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81章 那些玩家刚来的时候都很兴奋(4000求月票)

时间:2021-11-05作者:我会修空调

    www..,最快更新我的治愈系游戏 !

    百货商场是韩非拥有的第一栋建筑,在神龛和镜神的帮助下,他可以感知到进入商场的所有灵魂。

    放空自己,韩非尝试借助神龛去感受整栋建筑。

    一道道或强或弱的怨气在商场中飘荡,其中大部分都被固定在货架之上,唯有一道血红色的怨气在疯狂逃窜。

    “十指不在商场当中,那个九指是被他故意留下来的。”

    十指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他们将还保留全部战力的九指留下,如果九指可以干掉韩非,那自然皆大欢喜,假如九指被干掉,他们就要另谋出路了。

    “跟我猜测的一样,十指能成为恨意,并不是因为他心中残留了多么强的执念,而是因为他无比狡诈残忍,硬是踩着尸山血海,从一件普通的货物,蜕变成了恨意。”镜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他轻轻摇头:“凡是这种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恨意都十分难对付,不过你放心,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他干掉,让他吐出所有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本来我还准备拿十指来交易,看看他的灵魂到底有多重。”韩非手指抚摸着神龛,他脸上露出了和神像一样的笑容,仿若邪神。

    从物品栏里拿出萤火留给他的手机,在死楼业主维权互助群里发送消息,通知大家立刻进入商场。

    做完这一切后,韩非又再次触碰神龛,他想要在百货商场里找到哭和女主播。

    百货商场的建筑布局和记忆世界当中一样,只不过深层世界的商场更加阴森和恐怖。

    大多数货架上都洒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货物,光纸人区都有上百种不同的纸人,着实把韩非也震惊到了。

    商场内还有一些最“贵重”的货物,不过十指在离开之前已经将那些最“贵重”的货物带走。

    “仅仅只是留下的这些东西,也足够我的邻居们吃好久了。”

    韩非寻找了很久,终于在六楼家具区感受到了哭的气息,此时逃走的九指也正好在往楼上跑。

    “这家伙不直接离开,为什么要往楼上跑?那里隐藏着什么东西吗?”

    没有任何犹豫,韩非带着镜神就朝楼上追去。

    在从地下库房走出的时候,韩非又和赶来的邻居们汇合,大家都非常担心韩非。

    让镜神先去追赶九指,韩非找到庄雯,把最后一个愿望用在了她的身上。

    地下神龛中涌出源源不断的贪欲火焰,庄雯在火焰中非常惨叫和哀嚎,看的邻居们都有些害怕。

    不过只过了一会,庄雯就停止歇斯底里的宣泄,她分裂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浑浊的眼眸中也出现了一丝理智。

    最关键的是,她胸腔里那颗千疮百孔的腐烂心脏在火焰中得到了重生。

    等贪欲的火焰熄灭之后,一缕微弱的黑色恨意之火开始在庄雯的心中跳动。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庄雯友善度加十!友善度达标,你们正式成为朋友。”

    庄雯被蝴蝶折磨摧残过的灵魂已经修复,神龛之上散发出的气息瞬间变弱,明明是三级神龛,但表现出的异像还不如韩非的一级神龛。

    找回了理智的庄雯不会再随便发狂,至少不会无意间不小心的干掉韩非。

    庄雯和镜神同时出手,等韩非他们爬到六楼的时候,九指已经被削的只剩下一个头颅了。

    大型怨念在两位恨意手中,就像是一个印着人脸花纹的玩具布偶。

    “别急着杀他。”韩非拦下镜神,他开始按照神龛指引在家具区乱逛,最后他在某个存放打折促销物品的货架上,找到了一个破旧的灵坛。

    打开灵坛,哭声在六楼响起,韩非看着灵坛中的男孩,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不由自主的抱住了灵坛,又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给了哭一个拥抱。

    这些都不是他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很担心哭。

    还在哭泣的孩子被韩非抱出灵坛,他周围的绝望被扭曲。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中型特殊怨念哭友善度加二十!他已经将你视为最亲密的人,无比的信任你,希望你不要辜负这份信任。”

    哭的父亲就是杀死他的凶手,他一直都很畏惧父亲,生活在无边的恐惧和绝望当中。这次同样如此,哭将众人送出后,自己留在了百货商场当中,重新落入了黑暗。

    绝望蚕食着他的内心,同样的境地,但结果却完全不同,在韩非打开灵坛的那一刻,这个孩子是真的哭了出来,只不过这次的泪水和平时那些眼泪的含义完全不同。

    一个男人大半夜从灵坛中抱出一个孩子,看着虽然有些恐怖,但周围的那些鬼都觉得很感人。

    牵着哭的手,韩非走到了九指身前。

    他本想让哭亲自报仇,但是哭却告诉他,穿着红裙子的女主播发现十指变得虚弱之后,直接尾随在他们后面,一起离开了百货商场。

    对方好像在商场里发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为了把那东西弄到手,她不惜以身犯嫌。

    “红裙子应该等等我们的。”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韩非拿出往生刀走到九指的头颅旁边,他希望从九指口中得出有用的信息,可九指只知道十指他们好像往美容医院那个方向逃走了。

    从九指口中再得不出什么信息,韩非觉得对方可能是宁死不屈,所以准备满足他。

    一行人将九指的残躯带到地下神龛前面,韩非第一次使用了神龛的特殊能力——灵魂交易。

    黑布掉落,神门打开,镜神右眼的天平缓缓摆动,随后贪欲的火焰将九指吞噬。

    “三级神龛特殊能力灵魂交易发动成功,请在以下三个选项中选择一项。”

    “一根手指(f级货物):这根手指蕴含杀意和怨念,可大副提升中型怨念实力,但会导致其受到杀意影响,有概率失去理智。”

    “经验:部分经验数值。”

    “阴德:阴德加五。”

    韩非看着属性面板,他首先排除了阴德,能在阳间提升的属性就不要浪费阴间的资源了。

    “手指可以提升中型怨念的实力,我身边确实有好多中型怨念,比如哭和萤龙,但这手臂存在副作用,说不定还会被幸存的十指感受到。”

    思考片刻后,韩非选择了经验,他想要看看大型怨念能带给他多少经验值。

    贪欲的火焰和九指一起消失不见,在系统的提示下,韩非发现自己的经验值提升了一部分,大概相当于半个f级任务给的经验。

    “我想要从十九级升到二十级,大概需要九个f级任务,也就是说我不做任务,光靠神龛的话,要献祭十八个大型怨念才能升一级?”韩非想要一脚踹翻眼前的神龛,但考虑到神龛里是自己的神像,他只好作罢。

    “就因为我选择了同时打开黑盒两面,所以升级就这么的困难吗?难道我升级需要的经验是傅生当时的两倍?”

    韩非总觉得傅生的升级情况跟自己不太一样,但他又没有证据。

    “等下次再找到傅生的记忆碎片,我一定要问清楚,不能再让他悄悄消失了。”

    没有急着下线,因为韩非大概算了时间,记忆世界里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但深层世界里并没有过去太久。

    记忆世界是思维停滞的地方,那里的时间流速和深层世界不同,像是一个不断循环的时间囚笼。

    带着邻居们查看商场各处,韩非只要发现能够提升邻居们实力的货物,便会立刻交给对方。

    以前这座商场只用来供给十指,现在韩非把它分享给了所有邻居。

    怨灵、阴气、上百种不同款式的纸人和纸钱,这些东西反正韩非也用不上,还不如让邻居们拿走提升实力。

    “一定要冷静,不能在阴间习惯了这样逛超市,到阳间改不过来可就麻烦了。”

    本来韩非还想要多挑选一会,结果留守死楼的哈哈,突然在互助群里发来了信息。

    “有几个人进入了死楼,像是游魂,又像是其他的东西,他们好像是从蝴蝶死亡那个房间出来的。”

    在百货商场没有被拿下之前,死楼区域是韩非的大本营,哈哈也是担心出现问题,所以才立刻通知了这边的死楼业主。

    “游魂?”韩非怀疑可能是又有玩家“梦游”了进来。

    “不仅仅是游魂,还有其他的东西,另外整容医院那边的怪物又开始不老实了,他们好像准备探索迷雾。”

    “明白了,我们这就回去。”现在百货商场已经稳定下来,只需将镜神留在这里继续守护就可以了。

    “哭已经救到,我们下一步是整容医院。”韩非大方向的计划没有改变,他在一步步整合这片区域。

    带领拿着各种货物的邻居,韩非正要走出商场,镜神突然出现在他的旁边。

    “韩非,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你还记不记得神龛世界当中那个溺水的孩子?就是你当店员后遇到的第一位顾客。”镜神轻声说道:“溺水小孩的父亲杀死了王平安的父亲,那个杀人凶手在埋藏尸体时,正好被我和王平安看到。我们扭打在一起,结果我失手将男人给杀死。”

    韩非还记得这件事,这是他进入记忆世界触发的第一段剧情。

    “现实里是王平安替我顶了罪,他在父亲死后就变得极端疯狂,警察找上门认定他就是凶手。我本可以说出真相,但在我去警局的路上被西城区的混混带走,此后我彻底坠入了黑暗当中,一心只想着复仇。”

    “你是说王平安现在还有可能活着?”

    “很有可能。”镜神点了点头:“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请帮他洗刷冤屈。”

    “好,我会帮他的。”韩非带着邻居们离开了百货商场,他们沿着傅生地图中标记的那条小巷,顺利回到死楼。

    找到哈哈,韩非详细询问了一下死楼之前发生的事情。

    “可以肯定有游魂进入了死楼,但除了游魂外还有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哈哈指着蝴蝶衣柜所在的房间:“我们之前刚把死楼区域清理过,这附近几乎没有什么鬼怪,那些游魂和奇怪的东西跑出衣柜后直接冲入了迷雾当中。”

    “可我在迷雾里没有感知到他们的存在,难道说他们跑到了其他区域里?”

    “距离我们最近的就是整容医院,我估计他们很可能跑到那里了。”哈哈摊开双手:“不知道为什么,所有游魂刚到这里似乎都会表现的很兴奋,我就觉得不可思议,这样一个被黑夜笼罩的城市有什么可兴奋的?”

    “可能他们有这方面的癖好吧。”

    韩非让邻居们去整形医院和死楼区域附近查看,能救的话一定要救下那些游魂。

    该做的韩非已经做了,他现在是真的撑不住了,危险等级最高的神龛继承任务已经把他彻底榨干。

    交代完邻居们之后,韩非找了一个安全的房间,选择退出游戏。

    血色慢慢凝固世界,韩非能看见地平线上有一片血海正在朝死楼涌来。

    “我……”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那个贴在他背后的血人依旧只说出了一个字。

    意识被拉远,韩非睁开了双眼。

    他想要取下游戏头盔,但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一种精神耗尽的感觉。

    就躺在游戏舱里,韩非直接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韩非感觉全身各处都传来巨疼,他费力的活动身体,将游戏头盔取下。

    “我的身体要比普通人强壮很多,可就算这样,还是有点撑不住啊。”

    骨头都快要散架,韩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他就跟被鬼压床了一个月一样。

    口干舌燥,韩非爬出游戏仓大口大口的灌了一杯水,随手他爬向冰箱,直接抓起那些冷藏的肉罐头吃了起来。

    吃了很多很多的肉,韩非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力气,脑袋也没有那么疼了。

    “这神龛继承任务确实后劲有点大。”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屋内,现在已经是中午。

    韩非看着满地的肉罐头盒子,他轻轻舔了一下嘴唇:“为什么我现在这么喜欢吃肉,难道是因为徐琴吗?不过这些没有蕴含诅咒的肉吃起来,总感觉不够有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