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99章 镜子诊所(6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14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黑衣男人最开始讲的时候,大家并没有多在意,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个故事。

    但随着他慢慢往下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有些事情好像不能在晚上说,说得多了,似乎就会变成真的一样。

    “我妻子在照镜子,但镜子中的人却不是她。”

    “当时我就在她的身边,那种恐惧感我没办法很直白的告诉你们,我在那一刻完全呆住了,再反应过来时,妻子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的妻子比我大五岁,但她看着却要比我还年轻,以前我觉得她那张脸无比动人,可从那天开始,我越是看她的脸,越觉得陌生和恐怖。”

    “任何东西都是看的越久越会觉得熟悉,但妻子的脸却正好相反,恐惧一直在折磨着我,妻子也发现了我的不安。”

    “她似乎对自己身上的异常并不知情,在我的建议之下,我们共同决定再去换一张脸,换回她原本的面容。”

    “我亲自回到医院,为她准备所有东西,可那场手术却失败了,她的脸受了伤,只能每天裹着纱布。”

    “妻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反常,她不断往纱布下面塞一些东西,还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我那个时候已经不在乎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了,我只想跟她好好的,安静的生活下去。不管她的脸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她。”

    “在她痛苦的时候,我竭尽全力哄她开心,为她做好吃的,带她去买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她却愈发冷漠。”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妻子拆掉了脸上的纱布,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黑衣男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看见了一张碎脸。”

    “那一幕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我甚至害怕的都不敢迈出脚步。”

    “坐在镜子前面的女人,哭了起来,泪水甚至无法顺着脸颊滑落,而是直接流进了肉中,她疯了一样朝我冲来,在用刀子割伤我的脸之后,跑了出去。”

    “等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临死之前,她毁掉了自己的脸。”

    “你们以为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真正恐怖的还在后面,妻子死后,我家的镜子里就一直传出笑声,午夜零点,镜子里还会出现一个女人。”

    “我去看了医生,他们说我是受了严重刺激,所以出现了幻觉,给我开了很多的药。”

    “我积极配合治疗,可根本没有用,只要在镜子里看见了那个女人,就永远都被缠上,再也无法解脱。”

    黑衣男人说完之后,眼眸里满是压抑的痛苦:“直到现在,我还可以看见她。”

    “好了,故事大家都已经听完了。”李总拍了拍手:“大概剧情就是这样,他刚才说的那几个主要地点,我也已经找人过去了,我们争取做到百分百的还原,就在那些事情发生的地方进行拍摄。”

    李总所谓的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和《双生花》的凶案改编不同,他不追求事情的真相,只是想要还原气氛和背景。

    “故事是好故事,但内容不够扎实,这就需要编剧来扩展了。”张导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能看的出来他对这个故事不是太满意,如果不是李总给的太多,说不定他就会拒绝接下这部戏了。

    “主体框架我已经搭好,细节需要我们来慢慢填充,可能还要和这位先生多多交流。”两位编剧起身想要和黑衣男人交换联系方式,他们俩手机都拿出来了,那黑衣男人却无动于衷。

    “兄弟,以后我们肯定还要再见面的,给个电话,方便联系。”

    黑衣男人没有搭理编剧,他默默的站了起来:“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等她真正出现的时候,你们会后悔的。”

    拿起桌上的金属瓶子,黑衣男人看向夏依澜:“到时候,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说完这句话,黑衣男人便戴上口罩,甩开了那位编剧想要阻拦的手,直接离开了。

    “他不会真患有精神疾病吧?”那位准备要电话的编剧小声抱怨:“我从业十几年了,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他如果患有精神类疾病那就更好了,我们这个故事对外就可以宣称是百分百真实,还可以把他也编进电影里。”一个站在夏依澜身后的年轻演员,想要缓解尴尬的气氛,可他说完后,屋内却没有一个人开口。

    “我去趟洗手间。”夏依澜身体好像不太舒服,她拿着自己的包朝外面走去。

    等夏依澜离开后,韩非也微笑着起身:“你们先聊,我出去看看。”

    走出包厢,韩非本来是准备去找黑衣男人,可对方却消失了踪影。

    “应该跟他好好聊一聊的,不过没关系,我记住了他的长相,请警方帮忙应该也能找到他。”

    包厢里的其他人都觉得黑衣男人在编故事,韩非则觉得男人说的那些话,有假也有真。

    永生制药确实想要创造出完美的肉体和完美的意识,现在这两条路都出了问题。

    “整形医院当中的那个女人应该代表着身体,穿着小白鞋的孩子估计代表着人格意识,现在只剩下那个油漆工我没有搞懂了。”

    整形医院里至少有三位恨意,韩非正在一步步挖掘出它们的秘密。

    没有找到黑衣男人,韩非准备回去,他走到长廊尽头时,突然发现夏依澜面朝墙壁,拿着手机站在拐角里。

    那个女人的手机并没有打通,但她嘴里却不断说着什么。

    声音很低,语速很快,仿佛着魔一般自言自语。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他知道我会死,他看见了碎脸,他知道我的脸……”

    嘴唇蠕动,脸皮颤抖,正在说话的夏依澜突然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见背后空空荡荡,她才又转过身,用更低的声音继续念叨。

    背靠墙壁,韩非没有说话,悄悄的回到了包厢当中。

    李总对这部电影非常有信心,不断对大家许下承诺,张导也开始跟编剧交流探讨一些细节。

    “韩非,来!坐我这边。”李总很是热情:“你觉得这部电影拍出来会怎么样?如果你确定参演,我合同都准备好了,你就是主角!”

    “我确实很有兴趣,等剧本出来了,我可以参演。”韩非主要是想要看看镜子里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跟着这些作死的人,能见到非正常现象的概率也大些。真出了问题,也有同事帮自己分担压力。

    见韩非同意出演,李总更加的开心,连灌了好几口酒。

    “时候不早了,如果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韩非脸上挂着微笑,和张导打过招呼后便离开了。

    拉开包厢的门,夏依澜正好进来,她看见韩非还被吓了一跳:“你这么早就走?晚上还有其他活动呢?不一起吗?”

    “我晚上还有事。”韩非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一个被狗仔队和八卦记者放弃的男人,每天不是演戏就是回家打游戏,从来不在晚上十点半以后出门,现在的初中生都没他这么听话。

    “不要老是那么拘谨,趁着年轻的时候多享受一下夜生活吧。”夏依澜借着进门的机会往韩非身边走,但韩非却十分礼貌的后退,让开了路。

    “我的夜生活已经够丰富了。”等夏依澜进入包厢后,韩非拿着手机直接离开,他刚才发现夏依澜身上的那股腐臭味好像更加浓重了。

    走出百香阁,韩非正准备给厉雪打电话,他突然感觉有人好像在盯着他,那视线异常的冰冷。

    看向四周,韩非街角发现了黑衣男人,对方并未走远。

    “你好。”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别接那部戏。”黑衣男人压低自己的帽檐:“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编故事,更没有发疯。”

    “你为什么会单独给我说这些?”韩非更好奇的是这一点,在包厢里的时候,黑衣男人也特意让韩非坐在自己的身边,他似乎很害怕,而韩非能带给他一点安全感。

    “没有为什么。”黑衣男人转身就要走。

    “你是不是想要我帮你?”韩非说完这句话后,黑衣男人慢慢停下了脚步:“如果你看法制新闻的话就会发现,我帮过很多人的,你带给我的感觉和他们一样。”

    黑衣男人再次转过了头,犹豫了好久,最终留给了韩非一个电话:“我叫丑疤,有些话我不敢在晚上说,等天亮我再告诉你。”

    似乎是怕被更多人看到,黑衣男人没有再停留,快步离开,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不敢在晚上说?不可言说?”韩非摇了摇头:“整形医院只有恨意,他不敢在晚上说,应该仅仅只是因为他心里有鬼。”

    背下那个号码,韩非乘车回到了自己家中。

    深层世界里还有三个玩家没出来,韩非也有些担心他们,没到十二点,他就直接进入了游戏仓内。

    “因为意外进入深层世界的玩家,或多或少都和永生制药沾点关系,这会不会也是傅生的后手?”

    戴上游戏头盔,韩非眼中的世界化为一片深红。

    在血色滴落的时候,他睁开眼睛。

    阴暗的房间里堆放着破旧的家具,韩非推开房门,看到哭和应月坐在门口的灵坛上。

    哭手里拿着一把也不知道从哪捡到的黑色纽扣,好像是在让应月挑选。

    “你是想要帮她找到眼睛吗?”韩非摸了摸哭的脑袋,觉得这个浑身散发着绝望和阴气的孩子很可爱。

    领着哭和应月,韩非又找到了丰子喻。

    以前作为游戏资深测试员的丰子喻对各种游戏都十分了解,他完美代入了npc的角色,还领着死楼保安跟铁男、雁棠互动,丰富他们的游戏体验。

    确定三名玩家没有危险后,韩非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镜神传来的,他在百货商场顶层发现了大孽和白思念的踪迹,那一人一孽障横穿了失乐园,好像有要回来的意思。

    坏消息也是镜神传来的,他说自己在大孽的身后感知到了不可言说的气息,他怀疑大孽被一个不可言说给记恨上了。

    “还好只得罪了一个。”韩非也是松了口气,当初他升级神龛时为了获取声望,放任大孽破坏了别人家的神龛,这份债肯定是要还的,除非收债人魂飞魄散了。

    佩戴上兽脸面具,韩非准备去看看那几名玩家的情况,顺便找个机会在零点过后把大妈送走。

    深层世界对于李大妈来说还是太危险了,她这个年龄,受不了太强烈的刺激。

    在丰子喻的提前通知下,韩非和几名玩家在死楼一层来了一场偶遇。

    拥有大师级演技的韩非,根本不像是已经下线了一白天的样子,他的眸子中透过一股倦意,说话的语气和声音也跟昨天相比差了许多。

    “有福哥!又见面了!”三位玩家围了过来。

    “你们还没找到离开的方法?”韩非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又释然:“也对,以你们现在的能力,想要离开确实太困难了。”

    “我们找到了很多钥匙,但都没有用,这栋楼的门几乎已经被我们全部试过一遍了,还是无法离开。”铁男有些绝望,看到韩非,他感觉自己给职业玩家丢人了。

    “钥匙不一定是钥匙,但钥匙一定是钥匙。”韩非说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感觉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三名玩家都陷入了思考:“我刚从危险区域回来,等结算完任务之后会再出去,你们就先留在这里吧,如果我有多余的钥匙会分给你们。”

    “一直在这么压抑的地方游戏,你能承受的住吗?”雁棠对韩非充满了好奇。

    “那你是愿意一直生活在舒适区,还是愿意过充满未知的生活?”韩非眼中的疲惫散去了一些,露出一丝光亮。

    “我明白了。”雁棠看向韩非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憧憬,尊敬一个人最大的表现就是想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此时的雁棠并不知道韩非已经下线唱了首歌、救了只小猫,顺便还上了次热搜,美美的吃了好几顿饭。

    如果可以一直呆在舒适区,韩非估计都懒得翻身了,他是实在没办法,但雁棠好像产生了某种误会,觉得韩非无比的高大。

    “你们继续呆在这里吧,我要去迷雾外面了。”韩非正要离开,精神状态很差的李大妈突然走到了他旁边。

    “李大姐?你有什么事吗?”

    “我隐约听到了丈夫的声音,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李大妈似乎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分,她直接念出了自己现实当中的电话号码:“我不会玩游戏,也不懂什么道具和宝物,在游戏里面我没办法给你报酬,但只要你带我去找他,我可以在现实给你钱。”

    韩非没想到大妈也是个氪金玩家,他完全能够理解大妈的那种情绪,但迷雾外面确实太危险了。

    在深层世界死掉,可能会真的死掉,所以能不冒险,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

    “我没有骗你,我在现实里的名字叫李……”

    “好了。”韩非没让大妈继续说下去:“大姐,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别在游戏里泄露现实当中的信息。”

    “我只是想要让你相信我,你能带我去见他吗?”李大姐满是期待的看向韩非,她在现实里找了自己丈夫快二十年,现在终于有了一丝线索,她肯定要竭尽全力抓住。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听到他声音的吗?”韩非也很好奇,死楼区域被迷雾包裹,如果外人进来,作为神龛主人他瞬间就能发现。

    “好像跟我的这个天赋有关,自从昨天和你分开之后,我的耳边就响起了丈夫的声音,那声音忽远忽近,他似乎也想要见我。”李大妈的天赋叫做悼念,她的思念和情绪能够传递给逝者。

    “让我想一想。”韩非盯着李大妈,对方的丈夫和曾为永生制药工作,还是整形医院的医生,如果能把李大妈的丈夫带回迷雾当中,那说不定可以通过他弄清楚整形医院的所有秘密。

    “行,我带你去,但是你一定要听我的。迷雾外面非常危险,死了,一切就都没了。”韩非说完这些后,他在雁棠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铁男也对韩非刮目相看。

    作为职业玩家,铁男很清楚,游戏账号就是自己的命,可韩非竟然不惜冒着毁号的风险,也要去帮助一个只有三级的大妈,这人的内心实在太善良了。

    “你一个人带着阿姨去太危险,我陪你一起吧。”铁男站了出来,雁棠也准备一起去。

    韩非本想拒绝,但他又仔细考虑了一下,雁棠在现实里的信息厉雪都没有权限查,应该隐藏有其他的身份;铁男父亲是永生制药的高管,他被引入深层世界,说不定会触发某些东西。

    就算不想这些,韩非也觉得应该锻炼一下他们,只有不断锤炼,他们才能成为自己真正的助力。

    浅层世界玩家升级比较简单,等他们属性高了之后,说不定能从低级炮灰,摇身一变成为高级炮灰。

    “行,我带你们去,不过迷雾外面非常危险,我要先做些准备工作。”韩非让三名玩家自由活动,约定好三个小时后大家再集合。

    趁着这个时间,韩非把黄赢之前送下来的技能书全部学了一遍,他跟浅层世界的玩家不同,现在技能点根本用不完,什么开锁、潜水、制衣、植皮、爆破都学了一些。

    三个小时后,韩非抱着灵坛找到三名玩家,他们再次走向迷雾边缘。

    “声音是从这边传来的,我听得很清楚,我的丈夫好像在求救。”李大妈一路小跑,其他人紧随其后。

    他们避开了昨夜去过的酒店,又继续深入。

    “等一下!”

    韩非示意大家先别动,他盯着十字路口的一个染血的鞋印,那好像是一个孩子留下的。

    “这里已经不太安全了,你们随时准备往迷雾那边跑。”

    将大妈拉到自己身后,韩非从口袋里摸出了往生刀,他和徐琴走在最前面。

    “就快要到了,那个声音非常强烈,应该就在这条街的尽头!”大妈有些激动,她感觉丈夫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冲动。”韩非在阴影中快速移动,他还没接近那栋建筑,戒指就传来了预警。

    “隔了这么远,房东的戒指就感知到了鬼?”

    放慢脚步,韩非望着大妈所说的那栋建筑,眼中有些疑惑。

    街道尽头是一家建在居民楼当中的诊所,占地面积并不大,但房东戒指传来的寒意却冰冷刺骨,仿佛那小小的诊所里隐藏着什么非常恐怖的东西。

    “小孩的鞋印已经消失,白鞋子没有朝这边来,应该不会是恨意。”

    一点点接近,当韩非走到诊所楼下的时候,系统提示音突然传来。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特殊建筑——镜子诊所,成功点亮整形医院地图首栋建筑!”

    “镜子诊所?”慢慢往里面走,韩非很快知道了这诊所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名字了。

    不大的诊所当中,摆放着一面面镜子,虽然诊所里一个人都没有,但是那些镜子当中却站立着一道道身影,它们全部背对着镜面站立,高矮胖瘦各不相同。

    “难道居民楼里的人全都跑到了这里?”

    踩着干净整洁的楼梯,韩非首先进入了诊所当中。

    这里面的气氛压抑到令人窒息,那一面面镜子几乎挡住了所有过道,想要在里面行走,必须要贴着镜子才行。

    “这诊所是专门用来给镜子看病的?”

    轻轻触摸镜面,冰凉的感觉传入脑海,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触发f级隐藏任务——镜子诊所。”

    “当你对着镜子哭的时候,镜子里的你却在对你笑,它喜欢看你哭的样子,它开始想尽办法让你哭,它慢慢的移到了床边,从镜子里伸出了自己的手。”

    “任务要求:找到镜子里会笑的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