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超级神途 第164章 死亡符诏

时间:2019-08-22作者:夏君吉

    那只手雪白纤细,说不出的柔美,显然是女人的手。

    然而那如锦缎般光洁的皮肤下却有着丝丝鬼气在蠕动。

    “鬼母!?”

    这诞生于鬼门之中的妖邪之物,竟然躲在暗处,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了。

    秦羽身受重伤,黑金龙纹刀发生异变。

    此时再也无人可以制衡于她,而那把传说中的鬼刀也终于要成为她的囊中之物了。

    “死亡符诏,没想到那么多至强渴望追寻的死亡符诏会落在我的手中。”

    鬼母那婀娜如妖的娇躯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可就在此时,黑金龙纹刀猛地一震,居然消失了。

    鬼母面色骤变,转头望去,只见秦羽迈步走来,手中拿着那黑色鬼刀,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正冷冷地盯着她。

    “你……你不是……”鬼母眼睛微微眯起,显出惊疑之色。

    此时,秦羽的气息龙精虎猛,体内的毒素也尽都消失,哪还有一丝重伤的迹象。

    别说是她,就连白羽仙都有些惊奇。

    刚刚那场大战,她可是亲眼瞧见,那怪物的骨刀洞穿了秦羽的小腹,致命的毒素深入血骨。

    怎么突然间,就没事了?

    “我如果不装死,怎么能将你引出来?”秦羽冷笑,幸好他的底牌无人知晓,否则还真引不出这只狐狸。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鬼母涩声问道。

    “我从落星谭出来的时候你就跟在后面,你以为我不知道?”秦羽冷笑。

    鬼母那妩媚妖娆的脸蛋顿时变得狰狞:“你早就算计好了?”

    “否则怎么宰了了你?”

    话音刚落,秦羽如雷霆飙怒,闪烁而来。

    暗黑色的锋芒如一头大龙,撕裂空气,生生斩落,无匹的元力在刀刃处肆虐狂啸,那恐怖的力量压在一处。

    鬼母面色骤变,只觉得绝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碾了过来,让她透不过气。

    黑金龙纹刀眼看就要落下,可她的身子却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小鬼,你找死。”

    鬼母银牙紧咬,嘴角溢出黑色的鲜血。

    她的境界远远高于秦羽,可偏偏黑金龙纹刀对她有克制之效,一身实力连三成都未剩下。

    火光迸溅,鬼母右臂应声飞起,化为一缕浓烈的鬼气,被黑金龙纹刀吞噬。

    咕咚咕咚……

    黑金龙纹刀仿佛通灵了般,刀身蠕动,发出声响,仿佛真的在吞食一般。

    那一缕鬼气被炼化之后,黑金龙纹刀上的纹路变得越发清晰,恐怖的压迫感不断传来。

    整个地洞都被这股力量阻绝,那暗黑色的刀芒足足变大了三倍有余。

    “不……不要,不要杀我……”

    鬼母的眸子里映射出深深的恐惧,她知道这柄黑色长刀的力量开始觉醒了。

    “晚了。”

    秦羽手起刀落,巨大的刀芒如明月流空,破开苍穹。

    鬼母恍若风中残烛,摇摇欲坠,身子被那刀光透过,立刻变得虚无起来。

    大量的鬼气从他体内被带走,没入黑金龙纹刀中。

    这一刀之威,便让她的身体消散了三分之一。

    “不要杀我,如果死在这柄刀下,我就真的永不超生了。”鬼母惊恐地嘶吼着。

    她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如同虚无的鬼气化为的形态,原本俏美的脸蛋也变得怪异,五官扭曲在了一起,仿佛泥偶般。

    秦羽丝毫不为所动,鬼母乃是从那道门来出来的生命,他怎么可能留下。

    又是一刀斩落,黑金龙纹刀的气息越发惊人。

    那刀身之上,甚至有着一道道虚影浮现,万物归处,生灵终结,一座深渊葬灭了星空所有。

    鬼母看到这异象,整个人都凉了,突然跪倒在地。

    “不要杀我,我可以告诉你死亡符诏的秘密。”

    “死亡符诏?”秦羽停了下来,冷冷道:“说。”

    “这刀非同一般,藏有死亡符诏,那是地府之主留下的无上至宝,传言死亡符诏乃是万灵归处,当宇宙崩灭,这符诏便会出现,葬灭一切,吹响终结的号角。”鬼母不敢隐瞒,道。

    “什么?”秦羽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柄刀居然有这么大的厉害。

    “地府之主是什么?”秦羽急忙问道。

    他依稀记得,在衍道山,那神秘的守关人告诉过他,秦问天就是被关押在地府之中。

    鬼母战战兢兢,回答道:“那是宇宙中最为古老的大能之一,当年他创立了地府,留下了死亡符诏,便不知所踪了。”

    “有人说,地府之主的力量便诞生于死亡符诏,然而这件至宝还有克星,据说是一枚大印,藏在星空深处,地府之主为的就是找到这枚大印。”

    秦羽眉头微皱,古老的大能,那年代太为久远,真真假假,恐怕这些传说都掺杂了不少水分。

    “地府在哪儿?”秦羽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鬼母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传说之地,像妾身这等小角色,根本没有资格知晓,恐怕唯有酆都大人那般存在才知道地府所在。”

    “不知道!?”秦羽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丝杀意,这东西,他是不准备留下的。

    果然,鬼母也感受到了生死威胁,急忙俯身拜道:“求大人绕我一命,妾身愿意做牛做马,伺候大人。”

    “我不需要。”

    秦羽晃了晃手中的长刀,虽说这鬼母实力强悍,手段诡测,但他可不放心将这么危险的存在放在身边。

    “我愿意认大人为主。”鬼母一咬牙,无力道。

    “认我为主?”

    “不错。”鬼母仿佛被抽去了神魂,眼中涌现出黯然之色:“死亡符诏的力量已经觉醒,它天生克制我族,只要主人以此在我身上种下印记,心念一动,便能掌控我的生死。”

    这种驭奴之法乃是最悲惨,最绝望的,生死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如果主人是位大凶大恶之人,那么身为奴身,下场定然无比悲惨,用来玩乐都是好的,有些甚至被当做练功的材料,想死都不可能。

    尤其是鬼母,对于许多修炼者乃是大补之物。

    然而,在这生死关头,她也不得不低头妥协,她也知道,唯有这种方法,才能让秦羽真正放心,留下她的性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