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43章 命运的转折点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系统的提示音让韩非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第一次见到能够直接提升玩家属性的增益状态。

    这也不能说他少见多怪,以前他都是把诅咒当做祝福来用,这次真的获得了祝福,所以多少有些惊讶。

    “心情数值降低速度再次变慢,这个很容易理解,但那个世界异化速度变慢是什么意思?这个世界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危险和糟糕?”

    韩非眼中的世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这个系统提示让他留了一个心眼。

    病床上的女人太过虚弱,她的手臂无法长久抬起,在轻轻抚摸过韩非的脸颊之后,她有些不舍得放下了自己的手。

    “是我拖累了你,作为一个母亲,我能给你的全部,仅仅只有一个祝福。”

    “这已经是我这辈子收到过最好的礼物了。”韩非总感觉女人似乎记得一些事情,他轻轻帮女人盖好被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些遗憾不会再发生了。”

    没有在继续停留,韩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要弄清楚世界异化到底是什么意思,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起身离开,韩非在关上病房门的时候,隔着玻璃窗户又朝里面看了一眼。

    回想着女人脸上的微笑,他隐约明白了一些东西。

    “对于神龛主人来说,这整个世界最后的一点点牵挂应该就是自己母亲,所以她的祝福才能对我有这么大的提升。”

    从这一刻起,韩非算是彻底获得某种认可。

    “考虑的怎么样了?”谷姓男人和他的四个保镖也站在病房门口,男人的手中拿着一张卡,似乎只要韩非答应下来,男人现在就会去把韩非欠的医药费全部补上。

    “谢谢您的好意,但这份恩情我现在承受不起。”单薄的肩膀承受了太多的压力,韩非“崩溃”了,他为了不让自己母亲担心,甚至强忍到走出病房才敢袒露自己的“脆弱”。

    打开脑海中大师级演技的开关,韩非将一个迷茫绝望男生的一切完美还原。

    他拒绝了谷姓男人的救助,神龛主人的遗憾已经被弥补了五分之一,这个记忆世界受到了影响,谷姓男人也可能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

    为了不让谷姓男人察觉异常,为了麻痹对方,韩非只能最大限度的去还原神龛主人。

    从每一个微小的表情,到眼底的痛苦,商场老板把韩非的所有绝望看在眼中,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也许某一天他也会体验同样的绝望。

    连续几次被韩非拒绝,谷姓男人一点也没有生气,他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变化:“我的承诺永远有效,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随时来找我。”

    说完之后,谷姓男人准备离开。

    走出了几步之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又朝着韩非说道:“我听朱威说你家本来筹集到了一些钱,后来你爸将那些善款全部偷走了?”

    不幸的事情被反复提及,这让韩非有种自己被扒光了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感觉。

    “是的。”

    “你可以去沙河下游的西城区看看,有位员工好像在那里见过他。”商场老板咳嗽了好几声,他脸上溃烂的皮肤浸出了血。

    见他这样,旁边的保镖立刻走来,将其护在了中间。

    “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那边比较乱,你最好等调休的时候带上朋友一起过去。”

    商场老板在保镖的陪同下离开了,在他走出医院的时候,初阳正好照进了神龛主人母亲的病房。

    第二个夜晚安全度过,韩非看着商场老板离开的背影,他脑中出现了一个疑惑——商场老板真的会好心告诉自己父亲的位置?

    韩非现在对商场老板十分警惕,他怀疑神龛主人经历的一切都是商场老板所为,换句话说,神龛主人是一个人造的悲剧。

    把他当做手心玩具的不是命运,而是商场老板,那个姓谷的病秧子。

    “我拒绝老板之后,他还好心告诉我父亲在哪?这里面会藏着什么阴谋?”

    如果老板真是好心,那他早就应该告诉神龛主人父亲的位置,而不是说先假惺惺的做一出戏。

    “我好像忽略了一些事情。”

    靠着病房门,韩非仔细思考,老太太的儿子也曾在旧货商店工作,但结果是她的儿子被神龛吃掉了,店老板还好端端的活着。

    神龛主人现在一步步进入了老板的圈套,但这次的结果却是神龛主人彻底占据了神龛,成为了最邪恶的不可言说。

    深层世界当中任何一个不可言说的存在,都是无比狡猾和恐怖的,他们擅长玩弄所有负面情绪,痛苦和绝望只是他们点燃恨意黑火的燃料。

    这样一位不可言说的存在,怎么可能永远单纯善良?

    韩非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满是细小伤痕的手上,遗留着无形的血迹。

    如果他没有去改变,此时的神龛主人手上已经有了一条人命。

    “神龛主人后面一定发生了某些大的转变,他从最开始的善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直接反噬了商场老板。这应该也是他的遗憾,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影响他命运的转折点到底在哪里。”

    韩非小心翼翼,避开了无数危险,这才仅仅只帮助神龛主人弥补了五分之一的遗憾。

    真正令神龛主人后悔终生的事情应该还没有发生,或者说马上就要发生了。

    “恨意是成为不可言说的必经之路,神龛主人的恨会来自谁?放高利贷的混混?商场保安?不公的命运?还是那个偷走了家里救命钱的父亲?”

    缓缓闭上眼睛,韩非回想着自己进入记忆世界后看到的一些事情。

    在做玩具任务时,他接触到了一个残忍杀害妻子和孩子的凶杀犯,间接致使其死亡。

    接着是十指成员之一伪装的护工,他把自己的妻子常年关在家中,现在韩非都不知道他的妻子到底是死是活。

    最后是黄鹂,韩非偷看了黄鹂的手机聊天记录,黄鹂的丈夫不断家暴她,离婚后依旧扬言要杀她全家。

    韩非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些全部联系起来,但现在好好回想一下,这个世界是神龛主人的记忆世界,记忆世界是存在主观记忆意识的。

    不管是杀人犯,还是黄鹂的老公,他们的存在似乎都受到了神龛主人某些惨痛记忆的影响。

    这是神龛主人的记忆世界,这个世界里可以看到所有人的故事,却唯独找不到神龛主人自己封存的内心。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正在异化的世界不正是神龛主人内心的写照吗?

    所有的遭遇,所有的经历,其实都是答案。

    从开始的第一件小事起,韩非就已经走在了神龛主人的心路上。

    “商场老板想要引诱我做某些事情,这件事或许本不该现在就提出来,但他没想到我会拒绝他的好意。”韩非很肯定,商场老板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

    “看来我要尽快去一趟沙河西城区。”韩非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一面神龛主人的父亲,他感觉神龛主人命运的转折点应该就在他父亲身上。

    “一个坚信光明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彻底放弃希望,全身心的去拥抱黑暗?”

    急匆匆离开了医院,韩非和两个混混来到公交车站,三人这个组合吓的路人都不敢随便靠近。

    “百货商场离这里没多远,我们直接走回去就可以了,难道你是准备直接回家?”李龙现在对韩非有了全新的认识,他知道韩非不容易,态度也和缓了很多,但债还是要催的,不然自己没办法跟其他人交代。

    “刚才谷老板说我父亲在西城区出现过,还说那地方比较乱,你们了解那里吗?”韩非看向李龙、李虎。

    “你也上了一晚上班了,不回去睡觉吗?”李虎苦着一张脸,韩非的生活作息把催债的都拖垮了。

    “我们先过去看看,如果能找到我父亲,你们的钱我立刻就能还上!”韩非十分肯定。

    听到可以还钱,李龙开口了:“西城区是最落后贫困的一个区,几年前那里开始推进旧城改造,聚集了大量流浪者和临时工,也滋生了很多‘害虫’。”

    “害虫?是像你们这样的人吗?”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还是很有原则的。”李虎嘀咕了一句:“虽然我们以前的老窝也在那里。”

    “带我过去吧,找到人之后,钱我连本带息一起还。”

    在韩非的强烈要求之下,李龙和李虎决定带韩非去西城区看看。

    “别的人欠了钱都是躲着我们走,你倒好,主动要去我们人手最集中的地方。要不是知道你确实缺钱,我真怀疑你是警察。”李虎和李龙露着纹身坐在韩非两边,三人乘坐第一班公交车赶往西城区。

    随着时间推移,公交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但韩非他们所在的最后一排却一直空着。

    在行驶到一半的时候,韩非看见有位腿脚不好的大爷上车,他起身准备给大爷让座,结果最后又被大爷生生按回了原位。

    公交车行驶了三十分钟后,韩非他们终于到了地方。

    一下车韩非就看见了道路上被风刮起的灰尘,这里全都是正在修建的建筑,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工地和贴满拆字的建筑。

    “等会如果见到了我的同事们,希望你能多少给我们一些面子。”李龙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请求,如果被人知道韩非是主动过来的,那他们兄弟俩就真不用在道上混了。

    “没问题,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给足你们面子,也希望你们能发动人手,帮我找到我爸。”韩非拿出自己的手机,翻找相册。

    本来韩非只是想要找出一张神龛主人父亲的照片,方便李龙寻人,但找着找着韩非有了意外的发现。

    手机相册里有他母亲的照片,也有他父亲的照片,可是为唯独没有神龛主人自己的照片,所有合照也全部丢失,拍摄的视频里也没有神龛主人自己的身影,甚至连他的声音都没有。

    “这一点倒是值得注意下。”

    韩非先将神龛主人父亲的照片发送给李龙、李虎,在两人确认收到照片后,韩非就开始低调了起来,他不想打草惊蛇。

    “西城区虽然流浪者很多,不过有新面孔出现,我们也会留意的。”李龙走在前面,领着韩非穿过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进入了后面的巷子。

    他们没走多远就听见了惨叫声和求饶声,李龙让韩非先停下:“前面有个倒霉蛋被抓住了,我们最好先别过去。”

    过了大概半分钟,惨叫声停止,巷子拐角处走出了好几个拿着钢管的男人。

    他们当中为首那人跟李龙一样高,但要比李龙壮很多,他直接把钢管缠在了手上,钢管前端还有大量血污。

    见那一帮人过来,李龙很自觉的避让开了,李虎有些不服气,但现在也只能忍着。

    “不要招惹他们?”

    不用李龙提醒,韩非也不会随便动手,他站在墙角,靠着墙壁,心里想的是快点找到神龛主人的父亲。

    本来双方也不会发生冲突,可那帮人在经过韩非身边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为首男人有些奇怪的打量着韩非:“新来的?”

    韩非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非常慌张和害怕,求助一般的看向李龙。

    知道无法避开,李龙开口了:“他欠了蛇哥的钱,被叫过来还债的。”

    “别紧张,我又不会抢你们的货。”为首的男人抬起手臂,染血的钢管指着李龙:“你脸上的刀疤真丑,有机会我帮你对称一下。”

    男人说完之后,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都笑了起来。

    李虎想要说话,但是被李龙挡住。

    “真废物,怪不得会被打成这样。”见李龙不敢反抗,他们也觉得无趣,慢慢悠悠的离开了。

    为首男人笑的肆无忌惮,他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转身的时候,韩非的目光瞬间发生了变化。

    “人头纹身!”韩非双眼死死盯着为首男人的后颈,那里纹着两张栩栩如生的人脸:“他也是十指之一?”

    看到人头纹身之后,韩非心中的杀意冒了出来。

    仅仅只是一面之缘,他已经把对方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