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60章 鲜肉粽子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在生与死的磨炼当中,韩非的演技已经到了一种特殊的境界。

    他穿上外卖员制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演,可看着就和入行多年的外卖员一样,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眼神和气质,都无可挑剔。

    经过保安亭的时候,值班的保安不仅没有阻拦,甚至还给了韩非一瓶水。

    进入沙河源住宅区,这里是沙河环境最好的地方,小区内就像是一个公园。

    “老板住在一号区域,订白米饭的那户人家住在九号区域。”

    整个沙河源被分为九个区域,一到四号在右边,五到九号在左边,右边明显要比左边热闹一些。

    按照订餐地址,韩非来到了小区最深处的一栋住宅楼,这周围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提着外卖箱,韩非走上台阶,按下了楼道口的电子门铃。

    叮咚、叮咚的声音不断响起,可楼内却没有一个人出来。

    “整栋建筑外表看着和小区里其他建筑没什么区别,附近的草地和花园也每天都有人打理,但楼内好像没有多少人住了。”

    拿出手机,韩非拨打了订餐者留下的电话号码,手机那边一直是忙音,没有人接通。

    “这楼道门上了锁,昨天晚上王平安是怎么进去的?谁给他开的门?”

    韩非正在外面发愁的时候,楼道里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他有些诧异的抬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拿着手机缓慢下楼。

    “他就是订餐的人?订餐的人还活着?”

    现在是中午,但楼道里昏暗的有点不正常。

    老人走到一楼,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朝着电话里说了一句:“你们如果实在太忙的话,今年过节就别回来了,我一个人住也挺自在的。”

    说完,老人挂断了电话,他走到楼道口,朝外面看了一眼:“你找谁啊?”

    “我是送外卖的。”韩非的电话依旧没有拨通,但老人那边已经结束了通话,订餐者应该不是他,刚才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

    “外卖?”老人盯着韩非看了半天,才将楼道门打开:“进来吧。”

    “谢谢老伯。”韩非提着外卖箱刚准备进入楼道,一股阴冷的风就迎面吹来,他打了个寒颤。

    “小伙子,楼内住户差不多都搬走了,这是谁家点的外卖啊?”

    “地址上写的是沙河源九号区,四楼,门牌号是十九。”韩非拿出自己手机,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

    “四楼?”老人本来准备往外走的,可听到韩非的话后,停下了脚步:“你是不是送错了?四楼没有住人啊。”

    “可人家填写的就是这个地址。”

    老人没有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继续朝楼下走去。

    “嘭!”

    等韩非走到三楼的时候,一楼传来了房门闭合的声音,有人好像把楼道门给锁上了。

    “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房东的戒指没有任何反应,心情数值也正常,韩非重新调整好状态,直接来到了四楼。

    沙河源的高档住宅区普遍都不怎么高,这种小楼一共也就五层。

    “有人在家吗?”

    站在401房间门口,整个楼道里都是韩非自己的回音。

    “你的外卖到了。”韩非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楼道里比刚才暗了好多,楼外面阳光明媚,楼内却阴冷潮湿。

    “请问有人在吗……”韩非话没说完,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王平安?这小子为什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接通电话,韩非还以为王平安出了什么事情,但电话那头王平安却一句完整的话也不说,只是不断的傻笑,把韩非都笑的心里有些发毛了。

    “平安,你还好吧?喂?喂!”

    手机信号突然变差,在一阵沙沙的电流声过后,电话被挂断。

    拿着手机,韩非还在思考王平安为什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韩非屏住了呼吸,这次是订餐人给他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韩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全神贯注去捕捉话筒那边的所有细微声响。

    淘米的声音,切菜的声音,油炸东西的声音,还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手机那边的订餐者好像正在厨房里,忙着张罗各种饭菜。

    “不对啊。”

    手机里面传出了各种声音,但是韩非趴在门上却没有听到屋子里面有任何声音传出,感觉就好像手机里和屋子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找错地方了?”

    订餐者给韩非打了电话,可是他却一句话都不说,韩非也不敢挂断。

    就这样持续了十几秒钟,韩非在手机里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菜快齐了,准备开席吧。”

    “二哥,咱爸还没回来,他刚才好像出去买东西了。”

    “家里啥都不缺,他又要去买什么?”

    “应该是去买肉了。”

    “肉已经够多了,咱们先把冰箱里的冻肉吃完,买那么多浪费啊!”

    “爸想吃的是鲜肉粽子。”

    “什么鲜肉不鲜肉的,你去端菜,我去把咱爸叫回来。”

    手机里传来了脚步声,那声音距离韩非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房门口,紧接着手机里传来了开门声。

    在门锁扭动的时候,韩非面前的防盗门也在同一时间打开了。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杂音,看着眼前缓缓打开的房门,韩非下意识的握紧了外卖箱上的带子。

    房门打开的瞬间,电话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韩非拿着手机站在房门口,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进屋。

    “我还专门挑选了中午这个阳气最足的时间。”

    沙河源九号是高档住宅,房间非常大,内部装修也十分豪华,只是屋里落满了灰尘,明显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你们订的外卖到了。”韩非一步步进入屋里,他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已经干瘪的水果,再扭头看向餐桌,那上面摆着各种各样腐烂发臭的饭菜。

    “做了这么多菜?感觉有点像一家人过年团聚。”

    单手提着外卖箱,韩非走到餐桌旁边,他正想查看一些桌上的饭菜,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注视着他。

    转身朝旁边的卧室看去,韩非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那卧室的木桌上摆着一排黑白遗照!

    照片中男女老少全都有,他们此时都在盯着客厅里的韩非。

    倒吸了一口凉气,韩非摸了摸房东的戒指,喉结轻轻颤动。

    他强忍着恐惧,将卧室门彻底推开。

    这房间窗帘紧闭,格外的昏暗。

    停在桌子旁边,韩非打开外卖箱,将老太太的包裹拨到旁边,然后把那一盒盒米饭摆在遗照前面。

    “我无意冒犯,只是想将白米送到,你们喜欢吃这家饭店的米,以后我可以专门帮你们送,把厨子给你们绑过来也行。”

    似乎是因为太过害怕和紧张,韩非在拿米的时候,“不小心”把老太太的包裹弄开了,情书、粽叶,以及那封写着赠故友的信全部掉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是第一天上班,有点紧张。”

    韩非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他慌乱的开始收拾,可当他准备去捡起那封赠故友的信时,有一只苍白的手提前将信封捡起。

    顺着那只手向上看去,卧室门口站着一个个面无表情、皮肤毫无血色的人,他们直勾勾的盯着韩非。

    “嘭……”

    客厅的防盗门慢慢关上,一张张惨白的脸靠近韩非。

    “等、等一下!”韩非拉开了外卖员制服上的拉锁,又拉开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最里面的旧货商场店员制服。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来帮你们报仇的。”

    韩非不露出那件旧货商店制服还好,看见那件衣服,屋内气温瞬间将至冰点,房东戒指散发出的寒意也如同刀片一般刮着韩非的手指。

    “粽叶、信件都是我带出来的,商场老板下一个要杀掉的就是我!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横竖都是死,不如让我自己死的更有价值一些。”看到十九号房间这些人影的反应,韩非已经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他酝酿好了感情,正要开始说话,但谁都没想到的意外出现了。

    韩非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低头看去,一个号码打了过来。

    那电话号码韩非曾经看到过一次,两天前他借用黄鹂手机给王平安父亲打电话时,偷偷翻看了黄鹂的通讯录,这个号码也在黄鹂的通讯录中出现过,而黄鹂给对方的备注是——老板。

    “商场老板这时候打过来了?他难道已经发现神龛出问题了吗?”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接听键,韩非犹豫了,当着受害者们的面接通电话肯定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