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280章 把诅咒当做祝福来用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我是金生认可的学院老师,只要他还保留有一丝理智,应该就不会伤害我。”韩非虽然心里也没谱,但在学生面前,他还是要表现的自信一些。

    跟随张冠行,韩非来到了医务室门口,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但每次推门的时候都还会有些紧张。

    张冠行很自觉的退到了旁边,他怕自己给韩非添乱。

    抓住医务室的门把手,韩非感觉自己好像握住了一块冰,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门把手上正在浮现出细密的文字。

    缓缓将门打开,一股无法形容的阴气如同寒潮般从屋内涌出,仿佛要冰封整条走廊。

    生命值开始下降,韩非身上的鬼纹被触发,他皮肤表面隐约有野兽的嘶吼声传出。

    勉强睁开眼睛,医务室内的场景让韩非感到震惊。

    墙壁、天花板、地砖,屋内每一寸空白的地方都被写满了黑红色的文字,那些字体蕴含着诅咒,仿佛一只只可怕的毒虫。

    而在所有字体的中央,在诅咒最浓烈的地方,站立着一个年轻人。

    他身材修长,皮肤苍白,干枯的血肉被蕴含诅咒的文字撑满,他的身躯已经被诅咒重塑。

    “金生?”

    眼前的年轻人和韩非印象当中的金生完全不同,之前的金生骨瘦如柴,体型在同龄人中偏矮,而现在的金生身体被诅咒重新塑造,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已经和满是诅咒的文字融合。

    现在的他,可以说本身就是一个恐怖的怪谈。

    一个由他自己讲述的,集合了所有恐怖故事的恐怖存在。

    束缚自身的锁链哗哗作响,金生转过身,他写满文字的眼珠看向了韩非。

    被金生盯着,韩非也不敢乱动,如果说以前的金生只是一个神经过敏的问题少年,现在的金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特别的人。

    上任楼长用自己的方法想要治愈金生,治疗了很久,金生依旧被困在自己的世界当中,走不出半步,因为记挂的太深沉,所以他根本忘不掉,那些记忆已经与他融为一体,根本不能剥离和隐藏。

    而韩非的方法则和上任楼长完全不同,他被迫进入了金生的噩梦里,在同样的局面下,带着金生被血污包裹的头颅走出了校园。

    本以为永远都走不出的绝望囚笼,结果就这样被打破,韩非的出现,让金生真正看到了一点希望。

    没有必要剥离过去,那些东西和自己是一体的。

    强行遗忘和剥离无果之后,金生选择了主动接纳和融合,他把自己讲过的所有恐怖故事全部填充进了自己的身体。

    如果这世上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自己成为一个世界。

    以前的金生一直以幼年的形象出现,他瘦弱的身躯可以躲在柜子当中,现在的他则是以青年的形象出现,身材挺拔,冷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久违的人情味。

    “杀死马满江之后,困住你的执念终于被击碎了吗?”韩非真心为金生感到高兴,现在金生散发出的气息很强,恐怕只有八位人体拼图案受害者融为一体,才能跟金生抗衡。

    金生没有回答韩非的问题,他的嘴唇刚要张开,就有携带着浓烈诅咒的文字爬出,他的每一句话里都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韩非现在很怀疑,金生讲的鬼故事恐怕会全部应验。

    他的管理者天赋很有可能就是,把虚构的怪谈,变为真实的存在。

    无法说话,也不能交流,金生只是默默的看着韩非,他的表情也没有发生任何得变化。

    看不出他是失去了理智,还是在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疯狂。

    别人见到这样的金生,估计会立刻离开不再打扰,但韩非不会。

    中了死咒,他的生命本来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现在他什么都不害怕了。

    “马满江已经死了,但他只是一个躯壳,真正把你害成这样的是蝴蝶,而它现在还活的很好。”说服别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告诉对方实情,韩非和金生的利益是一致的:“我现在准备朝着死楼前进,我想要进入死楼从根源上解决蝴蝶,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吗?”

    金生盯着韩非看了很久,然后他的嘴唇轻轻扬起,在他双手握紧的同时,屋子里爆发出彻骨的阴寒。

    铺满整个房间的文字全部变成了同样的一句话——蝴蝶一定会魂飞魄散,万死不得超生!

    狰狞的文字蕴含着最疯狂的诅咒,金生已经用实际行动给了韩非回应。

    黑红色的文字在滴血,隔着很远,韩非都能感受到了文字当中的恨意。

    “我靠近死楼会被蝴蝶发现,不过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你。”一行血字在韩非面前悄然出现,它们仿佛是用一根血丝串联成的:“想要杀死蝴蝶的不止你和我,暗中一直注视着你的人也不止我一个,等到蝴蝶的翅膀出现裂痕,血夜会在死楼降临。”

    金生的文字中带着独特的气息,仅仅只是阅读文字,就能清楚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情绪。

    “还有其他想要干掉蝴蝶的人?”韩非眼睛眯起,这对他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消息:“我今夜就会出发,开始朝着死楼所在的位置探索,六天之内必定会进入死楼。”

    得知韩非今夜就要离开之后,金生紧闭的嘴巴慢慢张开,他看着韩非身上的血色保安制服,缓缓说出了几句话。

    “在你走之前,我想要给你讲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随着金生开口,整个屋子里那些被诅咒的文字都开始流血和跳动。

    “忘了是什么时间,死楼里的一位保安失踪了。”

    “新来的那位保安,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

    “那个保安对谁都很好,他们相处的很融洽,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

    “但渐渐的楼内开始发生一些怪事,很多住户在午夜零点进入屋内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恐慌的情绪在小区当中蔓延,大家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那位保安的身上。”

    “可是调查和守夜都没有任何结果,小区里的居民越来越少,存活的居民在那名保安的陪同下想要逃离小区。”

    “那是最惊魂的一夜,尽职尽责的保安第一个失踪了,随后是大人,接着是小孩,直到最后的最后,仅剩下的那名住户快要逃到门口时,他忽然看到了早已失踪的保安。”

    “尽职尽责的保安,像往常那样带着微笑,拿着手中无刃的刀靠近。”

    “在刀锋刺穿了蝴蝶花纹的时候,那名住户看到了保安身后数不清的怨魂,他是一个隐藏很深的魔鬼,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杀掉了整个小区的人。”

    从金生嘴里讲出的故事,似乎会慢慢变为现实,这个能力会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某些变化,具体的情况韩非也不清楚。

    他只是看到金生讲完那个故事之后,屋内所有在故事当中出现的血字全部钻进了韩非的身体当中。

    那个恐怖故事藏在了韩非体内,既像是一种诅咒,又像是一种祝福。

    讲完那个故事之后,金生又陷入了疯狂的边缘,整个房间的文字都开始失控。

    阴冷恐怖的气息冻结了楼层,韩非也被金生推出了医务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