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61章 阴债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商场老板突然打来了电话,这是韩非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有种黑帮小弟弃暗投明,结果在和警方接触时收到老大最后警告的感觉。

    此时十九号房间里的一家人也都处于发狂的边缘,如果老板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不对的话,韩非很可能会被这家人直接撕碎。

    “接?还是不接?”

    在韩非犹豫的时候,一张苍白稚嫩的脸已经看到了韩非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

    这个电话对屋里死者有特殊的意义,仅仅只是看到它,所有“人影”就开始疯狂异化!

    仿佛植物根茎一般的黑色血管,带着浓浓的臭味从几人身体里爬出,蔓延到整个房间当中。

    木桌上的七张遗照里传出哭声,照片里面所有人脸都流出了血泪,他们注视着韩非,肿胀的眼珠子里满是恨意。

    原本冷清的房间变得“热闹”,餐桌上那一盘盘腐烂发臭的饭菜被涂抹上了鲜艳的血色,双腿拖着血管的孩子在屋里跑来跑去,巨大的电视机屏幕上也出现了图像,开始播放节日祝福视频。

    红红火火的背景当中,浑身都在流血的人们坐在桌边,是告别,也是最后的团聚。

    房东戒指发出清脆的声响,戒指上的裂痕有扩大的迹象。

    “这一家人的恨意太浓烈了。”韩非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有事吗?”韩非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

    “店里出事了,你现在马上过来。”谷姓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他还是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说话,平时这老东西都会佩戴上伪善的面具,故意表现的平易近人。

    “谷老板?”韩非站立在异化的房间当中,脚下是涌动的血管,头顶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但他却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我在送外卖,可能没办法立刻赶回去。”

    “裴羊失踪了,店里面各种货物扔了一地,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谷姓男人声音阴沉可怕。

    如果只是裴羊失踪,店老板根本不会如此生气,店里肯定是丢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今天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裴羊就来找我交班了,当时店里正好有一位特殊的客人。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服,身上纹着人头纹身,他进店后也不说话,就一直站在商店最里面那座神龛旁边。”

    “他有没有掀开神龛上的黑布?!”手机里老板的声音瞬间变大。

    “没有,不过他想要购买那个神龛,还说已经跟裴羊商量好了。”韩非所说句句属实,没有任何挑拨离间的意思:“怎么了?难道那个神龛出问题了?”

    “神龛还在,但里面的东西被偷走了,昨晚的监控也被人提前动了手脚。”老板的声音慢慢压低:“你……昨晚去地下库房了吗?”

    “进了两次,主要是为了补充外面货架上的商品。”韩非第一次进入确实是为了补充商品,裴羊不敢进入地下,所以他接班的时候货架上很多地方都是空的。

    “那你在地下库房里有没有看到一个装满粽叶的篮子?那篮子里面装有一封我恩人寄给我的信件。”谷姓男人一直在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平静的去询问韩非。

    “信件?”韩非没有回答见过,也没有回答没见过,他看着被厉鬼拿在掌心的信封,语气中满是疑惑,仿佛第一次听说地下库房里还有这东西。

    “算了。”商场老板似乎是害怕暴露出更多东西,不再继续追问:“你尽快来商场,这边人手不够。”

    商场老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屋子里所有厉鬼连最后的人形都无法保持。

    从这一家人身体里涌出的血管将他们串联在一起,编织成了一个血肉囚笼,将韩非禁锢其中。

    笼子慢慢缩小,无法形容的恨意已经到了临界点,所有的仇怨即将全部爆发出来。

    “你那边杂音好多,怎么感觉那么吵啊?”老板话语中透着一丝不耐烦,他今天遇到的糟心事已经够多了,正在气头上。

    “可能是我手机质量太差了。”韩非把手机举过自己头顶,任由那一张张脸靠近自己的手机,他现在就希望这几个厉鬼能顺着电话线过去弄死老板。

    “在我这里好好干,发了工资,换个新手机吧。”商场老板现在没时间跟韩非瞎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确定通话结束之后,韩非将自己的手机放在地上:“你们刚才也听到了,我冒着生命危险才把那封信拿给你们,我是真的想要帮你们。”

    大部分危机都可以转化为机遇,只要不怕死状太惨的话。

    韩非在来之前是没想到这家人的恨意会如此恐怖,他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资深玩家了,时刻注意着心情数值和房东戒指预警,稍有不对他就会立刻撤退,但他没料到刚才还风平浪静,突然间就会刮起“恨意”的风暴,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韩非并没有放弃希望,王平安昨晚也曾来这里送饭,那个存在智力缺陷的外卖员对于这个扭曲的世界来说,就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

    十九号房间里的厉鬼不仅没有为难他,还把他安全送出了小区,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十九号房间当中的厉鬼还保留着一丝理智。

    韩非已经十分谨慎了,他是考虑了方方面面各种情况,结合了自己和非正常“邻居”共处的丰富经验,这才做出了亲自上门的决定。

    可就算如此,现在他仍旧身处险境。

    仿佛人皮一般的粽叶和那封书信对厉鬼的刺激太过强烈,紧接着他们一家又听到了商场老板的声音,这就好像是往纸堆里丢进一把火,然后为了灭火又浇了一锅油。

    “商场老板说你们是他的恩人,可现在他住着大别墅,子孙满堂,产业无数,但你们一家却沦落到了如此地步,你们真的甘心吗?”

    “我还听那老畜生说,他准备把沙河源这栋没人住的建筑推掉,到时候你们连死后团聚的家都没有了!”

    “这唯一的根一旦被斩断,你们一家人还怎么聚在一起?”

    “生前没有团聚是一种遗憾,死后也永远无法见到家人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你们聚在一起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韩非苦口婆心,认真为几位家人分析现状。

    “商场老板时日无多,他需要某种东西续命,现在是他最疯狂的时候,也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把握住这个机会,可能悲剧就会再一次重演。”大师级演技被韩非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他站在血色囚笼中不甘的吼道:“绝望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你们以为现在已经经历了所有的痛苦,但命运会告诉你们,如果不去抗争,还会发生更加痛苦和绝望的事情!”

    手指挥动,韩非从物品栏里取出沾满毛发的锁链,他双手握紧锁链,赤红的眼瞳,死盯着那一张张遗照:“我也被商场老板当做了目标,那所商店里下一个死去的人就会是我,但我没有别的选择,我的母亲还在医院里等待我筹集救命钱,我不可以就这样死掉,我不会向那个披着人皮、喝着人血的慈善家屈服!你们有家人需要守护,我也有唯一的亲人要去拯救!”

    一声声近乎失控的吼声当中,浸透了绝望的泪水。

    握紧了锁链的双拳里,攥着对命运的不甘!

    就算是被厉鬼环绕,陷入了必死的绝境,韩非依旧站直了身体,没有后退一步。

    他知道自己的身后还站着神龛主人的母亲,而母亲的身后就是深渊,倘若他往后退,那守护自己后背的母亲也会一起跌落。

    这种感觉常人或许没办法完全理解,但在死后才团聚在一起的厉鬼却深有体会。

    他们同样都是受害者,同样都有家人要守护,还有同样的遭遇和同样的敌人。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随后客厅紧闭的防盗门被打开。

    之前和韩非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出现在门口,他手里提着一个空的黑色塑料袋,浑浊的眼睛看向了卧室。

    轻轻叹了一口气,老人朝着卧室走来,每走一步,附近地板上的血管和污迹都会瞬间消失。

    “把信给我吧。”

    老人进入卧室的时候,房间里那阴冷的气场被打破,几乎完全异化的厉鬼慢慢恢复正常。

    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好像才是沙河源十九号房间真正的主人。

    惨白的手指将信封递给了老人,他拿着那封信,陷入了沉默。

    十九号房间逐渐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区别只在于,卧室门口多了一个沧桑的老头。

    “这封信是你们老板写给我的,年轻的时候,我一直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

    “后来他独自去外地闯荡,还开起了商店。”

    “大概有十年没有联系,他又突然回到了沙河,邀请我一起做生意。”

    “刚开始生意很好做,他手非常的旺,干什么都能成,我押上了全部家当跟他一起,也确实收获了很多。”

    “可惜,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所有从他身上得到的好处,都需要加倍奉还。”

    老人不再开口,他好像一瞬间老了很多,独自坐在卧室床上,目光怔怔的看着桌上的一张张遗照。

    “我真的把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但他却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件商品。”

    “我俩的生意红火了几年后,突然一切都变得难做了,他天天找我喝酒,总是说要向我借一样东西,但却又不明说借什么。”

    “没过多久,帮我打理生意的大儿子失踪了,二儿子和小女儿在端午节这天回来看我,结果他们两家人都出了车祸。”

    “那天过节,我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等到了半夜,最后等到了一个又一个噩耗。”

    “我悲痛欲绝,住了院,生意全部交给我最好的朋友打理。”

    “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了,每天除了护工之外,只有我最好的朋友回来看我。”

    “他帮我找了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可我的身体还是一天不如一天。”

    “活着对我来说已经是件很吃力的事情了。”

    “慢慢的,我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浑浑噩噩,这位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在那个时候又找到了我。”

    “他说自己有办法能让我和家人团聚,但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心如死灰的我相信了他的话,借给了他最后一样东西——我的生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