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502章 玩家和NPC都害怕的人(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1-11-15作者:我会修空调

    ..,最快更新!

    等韩非从身边走过,雁棠和铁男才反应过来,他俩望着一片狼藉的卧室,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才是不是有个鬼从镜子里出来了?”

    “我大概懂有福哥的思路了,鬼在镜子里很难杀死,所以他以自身为诱饵,把鬼骗出来杀。”

    “那怎么能叫杀呢?那叫救赎。”

    “对对对,救赎。”

    让邻居们吸收掉了录像带中的阴气,韩非见屋里再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他便准备离开。

    “大姐,要不还是你走前面吧。”韩非一出卧室就发现了李大妈情况不太对,他想要看看这镜子诊所里关着的,到底是不是李大妈的丈夫。

    其实大妈刚才眼神已经开始茫然了,但她一扭头看见韩非抱着一个女鬼直接砸在了地上,吓得一机灵,好像又清醒了许多。

    “他的声音会在我耳边响起,他好像……”大妈扭头看了一眼韩非:“他好像希望我能离你远一点?”

    韩非眉毛轻轻一挑,他觉得有些无辜,不管是现实里的琉璃猫,还是呼唤大妈的鬼,这些人好像都误解了韩非,觉得他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我们同为玩家,肯定是不会害你的,你现在要仔细判断,别被楼内的其他孤魂野鬼欺骗。”

    “你们几个都是好孩子,没有你们,我根本走不到这里,我心里明白的。”李大妈通情达理,她看向三个年轻人的目光中都带着感激。

    从房间里走出,大妈还迈出几步就又停了下来,她看着破旧的楼道:“原来那个地方有镜子吗?”

    韩非三人朝着大妈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本拥挤在诊所里的镜子,慢慢出现在了过道上,就好像它们自己长了脚,会在无人的时候移动一样。

    “真想把它们全砸了。”韩非能感受到灵坛中传来的阵阵阴气,邻居们只有在遇到特别危险的东西时才会这样,上次在酒店的时候,大家陷入鬼打墙,也没有哪位邻居传递给韩非这样的警示信息。

    “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当韩非打消砸碎全部镜子的念头时,灵坛中散发出的阴气也减弱了一些:“我像是那种冲动的人吗?你们还担心我?”

    一个人抱着灵坛说话,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宠溺”,这画面怎么看都有些吓人,但铁男和雁棠竟然开始慢慢习惯了。

    大晚上抱着灵坛去诊所好像也可以接受,既然都抱上灵坛了,那跟灵坛说几句话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镜子在移动,你们仔细看镜子当中的那些人,他们好像距离镜面更近了一些。我觉得我们应该加快速度,否则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雁棠话音未落,他们头顶那昏黄的小灯就熄灭了,楼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就好像什么人在被追杀一样。

    “上楼看看吧。”韩非现在真觉得雁棠是个人才,还没转职,仅仅靠天赋都已经能够帮上自己的忙了。

    踩着不断掉落水泥碎屑的楼梯,韩非来到了居民楼二层,走廊两边的房门全是开着的,地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任何杂物。

    “为什么会有脚步声?”

    进入靠近楼梯的房间,屋内布置和楼下的房间大同小异,区域只在于,地上扔了一大堆名片。

    韩非随手捡起一张,名片上的号码被人用红笔涂抹掉了,名字那里也被画了一个红叉。

    “凡是被标记过的名片,是不是都代表名片主人已经死掉了?”雁棠蹲在韩非旁边,拿起几张名片看了起来:“怎么大多都是搬家公司和修锁的?”

    他扭头看向房门:“这破门似乎也没必要修,屋主人是想从这里搬走吗?”

    线索太少,雁棠也分析不出什么。

    “让我来试试好了。”韩非在那一堆名片当中,发现了一张很特殊的名片,那张名片崭新如初,上面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

    从物品栏里取出萤火的手机,韩非试着拨打了名片上的电话。

    他本来没报什么希望,可没过多久电话居然打通了,只不过他感觉对方的声音不是从手机里传出的,而是直接在他脑海里出现的。

    “不要挂电话,求求你,千万别挂电话。”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的哭声,她近乎哀求一般的说道。

    “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韩非抽出往生刀,给雁棠和铁男一个眼神,让他们去查看房间。

    “我被人欺骗,他们将我关在了一个黑色的房间里,我快要无法呼吸了……”

    “慢慢说,不要着急,你周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如果一片漆黑的话,你就摸摸四周,看能摸到什么。”韩非很有耐心,想要确定对方的位置。

    “周围什么都没有,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光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女孩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特别的伤心。

    “那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带到那个地方的吗?”韩非朝雁棠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看一看卧室,顺便注意一下走廊。

    “我只知道自己在半夜接到了电话,应该是那个电话的问题,它一直在骚扰我,不断的询问我,我快要被逼疯了!”女孩的声音变得刺耳。

    “你把自己还记得的事情都给我说一遍,你说的越详细,我才越有可能找到你。”韩非安慰着电话里的那个女孩。

    “爸爸失业了,原来租住的房子太贵,我们就搬到了一栋很偏远的居民楼里。房东人很好,她给我们减免了租金,还说房间里已经配套了各种家具,我们直接入住就可以了。”

    “当时我们两个都很开心,住了一段时间后,爸爸也找到了新工作,家里又有了收入,只不过爸爸开始经常值夜班。”

    “我晚上一个人在家,总会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关上卧室门,缩在被子里。”

    “最开始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但大概一周以后,家里的固定电话总会在晚上零点响起,特别的准时。”

    “我每次接通之后,话筒里都会传出一个小孩的声音,他说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就会死!”

    “我以为是楼内的小孩搞恶作剧,所以就没有搭理他,可谁知道他开始变本加厉,每晚都会给我打好几个电话。”

    “生气的我直接拔掉了电话线,真正让我开始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就算拔掉了电话线,电话铃声依然会响起。”

    “不管我把电话藏在什么地方,铃声都会在屋子里回荡,那叮铃铃叮铃铃的声音就好像是在不断催命。”

    “忍无可忍,我将那电话从窗口扔出。”

    “本想着这下对方肯定不会来找我了,但谁知道铃声又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女孩说到这里的时候,雁棠已经走到了韩非身边,他给韩非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好像是在说找遍了,但是屋子里没有电话和女孩。

    韩非点了点头,又继续跟女孩聊天:“电话已经被扔掉,为什么屋内还有铃声?”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害怕极了,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可这样做根本没有用处,我感觉那铃声好像已经跑进了被子当中。”女孩带着哭腔继续说道:“我最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鼓起勇气从床上爬起,开始在屋子里寻找它。”

    女孩在电话里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韩非和雁棠都听见了电话铃响起的声音,那突然响起的电话铃音,让几名玩家瞬间绷紧了神经。

    “那叮铃铃的声音最开始就是在卧室响起的。”

    韩非看向卧室,他们听到的铃声也是在卧室响起的。

    “后来铃声慢慢大,我沿着木床走动,在黑夜里,竖耳倾听铃声。”女孩的声音似乎在慢慢变小,不过她依旧哭的很伤心。

    韩非拿出了往生刀,他和其他几名玩家一起进入了卧室。

    顺着床边走动,停在了一个上锁的大衣柜面前。

    “我走走停停,最后不太确定的站在了衣柜前面,铃声好像是从衣柜里传出来。我很怀疑衣柜里藏着一个小孩,带着万分的不安,我慢慢将衣柜打开……”

    耳边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电话铃声却越来有大,韩非根本无法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抱着灵坛,韩非砸开衣柜上的锁头,撕掉上面的封条,伸手将衣柜打开。

    上锁的衣柜里摆放着一面有些年头的穿衣镜,镜子正对柜门,镜面中黑漆漆一片,只有一个小女孩拿着电话,瞪着满是眼白的眼珠子看向韩非。

    “谢谢你来救我。”女孩的嘴巴瞬间撕裂开,露出了大量血丝,她对着手中的话筒说道,用无比残忍的声音说道:“该你来这个房间里了。”

    镜子当中的黑暗仿佛决堤的河水一般涌出,女孩也伸出了双手,似乎终于可以逃离这面镜子。

    黑暗迎面而来,韩非脚下的黑影迅速开始扭动,一条巨大的黑蟒猛地跃出。

    它张大了嘴巴,不仅吞掉了从镜子里涌出的黑暗,还意犹未尽的咬向镜子,把自己的身体伸进了镜子当中!

    这怪物本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它似乎连镜子里的房间都可以吃掉!

    本就狭窄的房间里多出了一条巨蟒,女孩抱着电话蜷缩在角落里,她身体发抖,可就在这时,她怀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下意识的拿起电话,女孩耳边响起了一个男人阴冷恐怖的声音。

    “如果不听我的话,你就会死!”

    多年前的噩梦又出现了,同样的话语再次在耳边响起,女孩一下扔掉了电话,她扭头看向了镜子外面。

    韩非正拿着手机,一次又一次给她拨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