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139章 尸体上的电话线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302房客满是怨毒的眼睛被韩非合上,她的身体彻底化为了碎纸。

    在她魂飞魄散的时候,韩非脑海里突然出现了系统的提示声:“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店员萤龙身受重伤!请尽快找到他,否则任务将会失败。”

    “这个任务还有时间限制?”

    韩非原本还想要在房间里多搜查一会,但听到系统的声音后,他没有过多停留,拿起地上的那一盒刀片,走到了房门口。

    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房客们似乎早已习惯302房间里偶尔会传出的怪异声音。

    “安静的有点不正常。”

    302的房客死后,旅馆里就发生了某种变化。

    因为担心萤龙的安危,韩非决定不再耽误时间,他从灵坛当中找出304房的钥匙,来到了走廊最深处。

    钥匙插入锁孔,在房门打开的瞬间,304房间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那叮铃铃的声音打破了旅馆的死寂,整栋小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闪身进入304房,韩非拿起了床头柜旁边的电话。

    话筒那边传来微弱的喘息声,过了几秒钟,对方才开口说出了两个字:“快走……”

    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虚弱,韩非能听得出来这是萤龙的声音:“你在旅馆什么地方?”

    “不要跟我说话,不要回答,快走!”萤龙似乎是用最后的力量在挣扎,他说出这句话后,电话那边又传出了伤口被撕裂的声音。

    电话仍旧没有挂断,韩非在听到伤口撕裂声后立刻明白,此时萤龙旁边还有其他人在。

    是那个人拿着电话,折磨着萤龙,逼着萤龙开口。

    主动挂断了电话,韩非看了一眼嵌入了墙壁当中的红色电话线,那电话线就像是人体内的血管一样。

    “萤龙不让我说话,似乎只要通过电话跟人交流,就会沾染上某种东西。”韩非反应的太快了,他从进入旅馆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对电话起了疑心,现在再加上萤龙的警告,他已经确定旅馆里的电话肯定有问题。

    拿起刀片,韩非想要将电话线割断,可那细细的红色丝线竟然比他想象中坚韧的多,302房客的刀片根本无法将其割开。

    “哭,你试试能不能咬开它?”

    韩非正要尝试其他的方法,一张深红色的鬼脸探进了304房间当中,那人手里提着一个酒瓶,踉踉跄跄进入屋内。

    他在靠近韩非之后,突然加速,涨红的皮肤渗出鲜血,身体开始扭曲变形,犹如一滩血肉组成的烂泥。

    不用韩非开口,哭立刻对那醉鬼动手。

    哭是怨念,那醉汉只是被诅咒的遗憾,它根本无法伤害到哭,反而是它自己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照此下去,醉鬼被杀掉是迟早的事情,但韩非隐隐感觉不太对。

    那醉鬼的状态就和当初被纸人操控的萤龙一样,浑浑噩噩,失去了自身意识,不断发起进攻,想要和哭以伤换伤。

    在醉鬼快要魂飞魄散的时候,韩非脑海里又响起了系统的声音:“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店员萤龙自我意识即将崩溃!请尽快找到他,否则任务将会失败”

    系统的提示第二次响起,韩非看着快魂飞魄散的醉鬼,眼睛眯起。

    “系统第一次提示我萤龙受伤是在302房客被纸人吞食的时候,第二次提醒我萤龙自我意识即将崩溃,是在这个醉鬼快要被杀的时候,连续两次,不可能是巧合!”

    扫了一眼身后的电话,韩非脑子里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旅馆真正的主人是不是可以转移伤害?”

    韩非立刻让哭停手,他强行将电话线从电话上拔下,那接口处流出了血液,电话线末端长着一块和人体脏器很像的东西。

    “别管房客!我们去一楼!”

    韩非的记忆力非常好,他清楚记得自己刚进入旅馆的时候,店老板也在打电话,而柜台那电话的电话线一直延伸到了地下。

    “如果说电话就是旅馆内的诅咒物,那它藏身的地方应该是在旅馆地下!”

    想清楚了这一点,韩非抱着灵坛和哭一起冲出304房间。

    在他们往楼下跑的时候,整个旅馆所有房间里的电话全部响了起来,一扇扇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屋子里的房客就好像梦游一般从屋内走出。

    “不要管他们!”

    那叮铃铃的声音不间断的折磨着耳膜,韩非一口气冲到一楼,此时那个身穿雨衣的店老板正看着他怪笑。

    木质楼梯嘎吱作响,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一道道鬼影从楼上跑了下来。

    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这位客人,很不好意思,明天的这个时候你才能退房。”店老板掀开了雨衣帽檐,他脑壳上有一道明显的裂痕:“如果你非要提前退房的话,那我们也只能提前收取你的租金了。”

    藏在雨衣下的手缓缓伸出,店老板拿着一把剁骨头用的斧子。

    眼看着楼上的房客也在往下跑,韩非没有更多的选择:“李灾!”

    “要开饭了吗?”

    灵坛的裂缝里冒出一片阴沉的黑影,一个瘦高男人撕开了自己的肚子,那里还藏着另外一张脸。

    “让你弟弟出来!快!把这地板砸穿!”

    情况比韩非预想的还要危急,瘦高男人点了点头:“你最好站远点。”

    他身体弯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把自己的头送入了自己肚子里那张嘴中!

    这恐怖的场景甚至把旅馆里的那些鬼怪都给比下去了,韩非也没想到那兄弟俩融合的方式会如此可怕。

    肚子上的嘴巴咬断了瘦高男人的头颅,理智被吞掉,剩下的就是绝望和疯狂。

    黑影膨胀了一倍,满身横肉的李祸,宛如疯子一样开始疯狂锤击地面。

    三层小楼在轻轻晃动,下面被掏空的地板很快被李祸砸出了一个大洞。

    木屑纷飞,浓重的臭味从地下飘出,韩非捂住口鼻朝洞内看去,眼前的场景让已经身经百战的他都感到一丝后怕。

    旅馆地下是一个藏尸坑!

    一具具尸体相互拼合镶嵌在一起,它们的身体被血红色的电话线胡乱缠绕,有些电话线甚至洞穿了它们的皮肤,深埋在它们身体内部。

    “萤龙?”

    独眼店员被一具具尸体咬在中间,他用身体护着怀里的小孩和一具女性的尸体。

    那女性长得平易近人,紧闭着双眼,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但是她的身体却被数条电话线穿透,看着非常吓人。

    此时的萤龙也已经快坚持到极限了,他的意识在崩溃的边缘,仅剩下的那颗眼珠里满是痛苦。

    “帮、帮我……”

    萤龙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看见韩非,他那浑浊绝望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情绪,那种极少见的情绪让已经到达极限的他重新迸发出了力量。

    唯一可以活动的手臂抓住了护在怀里的男孩,他用最后的力气将那孩子扔出了藏尸坑!

    韩非接住小孩躲在旁边,已经失去理智的李祸直接跳入尸坑,它疯狂撕咬、拉拽着地下的尸体,但是所有的伤害最后好像都被转移到了萤龙的身体上。

    “电话线应该是桥梁,诅咒平摊了伤害,只有攻击诅咒物本体才可以破局!”

    李祸已经失控,哭守着四周,韩非现在能依靠的只有那纸人。

    打开物品栏,韩非将血红色的纸人拿在手中。

    鲜血流淌,他希望纸人钻进尸堆深处,但是纸人却只是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这纸人自我意识已经被毁掉,此时只是一个空壳。

    脑海里回忆起徐琴当初的话,韩非心中浮现出了徐琴那张美到病态的脸,当心中徐琴的脸和纸人的脸重叠之时,浓浓的血腥味飘散了出来。

    “去尸堆最深处!看看那一群尸体到底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滴血的纸人仿佛听懂了韩非的话,它摇摇晃晃走向尸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病态妖异。

    这是韩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试操控纸人,在操控的过程中,他大脑仿佛被针扎了一样,血色纸人曾经恐怖的经历疯狂冲击着他的记忆,两者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融合在一起一样。

    韩非现在终于明白了脑力的用处,如果不是他脑力初始就比较高,此时他根本无法长时间操控纸人。

    血红色的纸人一出现,旅馆里的气氛立刻就变得跟刚才不同了。

    尸臭味被血腥味压制,尸堆里的东西无法移动,它只能眼看着血色纸人顺着尸体缝隙钻进尸堆深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