色花瓣和发臭的各类杂物。

    “商场老板让被帮助过的孩子在这里种花,他是在寻找新的交易目标吗?”

    捡起地上一片残破的花瓣,韩非右眼看到的是花,左眼看到的是一只白色的飞蛾。

    “真是个疯狂诡异的世界。”

    来到十号房间,韩非刚抬起手准备敲门,防盗门就自己打开了。

    “有人?”

    提着外卖箱停在门口,韩非正在犹豫要不要直接进去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啪!”

    顺着声音看去,挂在客厅里的相框摔在了地上,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落在了韩非身前。

    照片上站着两个长相和气质都完全不同的男人,其中个子比较低的是商场老板,另一个男人长得眉清目秀,但脸上有一块皮肤明显和其他皮肤颜色不同,似乎是在不正规的医院里做过植皮手术。

    “他就是谷老板的弟弟?”

    从外卖箱里取出那顶假发,韩非将门拉开,把半边身体探入屋内。

    装修相当豪华的客厅里,挂满了一个男人的照片,他似乎特别的爱美,又好像对自己的脸非常不满意,每张照片上他的脸都不太一样。

    “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吧。”一个非常疲惫的声音从房间深处传来,声音的主人就好像患有重病一样。

    “打扰了,我有件东西想要送给你。”

    踩在落满灰尘的地板上,韩非还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一缕黑发从卧室的门缝处挤出。

    “来这里,我在这里。”那声音听着很奇怪,仿佛说话的人嘴里不断涌出什么东西。

    卧室的门缓缓打开,可走出来不是屋主人,而是一捆捆脏兮兮的黑色头发。

    “帮帮我,我无法呼吸了,我的肚子里不断的长出头发,帮帮我!”

    黑发贴着墙壁,如同洪水一般漫过走廊,冲向韩非。

    “我只是送外卖的,理发可要另外加钱。”房东的戒指没有反应,韩非胆子变大,他握紧了那把无刃的刀。

    “往生!”

    常年昏暗的阁楼里终于照进了阳光,韩非踩着黑发来到卧室门口。

    手起刀落,黑色的“河流”被瞬间斩断。

    一步不停,韩非逆流而上,抓住了被淹没在黑发当中的男人。

    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韩非在男人身上感受到了痛苦和后悔,却没有感受到一丝恨意。

    “你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居然内心没有恨?”

    男人的实力大概就相当于刚刚成型的怨念,这让韩非找回了自信。

    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欺负的,韩非试着想要将他拖拽到客厅,可男人的头发已经和整个卧室长在了一起,斩断之后,很快又会长出新的。

    “谢谢你,我已经感觉好多了。”男人只要张嘴说话,嘴里就会冒出头发,他骨瘦如柴,肚子却高高鼓起,十分畸形。

    “你就是百货商场老板的弟弟?照片里的你英俊潇洒,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男人有气无力的扫了一眼韩非,沉吟片刻后问出了第一个问题:“我哥死了没有?”

    “你们还真是兄弟情深,一开口就问这么直接的问题。”韩非摇了摇头:“他如果死了,我就不会来找你了。”

    “还没死吗?他把妻子、孩子、最好的朋友、唯一的亲人全部推进了井里,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能活着?”男人躺在床上,双目无神,他的头部有一道十分明显的伤疤,好像是被火烧灼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