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503章 狂野将使它们感到畏惧(4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15作者:我会修空调

    ..,最快更新!

    那张在深层世界里还算英俊的脸,就贴在镜子外面,冷冷的注视着无助的女孩。

    父亲生前买的小裙子已经被抓的皱皱巴巴,女孩满是眼白的眼珠剧烈颤动,她缩在黑色房间的角落,在那张阴冷面孔的注视下,身体有些发抖。

    黑色的巨蟒正在吞食镜子当中的房间,黑暗被更加黑暗的东西覆盖,女孩不断向后,但她的身后已经只剩下墙壁了。

    无处可逃,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

    双手按在镜面上,韩非拿出往生刀,他嘴角露出一个还算和善的笑容。

    “只要你听我的话,你就不会死。”

    韩非冲着手机里说道,在确保女孩听清楚之后,他死盯着女孩的脸颊:“如果你可以露出笑容,看着我笑,那你就能活下去。”

    语气已经尽量温柔,但还是让女孩感到不寒而栗。

    这是多么奇怪的要求?

    卧室外面的雁棠和铁男也听到了韩非的声音,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

    为什么自己的队友会在那样一个恐怖的房间里,说出这样的话?

    被困在镜子当中的女孩听到了话筒中传出的声音,她望着镜子外面的脸,不敢去碰地上的电话。

    “很简单的要求,只要你笑的开心,大家都能好过。”韩非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想要尽快完成那f级隐藏任务,可是这些镜子里的鬼却没有一个愿意露出笑容。

    一位位邻居从灵坛中走出,一张张脸出现在镜子外面,所有人都好奇的注视着镜子里的黑房间。

    “笑一下,稍微开心一些,让我看见你的笑容。”

    韩非的声音不断从话筒里传出,女孩看着镜子外面,她的嘴巴慢慢朝两边裂开,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僵硬笑容。

    没有收到任务完成的提示,韩非直接将往生刀劈砍在了镜面上:“笑的再真诚一点,来!我来教你!先放松唇部肌肉,嘴巴张大,然后你咬住话筒,把嘴角对准它,两边都要翘起,注意嘴唇两端是否和话筒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保持住!这是让你锻炼嘴角弧度!”

    韩非是一个出色的演员,而露出迷人的微笑这是演员的基本功。

    女孩拿着话筒,将其咬住,随后在韩非不断指导和催促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失控了,她现在面临的情况比被关在镜子里还要绝望。

    听见卧室里突然传出女孩的哭声,客厅里的雁棠和铁男又对视了一眼,眼中的震惊已经化为不可思议。

    卧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光听声音的话,难免会让人胡思乱想!

    轻轻叹了口气,韩非知道女孩不是自己要找的鬼。

    不再阻拦黑色巨蟒,它直接把镜子后面的黑色房间吞下。

    在它准备把小女孩也吞进肚子里的时候,女孩后背的皮肤好像衣服一般被拉开,一个只有几岁大的男孩猛地钻出!

    那男孩浑身布满了血丝,身上缠绕着好几道成年人的怨灵,其中女孩的父亲好像也在其中。

    “客厅里那些名片的主人应该都在这里了,这个小孩就是罪魁祸首,它通过电话不断引诱人过来,是它杀掉了那些人。”

    哭声在卧室里响起,绝望浸透入镜子当中,哭双手抚摸着镜面,身体一点点融入镜子。

    在畜牲巷里克服了恐惧,在午夜商场敢独自留下断后,哭是跟随韩非外出次数最多的邻居,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会玩捉迷藏的小孩了。

    当哭声出现的时候,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悲伤,所有的绝望都成为哭的武器。

    没有让其他人插手,哭进入镜子里的黑房间后,双手对着那个小孩慢慢合拢。

    他的十指好像可以勾动小孩身上那些灵魂的绝望,直接将被小孩奴役的怨念变成了束缚他的枷锁。

    绝望构成了一个囚笼,哭声勾起小孩内心最痛苦的过去,在男孩歇斯底里发疯的时候,哭将其送到了黑色巨蟒嘴边。

    黑影一口吞下男孩的身体,哭则站在那男孩的身上,手指点向男孩额头。

    剧烈的疼痛让男孩发出惨叫,他的脑海逐渐被绝望彻底占据,那双麻木的眼中流出了一滴完全由阴气汇聚成的冰冷泪滴。

    伸手取走泪滴,哭带走了男孩所有的记忆和绝望。

    和男孩相比,哭就仿佛一个贪食绝望的怪物。

    “啪!”

    镜面破碎,哭抓着黑色巨蟒从中走出。

    哭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绝望的气息浓郁了一些,哭声影响的范围再次扩大。

    得到更多好处的应该是黑色巨蟒,它吞食掉了镜子后面的房间,把那里积攒下来的怨气和阴气全部吸收,它的身体足足暴涨了一倍。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未知类型宠物!”

    “宠物类型:???”

    “新增能力:黑房。”

    “黑房:它的身体里包藏着一个黑色房间。”

    在黑色巨蟒跑回韩非和徐琴脚下的时候,韩非也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这个小怪物吞食掉了衣柜里那面古怪的镜子,还获得了镜子的能力。

    韩非其实一直都对这小怪物挺好奇的,他也问过徐琴具体的培养过程,但徐琴是一问三不知。

    她只是把旁边的房间当成了处理废料的地方,不断往里面倒一些蕴含诅咒的饭菜,结果谁知道那整个房间竟然有了意识,它开始为了能吃到更多东西,不断讨好徐琴。

    黑色巨蟒在回到阴影里之前,它嘴巴张开,吐出了一个拿着电话的女孩。

    女孩是一道小型怨念,身上没有什么血腥味,她的后背上有一道无法愈合的巨大伤口。

    韩非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摸了摸她的头,女孩的灵魂很单纯,内心充满了惧意。

    她被关进镜子里后,成为了男孩诱骗灵魂的工具,也确实挺惨的。

    “我把你从镜子里救了出来,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命还一命,你以后就跟着我们吧。”

    女孩望向韩非手里的往生刀,又看向徐琴手里那一把把猩红的餐刀,木然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这诊所和住宅楼内都住着什么东西吗?”

    韩非试着和女孩交流,女孩也不知道有没有理解韩非的意思,她不断的朝韩非伸出四根手指,好像是在说四楼,又好像是在说四号房间。

    作为死楼出来的人,韩非本身就对四这个数字异常敏感。

    但他想要再继续追问,女孩却无法吐露出更多信息了。

    没办法,他先将女孩放进了灵坛。

    打开卧室门,铁男和雁棠正趴在门板上偷听。

    “有福哥,你在卧室里找到了什么?我们怎么听见你一直在让谁笑?”雁棠实在好奇,忍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

    “我们只是在交流。”

    “交流?”雁棠看着同样变得一片狼藉的卧室,他想到了韩非进入上个房间时的样子:“难道这就是对付鬼怪的方法?”

    “走吧。”韩非摆了摆手:“尽快去四楼看一看,我们已经在这里停留的够久了。”

    韩非还记得十字路口的那个小孩鞋印,整形医院的恨意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他们要抓紧时间探索。

    抱着灵坛从屋内走出,韩非回头的时候发现走廊上又多出了几面镜子。

    “诊所当中的镜子似乎在一路跟着我们移动。”雁棠看着镜子当中的人影:“楼内以前应该住满了人,现在他们全部进入了镜子里。这就很奇怪了,你说他们是自愿进去的?还是被什么东西逼着进去的?”

    “如果只有进入镜子才能活命,那我肯定也会选择进入镜子。”

    韩非朝身后扫几眼,那个藏着医生的镜子并未跟过来。

    几人来到三楼,地面上渐渐多出了一些纸钱,这一层好像有人刚去世不久,连门两边的对联都是白色的。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雁棠指着某一间屋子里的梳妆台:“这一层的镜子好像全都被黑布蒙上了。”

    “一般家里有人过世的时候,就会把他房间的镜子蒙上,据说这样可以防止他的灵魂依附到镜子上。”韩非说完后,忽然停下了脚步:“逝者的灵魂会被吸入镜子,谁穿着寿衣谁就是真正的死者。”

    叫来铁男,韩非开口询问:“你之前是不是见过一个穿着寿衣的男人?”

    “没错。”

    “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穿着寿衣?”

    “对啊,其他人穿什么的都有,好像就他穿着寿衣。”铁男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你应该还记得那寿衣男人长什么样子吧?你们在三楼转一转,能不能找到他的照片。”韩非想要完成任务,就要找到楼内真正符合要求的鬼,整栋楼里只有那个男人穿着寿衣,而且感觉还挺“调皮”,抓住他应该就可以完成任务。

    检查了三楼所有房间,几人没有任何收获,他们只好前往女孩提示过的四楼。

    台阶上的纸钱多了很多,韩非都有点后悔没有把商人带出来了。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铁男走在队伍最后面,他很想为团队做贡献,但等级最高的他却反而成了需要被保护的对象。

    顺着楼梯中间的缝隙向下看去,无比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诊所和居民楼之间的那条通道上,有一面镜子好像被人推着一样,缓缓在走廊上挪动,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目标似乎是韩非他们。

    “有一面镜子跟过来了。”铁男小声提醒。

    “看到了。”韩非并未停留脚步,他第一个来到了四楼:“镜子还会自己移动,这地方可以说是镜神的天堂了。等彻底拿下整形医院区域,说不定我可以专门为镜神打造一个休息室,里面放满他的同类。”

    居民楼四层的装扮有些特别,走廊两边,左边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右边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洒落着纸钱,摆放着花圈。

    韩非他们走在长廊上,感觉十分的别扭和压抑。

    “这地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捡起地上的一张请帖,上面写着良辰吉日已到,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婚礼。

    请帖本身很正常,但每一张请帖上的人名都被扣掉了。

    踩着地上的喜糖和纸钱,韩非他们来到了走廊最深处,在整栋建筑最黑暗阴森的地方,摆着一块巨大的红布。

    “直觉告诉我,不要乱碰这块布比较好。”雁棠刚说完,韩非就把红布取了下来。

    厚厚的红布下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镜面里站着一对夫妻,女的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男的穿着状元服,他们好像正在举办一场中式婚礼。

    一眼看去,镜子里红白各半,半喜半丧,那对新人就站在满地的喜糖和纸钱上,背对着走廊。

    阴风吹进了老楼,温度开始迅速下降,光线也变得愈发昏暗。

    地上的纸钱开始飘动,镜子里的女人好像是往后退了一步。

    楼下传来了脚步声,镜子中那女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她的身体开始慢慢转动。

    “有福哥!走廊里有东西过来了!”铁男高声呼喊,他指着自己的身后。

    冷风钻入衣袖,韩非的戒指也开始预警,他慢慢转身盯着楼道口。

    片刻后,一个穿着寿衣的男人出现在四楼。

    他背对几名玩家站立,既不靠近,也不离开。

    气氛愈发的紧张,在这关键时刻,李大妈似乎听到了什么,她一点点走向了长廊尽头的镜子。

    因为镜子映照的原因,显得走廊非常的长,实际上大妈没走几步就来到了镜子前面。

    “阿姨!阿姨!你别过去!”雁棠拽住了李大妈,他在用力把大妈往后拖的时候,忽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自己。

    慢慢抬头,雁棠发现镜子里的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

    他们两个身材完美,皮肤也没有任何瑕疵,唯一不太协调的地方在于,他们都没有自己的脸!

    “坏了!他们全都过来了!”铁男双手握拳,急的额头冒汗。

    “你往后退,去帮雁棠。”韩非单手抱着灵坛,另一只手握住了往生刀。

    “那你呢?”铁男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他还没问完,韩非就已经抱着灵坛冲向了那个穿着寿衣的男人。

    怀抱灵坛,全速冲刺,韩非的身影烙印在了铁男的眼眸当中。

    “我似乎明白它们为什么会畏惧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