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94章 危险游戏

时间:2021-10-30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母亲是家里年龄最大、阅历最丰富的,就算在这个满是鬼的房间里,她听到孩子的哭声依旧会跑出来查看,感觉她相比较来说还是蛮正常的,至少她仍旧会保护家人。”

    “毁容小孩看见我后会大哭大闹,家门口放着我的遗照,现在的我应该是鬼,小孩看见鬼会哭闹好像也正常。”

    “最后就是这个男生,他穿着病号服,还被限制了自由,看来他病的很重。在他的家人眼里,他应该是最不正常的。”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最不正常人在某些特殊的场景里或许就是最正常的,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况。

    主卧的门被菜刀劈砍,韩非抓紧时间来到男生旁边:“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抓住男生的身体用力摇晃,韩非又给了对方一巴掌,见这样都无法把对方唤醒,他只好放弃。

    “床边散落着药片,地上还有饭菜的残渣和血迹,这房间里似乎发生过打斗。”

    目光扫过,韩非又发现了书桌上的病例单、出院证明和用来换洗的衣服。

    “第二精神卫生中心?”

    “患者经常无故感到焦虑、痛苦,偶尔会出现幻觉和幻听,多次心理辅导后情况未有任何好转。”

    翻看诊断报告,韩非发现自己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患者幼时曾遭遇父亲的虐待,一直被母亲保护,后来亲眼目睹父亲在卧室杀害一对母女,并看到父亲在卫生间处理尸体,最后将尸体藏入厨房冰箱。”

    “他从那时起便开始产生幻觉,认为世界上存在鬼和灵魂。”

    “在其母亲和父亲死亡之后,他病情逐步恶化。与继母生活在一起时,多次做出危险行为。”

    “患者声称自己能看到父母的鬼魂,还能看到隐藏在家里的其他鬼魂,他坚持认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上隐藏着一个恶鬼。”

    “在患者自述当中,弟弟总会吸引亡魂和路过的鬼怪,是所有不幸的源头。”

    “他平时种种异常举动都是为了赶走家里的鬼,他认为把所有鬼怪杀死或赶走之后,隐藏在弟弟身体里的恶鬼就会现身,必须要杀死真正的恶鬼才能结束这不幸的生活。”

    “患者潜意识在为自己的异常举动辩驳,他砸碎了镜子会说镜子当中有鬼;他用绳索捆住冰箱后,会说冰箱里藏的肉块会在晚上复活;他所有的异常都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们怀疑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患者长期处于幻觉和压抑当中……”

    报告最关键的就是后半部分,那部分应该是描述哥哥是怎么杀死家里那些鬼的,如果报告还在韩非就可以根据那份报告去完成任务,可惜的是病例报告后半部分被撕毁。

    不过韩非看到这里也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思路:“先杀死屋内普通的鬼,然后杀死弟弟身体里的恶鬼。”

    以死亡十次为代价,韩非搞清楚了任务主线。

    卧室的木门被菜刀劈砍开,那位母亲穿着满是血污的围裙,举着菜刀歇斯底里的冲了过来。

    韩非抄起屋内的椅子抵挡,他有意跳到了双人床上。

    发疯的母亲没有攻击哥哥,目标只是韩非,但是那个女孩人头看见昏迷在床上的男生之后却直接放弃了韩非,开始撕咬哥哥。

    “母亲和弟弟会优先攻击我,屋子里的鬼怪则会优先攻击病床上的哥哥?”

    这个发现让韩非感到振奋,他正发愁无法摆脱女孩人头。

    “你儿子被一屋子鬼欺负你不管?非要来找我的事?”

    韩非用椅子撞开女人,抢夺到了菜刀。

    他把用来束缚哥哥的绳索和束缚带砍断,在砍的过程中,女人扑到了他的后背上拼命撕咬着他。

    皮开肉绽,韩非一句话不说,他抓起束缚带将女人双手捆住,忍着疼把女人绑在床边。

    拿起剩下的绳索和菜刀,韩非冲出客厅,此时从水龙头里冒出的黑发已经跑出了卫生间,开始在地上蔓延。

    韩非小心翼翼避开黑发,他推开卧室门,靠近冰箱。

    在冰箱门打开之前,用绳索将冰箱绑住。

    “如果家里没有闹鬼,光做这些还真可能被当做精神病。”

    绑好冰箱,韩非反锁厨房门,开始在厨房里寻找有用的东西。

    大概只过了五分钟,客厅里传来小孩和女人的惨叫,韩非拿着菜刀趴在门缝处偷看,整个1091房间已经被黑发铺满。

    人和鬼全部被淹没,而那些黑发也发现了躲在厨房里的韩非,无数头发顺着房门缝隙进入厨房,缠绕上了韩非的身体。

    ……

    睁开双眼,韩非举起相框重重摔在了地上,他拿着玻璃碎片刻下了血痕和自己的名字:“第十一次!”

    “卫生间的头发必须要尽快解决,那玩意人鬼通杀,如果不管的话,十分钟后就会长满整个房间。”

    仔细计划好了每一步,韩非推开了1091房间的门。

    用盆挡住女孩人头,韩非藏在厨房门口抢走女人的钥匙,进入主卧。

    他已经提前知道了主卧里有什么,这次他改变了计划。

    利用主卧房门把女孩头颅和母亲隔开,单独将母亲骗入屋内,然后夺取到母亲的菜刀。

    砍断哥哥身上的绳索和束缚带,将母亲捆在床边,然后他拿好剩下的束缚带打开主卧房门。

    勾引女孩人头一起来到厨房,韩非早就发现女孩人头就是属于冰箱里那具无头尸体的。

    他靠近冰箱,在人头攻击自己的时候躲闪开。

    等到冰箱门打开,无头尸体快要出现的时候,韩非用满是纸钱灰烬的火盆按住人头,将女孩的头颅也关进了冰箱里。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一步,他用身体死死压住冰箱,紧咬着牙拿起绳索将冰箱捆住。

    “任务是根据管理者的记忆形成,我想要完成任务,那就要按照管理者记忆中的规则去做。”

    “他是个心理存在缺陷的孩子,或许正常的世界在他眼中就是如此的荒诞不堪。”

    擦去手上的血迹,韩非没有停留,摆脱女孩人头之后,又立刻进入了卫生间。

    “哥哥病例报告上写有它曾砸碎镜子,整个屋子里最显眼的镜子就在卫生间里。”

    他看着已经从洗漱台里溢出的黑发,抄起客厅的花瓶砸向镜子。

    四分五裂的镜子当中传出一个女人的惨叫,镜子里流出了血,这个女人似乎和卫生间里的黑发存在某种联系,她受伤之后,黑发仿佛也在痛苦的扭曲缠绕。

    韩非转身又进入厨房,他将冰箱搬进卫生间,对准黑发,解开了捆绑在冰箱上的束缚带。

    冰箱门瞬间被打开,找回了自己头颅的尸体嘶吼着冲出,结果被黑发死死缠住,最后它被黑发吞没。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原来这样就能杀掉鬼啊。”

    韩非死死的盯着镜子,在许久的压抑之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