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536章 她们怎么都想杀我?(5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29作者:我会修空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满怀恶意的人们肆意欺凌病怏怏的幼猫,踢打他,侮辱他,把石头和垃圾砸到他的身上。

    幼猫艰难的向前爬,他没有求救,他似乎知道没有人会帮自己。

    拖动身体,幼猫将遗照护在了身下。

    当他把头埋向泥泞的时候,殴打和谩骂却突然停止了,他朝着巷子口看去。

    路灯昏黄的光照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他似乎是因为来的太过匆忙,衬衣的扣子都没有系好。

    “又来一个欠收拾的。”

    “踹车?老子新买的车,你敢踹它?”

    “找死的东西!揍他!”

    一群嘴里自称老子的小混混,朝着巷子口冲去。

    “哪里都有垃圾,所以说黑盒要选择两面才对。”

    韩非的身体完全没入了阴影当中,他从来没有如此生气过,在看到傅生被这样欺负后,那种愤怒的情绪瞬间冲进了大脑。

    一秒记住.42zw.cc

    染着紫色头发的混混跑在最前面,他气焰嚣张,仿佛折磨殴打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好像这么做能显得自己很厉害一样。

    挥动拳头,紫毛想要砸扁韩非的鼻梁,可他的速度太慢了。

    还没靠近,就被韩非一脚踹在了膝盖上。

    重心失衡,紫毛快要摔倒时,他挥出去的拳头被韩非抓在了手中。

    烫有烟疤、戴着戒指的拳头,无法再向前移动。

    紫毛仰头望去,他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怖眼神。

    从路灯下走进巷子阴影里的韩非,好像饥肠辘辘的雄狮,他眼中的杀意快要把人吞噬,嘴角却还带着笑容。

    锁住紫毛的手臂,韩非向后弯折,紫毛的惨叫声瞬间响彻小巷。

    紫毛很痛苦,但韩非并没有停手,他当着其他几个混混的面,一点点折断紫毛的双臂,随后将他一脚踹到了垃圾堆上。

    整个过程也就三秒钟的时间,其他几个混混见紫毛双臂扭曲成了麻花,吓得不敢再往前走了。

    “这么多人打我一个,你们都不敢上吗?”

    韩非的目光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跑在最前面的两个混混不敢乱动,站在后面的混混则悄悄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折叠刀。

    当韩非往前走的时候,后面的三个小混混一起朝着他冲来。

    他们一个个叫喊着给自己壮胆,最后那人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着小刀。

    他恶毒的眼神看向韩非,却惊讶的发现韩非也在盯着他,那个男人的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他的内心。

    在距离韩非只有几米的地方,跑在最后的混混突然加速,从袖子里抽出折叠刀刺向韩非。

    抓起旁边沉重的垃圾箱,韩非直接将其砸向那个混混。

    垃圾遮挡住了视线,混混下意识想要伸手阻拦,他挡住了垃圾箱,可在垃圾箱掉落之后,韩非的一记重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头脑晕眩,混混向一侧栽倒。

    韩非顺手抓住了这个的混混,好像拖着一条死狗那样拖着他。

    “我傅义是个死不足惜的混蛋,你们可千万别把我当好人。”

    一根根按断那拿刀混混的手指,韩非听着他的惨叫,拖着他的身体朝其他混混走去。

    他面带微笑,语气却冷得让人心惊。

    “所有打了他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漆黑的后巷里,惨叫声响个不停,韩非甚至都没给那些混混报警的机会。

    等最后一个混混倒在垃圾堆里,哭喊着求饶的时候,韩非走向了傅生。

    蜷缩在地的傅生已经站起,他满身的泥泞和鞋印,但被他护在胸前的相框却完全无损。

    傅生没有跟韩非打招呼,他抱着相框朝黑暗外面走去,一步步靠近巷子口的路灯。

    整理地上的白色花束,傅生把女孩的遗照放好,他弯下腰开始把散落的商品捡回袋子。

    最后又将两瓶新的酸奶放在了遗照前面,他默默的站了一会,提着袋子朝家的方向走去。

    那孩子显得十分孤独,他好像是这个世界中最另类的存在。

    大概走了几步之后,傅生又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转身,看向了站在小巷阴影当中的韩非。

    嘴巴张开,傅生向韩非说出了第一句话:“你身后站着一个没有脸的女人,她想要杀死你。”

    说完之后,傅生便提着袋子朝家走去,再没有回头。

    “看来傅生确实能够看见鬼。”

    韩非走出了小巷,他没有直接追过去和傅生一起回家,他知道傅生还是特别讨厌自己。

    坐在女孩遗照旁边,韩非看着完好无损的照片,又看向满身泥泞的傅生。

    “哪怕自己被打成那个样子,也要去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鬼魂,这样的傅生,为什么会选择毁灭深层世界的道路?”

    人在不断的欺负傅生,带给他压力和痛苦,觉得他是个疯子,把他伤害的遍体鳞伤,可傅生最后却选择了保护人。

    “他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一定也十分的痛苦吧。”

    在傅生的记忆世界里,韩非看到他在很努力的在保护各种各样的鬼怪,这跟韩非之前对傅生的印象完全不同。

    “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我要保护他,他是我的孩子。”韩非看着自己沾染了血的双手:“以前没有人为他负重前行……”

    等傅生上楼之后,韩非又朝着小巷里喊了一句:“如果我发现外面的遗照有任何缺损,你们几个就死定了。”

    说完之后,韩非才朝着小区走去,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傅生已经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万事开头难,他今天给我说了一句话,这就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

    韩非心情很好,他换鞋的时候,发现自己妻子的鞋子摆放角度跟之前不同:“她也出去了?”

    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韩非悄悄打开卧室门,他见妻子还躺在床上睡觉,动作更加的轻柔了。

    钻进被子当中,韩非正要睡觉时,他忽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妻子对你的恨意减一。”

    “恨意减一?”韩非心里有些惊讶,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哪件事情触动了妻子,又或许是所有事情累加在一起,终于让妻子的杀意减少了一点。

    “虽然只少了一点,但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始了。”韩非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绷紧的神经得到了放松,疲惫的身体也慢慢恢复,韩非一觉睡到了天亮。

    窗帘被拉开,阳光照在了脸上,韩非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妻子就站在门口。

    “上班快要迟到了。”

    “好的,我这就起来。”韩非从地上爬起,迅速叠好被子和褥子,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等他走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把饭盛了出来。

    “你脚有伤,给我说一声,让我来做就可以了。”

    韩非香喷喷的吃完了早餐,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发现还有时间:“今天你就在家里休息吧,我送傅天去幼儿园。”

    “不用了,你快去上班吧。”女人把整理好的公文包递给韩非,将他送到了门口:“今晚还回家吃饭吗?”

    “今晚我回来做饭,你好好休息吧,别乱动,先把伤养好再说。”韩非提着公文包走出了房间:“走了。”

    “路上……小心点。”

    “好的。”

    韩非走在阳光当中,乘坐电梯下楼。

    这次他学聪明了,离开小区的时候先看看四周有没有可疑车辆。

    一路小心谨慎,终于在九点之前到达了公司。

    “今天居然没迟到,值得庆祝一下。”

    韩非来到办公室,四名下属都已经开始工作了。

    “该下班我们就下班,但上班时间要好好干,不能摸鱼。”韩非回到自己座位上,他启动电脑,刚准备玩一盘植物大战僵尸,李果儿突然走了过来。

    “组长,这个是按照你设计要求改的。”李果儿将打印出来的文件递给韩非,里面是图案和相对应的注解。

    大概游戏主线就是一个渣男同时和五个女人谈恋爱,在事情败露之后,被五个女人和两个女鬼追杀的故事。

    有甜蜜的互动,还有温馨的日常,有福利画面,但更多的是恐怖和惊悚。

    韩非看着看着,额头的冷汗就冒了出来。李果儿画的图案里,男主死的一次比一次惨,她确实是倾注了全部感情去制作的。

    站在韩非旁边,李果儿俯下身来,她若有所指的说道:“组长,我画了七个不同的结局,给了这渣男七种不同的死法。但游戏不能全是这样的结局,可我怎么都想不出来,这样一个渣男到底要如何操作才能活下去。”

    “嘶……我也觉得他应该是死定了,但我们毕竟是做游戏的,还是要给玩家一点点机会的,哪怕就是一缕微光也可以,至少要让玩家有个盼头。”韩非放下了文件:“大家做的都很不错,我们先停下手中的工作,简单探讨一下渣男主角怎么做才能存活。”

    韩非这个问题主要是想要问李果儿,他可不想正上着班呢,突然被弄死。

    刚才李果儿画的死法里,包括把渣男直接从楼上推下去,还是渣男在办公桌午睡时,被人用剪刀刺穿了脖颈等等。

    本来韩非还没那么害怕,看到这些后是真慌了。

    “我昨晚想了很久,男主似乎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昨天给假树浇水的大哥看向众人:“再说我也挺想让这个游戏男主死掉的,我到现在都还是单身,这个家伙居然同时跟五个女人谈恋爱,他自己还有老婆,md,这种人必须死!”

    韩非挠了挠头:“你们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要代入自己,你们要从玩家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懂吗?玩家扮演的是那个渣男,你们现在就要从渣男的角度就考虑,他如何做才能有机会活下去。”

    “如果我是那个渣男的话……”假树哥沉思了一会:“比起每天担惊受怕,不如自我了断更好一些,反正也享受过了。”

    “消极,你这想法太消极了。”

    “我都跟五个女人谈恋爱了,还在乎啥。”

    办公室里没有人开口,最后是李果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那个渣男不管怎么做都会死,他最好的结局应该就是选择一种不太痛苦的死亡方式,并且在死亡之前尽量多的去减轻女人们对他的仇恨。”

    “有道理,你继续往下说。”韩非准备把李果儿的话记下来,用她教的方法去减轻她对自己的仇恨。

    “伤害已经造成,就算伤口愈合,也会留下丑陋的伤疤,世界上没有可以完美补救过去的方法,假如我是被他伤害的女人之一,我真的没有办法原谅他。我能做到的极限就是在杀死他的时候,少给他带来一些痛苦。”李果儿并没有说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法,她轻轻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慢慢坐回座位上。

    “小果儿,你这太善良了。”假树哥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摆动:“如果我是那个被渣男欺负的女人,我一定要把他下半身废掉,这样比杀了他还难受!组长,你老看我干什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果然还是男人更懂男人啊!”

    “确实有道理,大家继续干活吧,咱们争取今天就把方案做出来。”韩非看着电脑屏幕,忽然觉得植物大战僵尸也不好玩了,他偷偷扫了一眼正在埋头工作的李果儿,后背止不住的冒凉气。

    李果儿画的那些死法,实在是太真实了,感觉就好像她曾认真计划过一样。

    “我魅力都已经负十三了,为什么还能遇见这样的任务?”

    抓着头发,韩非正苦恼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敲响。

    “傅义?该你们去打扫杂物室了,几个月都不收拾。”一个皮肤很白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他穿着打扮十分休闲,脸上带着一丝得意。

    “章鱼,你别太过分了,杂物室一直都是你们清理的。”假树哥站了起来。

    “以前我们负责这些边缘项目,所以有时间。现在我们加班加点研发永生,哪还有时间搞那些杂活?”白净中年人摆了摆手:“茜姐也同意了,你们要是不服就去找她。”

    章鱼说完就走了,他的表情十分可恶。

    “这死章鱼还蹬鼻子上脸了!”

    “好了,好了,你们四个继续工作吧,早点把方案确定,我去杂物室看看。”韩非起身离开了座位,他不是太想和李果儿坐在一起,现在刚好有了借口。

    朝着走廊深处走去,杂物室和档案室这边很少有人过来,四周非常安静。

    “心情数值没有降低,暂时还安全。”韩非推开了杂物室的门,看到了里面乱七八糟堆放的各种东西,有成箱的文件,有制作出来的道具模型,还有坏掉的电脑显示屏等等:“这也太乱了。”

    进入其中,韩非刚走了两步,就意识到了不对:“货架好像有点倾斜,那些看起来很重的道具模型怎么都摆在了货架上方?”

    韩非在演戏之前一直从事幕后工作,他很清楚这样摆放是存在安全隐患的。

    “感觉像是故意这么弄得,那个叫做章鱼的中年人想要害我?”韩非关上了杂物室的门:“不对,他之前好像提到了茜姐,让我们来这里打扫有可能是赵茜示意的。”

    观察着杂物室里的各种物品,韩非一点点往前移动,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

    地面那大堆碎纸片下面藏着一捆捆彩带,彩带末端正好挂住了货柜,如果有人没有看到,不小心被彩带绊倒,那可能会带翻货柜。

    找来门后的扫把,韩非将彩带前面的满地废纸拨开,那下面扔着各种塑料道具,有的好像没开刃的刀子一样。

    正常情况下那些道具肯定无法伤到人,但要是不小心栽倒,那些道具很可能会直接刺进体内。

    “是谁想杀我?”

    “李果儿和穿裙子的女生都是直接动手,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但这个要杀我的人不太一样,她无比的恨我,想要我死,但又十分的理智。”

    韩非脑海里浮现出了赵茜的身影,那个成熟精致的女强人至今都还是单身。

    “不会吧?我手机里没有任何跟她有关的暧昧聊天记录,难道那些记录都在她的要求下,被我删除了吗?”韩非看着手机,喉结滚动:“下属想杀我,领导也想杀我?”

    赵茜比傅义还要大几岁,精明成熟,阅历丰富,如果她也想要杀傅义,那明面上肯定不会表现出任何杀意。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才行。”

    韩非拿着扫把,用力将地上的彩带挑起,左侧本就不稳的货柜朝着中间的过道倒下,货架顶部的东西也全部砸落。

    “头、下体、脸颊,那些道具摆放的位置是经过多次测试的……”

    巨响传来,屋外脚步声立刻响起,韩非也顺势倒在了地上。

    几秒之后,杂物室的门被推开,第一个进入其中的果然就是赵茜。

    性感成熟的她第一眼直接看向了货柜,那下面什么都没有。

    接着她才朝旁边看去,发现了仿佛被吓傻的韩非。

    她赶紧蹲下身体,无比关切的看向韩非:“你没事吧?”

    韩非僵硬的嘴角微微抽动,点了点头:“恩,我没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