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330章 最接近恨意的灵魂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反正已经是不死不休,韩非没有必要再让庄雯的人性手染鲜血。

    拿过满身死咒的婴儿尸体,韩非身上冒出狰狞的鬼纹,他的手臂血色流淌,五根手指牢牢的握住了往生屠刀。

    午夜屠夫,杀生本就是他的职业。

    “这世间的苦对他来说太过沉重,我来让他解脱。”

    一只只手抓住了刀柄,璀璨明亮的刀锋成为了死楼当中唯一的火光。

    手臂挥落,人性最美好的力量在锋刃之上张开了双臂,轻轻抱住了那个被囚禁在绝望深处的婴儿。

    “斩!”

    薄如蝉翼的刀锋划过尸体胸口,一个个漆黑的文字如雪水消融,贯穿了尸体的诅咒针线被斩断,这把锋利无比的刀最终落在了那片残缺的蝴蝶翅膀上。

    不远处的跳楼鬼全身涌出大量死咒,她的眼珠都已经被染成了黑色,此时的她完全被恶意包裹,每一寸皮肤上都沾染着死意,散发出腐烂的臭味。

    她不顾一切的冲向韩非,同一时间在一号楼外面也传来了尖锐的叫声,就好像有一个人的心口突然被刺入了一把刀。

    “你不是最讨厌这样的人吗?为什么你还要成为这个模样?”

    小小的人性挡在韩非身前,她张开了手臂,望着比她庞大十几倍的巨大鬼影,不躲不闪。

    跳楼鬼在某种力量的支配下,已经忽视了自己的人性,她碎裂的手臂直接拍下,无数的死咒砸向了小女孩和韩非。

    也就在这个时候,往生刀融化了死咒,斩入那片残破的蝴蝶翅膀当中!

    妖艳诡异的花纹在刀锋下破碎,那蝴蝶翅膀就像是一把锁。

    在它被往生刀斩碎的时候,跳楼鬼、离婚母亲、针筒女和小女孩的心口全部流出了血,禁锢她们内心的东西被斩碎,她们的身体表面不再出现死咒,被压制的某种微妙联系缓缓浮现在几份记忆当中。

    血肉模糊的手掌停在了小女孩的头顶,满身死咒的跳楼鬼,伸出去的手臂正在一点点被折断,她痛苦的尖叫和哀嚎,嘴里不断发出嘶吼声,双眼流淌着血泪,明明是一号楼最强的鬼,却无助的像是个被铁链锁住脖颈的孩子。

    死咒依旧在和跳楼鬼争夺着身体,象征着仅存人性的女孩抓住了跳楼鬼,她很快就被甩开,当她再次爬起时,针筒女和离婚母亲也走了过来。

    她们的身体渐渐出现了相同的部分,脚踝上冒出了一圈伤疤,身上散发出浓烈臭味,头发披散开,心口流着血,眼神空洞茫然,已经麻木到忘记了疼痛。

    一只只手抓住了跳楼鬼血肉模糊的身体,死咒蔓延到了所有人的身上,被跳楼鬼触碰到的人都会死,这就是她身上的死咒!

    满含死意的恶毒诅咒钻进离婚母亲和针筒女的心里,与其说是她们被跳楼鬼杀死,不如说是她们放弃了自己。

    在记忆消散的最后时刻,那些涌入她们身体的黑色诅咒文字染上了她们的血,沾染上了她们的记忆。

    当死咒重新回到跳楼鬼身体时,她分散的记忆和意识重新融合,她四分五裂的身体和面目全非的脸都在一点点恢复,露出她原本的样子。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你,你只有自己。”

    最后象征着庄雯人性的小女孩也张开了手,她就像是孩子抱住了失散的母亲,跑进了跳楼鬼的怀中。

    在被死咒抱紧的时候,融入了跳楼鬼的身体。

    记忆的最后一片拼图终于完整,跳楼鬼身上密密麻麻看了让人心惊的死咒之下,悄然浮现出了一张女人的脸。

    她没有继承母亲的美丽,却拥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气质,青涩的脸颊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扭曲。

    随着韩非抽出往生刀,在那具婴儿尸体和蝴蝶的翅膀一起化为飞灰时,冲霄的恨意从跳楼鬼身上爆发而出,好像一把将要劈开死楼的刀刃!

    满身的死咒变成了黑色水,混在血里滴落在地,跳楼鬼残缺不全的身体变得完整,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也已经恢复正常。

    现在的一号楼里没有了那个清道夫跳楼鬼,多了一个散发着无穷恨意的庄雯。

    低垂的头慢慢抬起,庄雯望着楼道尽头的窗户,她完全变为黑色的眼睛似乎在盯着某一个东西,片刻后,她全身流出了黑色的血液,那刺骨的恨意扭曲了整条走廊。

    “父亲,你把我害的好惨啊!!!”

    一层层楼的玻璃被震碎,所有房门上的编号都开始流血,庄雯没有去看楼道里的任何人,她直接朝着楼下走去。

    所有被她走过的地方,全部出现了黑红色的污迹。

    来到一楼,她染血的手掌拍在上锁的楼道门上。

    刷着白漆的门板上冒出了色彩斑斓的蝴蝶花纹,庄雯嘴里发出刺耳的笑声,她沾着自己的血触摸那美丽的纹路。

    “母亲会变成疯子,是因为你。”

    “我会被折磨成动物,是因为你。”

    “我的孩子会死去,我没有了一切,也是因为你。”

    “父亲,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杀了你!”

    无边的恨意如同海啸,轰然撞击在楼道门上,跳楼鬼现在才是真正的突破恨意失败的状态,她和韩非之前见过的所有厉鬼都不同,那刺骨的恨意比畜牲巷所有的屠刀都要锋利,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拦住她。

    楼道门上的蝴蝶花纹一点点碎裂,就好像一双蝴蝶翅膀被慢慢揉碎。

    上锁的门被打开了,庄雯没有丝毫停留,直接进入了楼外的黑雾当中。

    雾气慢慢飘进楼内,韩非握着往生刀站在一楼,他想要阻止对方都找不到机会。

    “庄雯嘴里的父亲肯定不是驱魔师,难道她的亲生父亲就是蝴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要对比庄雯尸体留下的所有信息,就能慢慢锁定蝴蝶在现实当中的身份!”

    以前的蝴蝶是一个迷,但现在韩非已经将这个躲藏在迷雾中的怪物逼到了某个区域内。

    接下来会是最凶险的时刻,只要不被那怪物吃掉,就有机会将它杀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