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两百五十一章宣兵夺主

时间:2019-09-13作者:子隅夜寒

    看着缩水的点击率,我在想是不是我的读者朋友都是零零辈的,毕竟先下开了学,手机管制一严,自然没有时间捧场,不过学业为重,读书为乐,阅读为趣。

    ……

    洛阳城外的地势,山高水长,北边挨着黄河分水岭,南面以平地为主,丘陵山丘一洼一隆连绵成群。一马平川,说得应该就是这样的景观。

    此刻山丘上扎满了营帐,每处营地间隔不足百里,相互成掎角之势,各自巍然鹤立风中的旗杆,飘罗着血红色的大字,依次肉眼可辨,分别是孙、袁、丁各路人马的旗帜番号。

    云襄迎风立于陡丘之上,凝眸眺望了一会南面平川上的营地,又转头看向蜿蜒伸展的宽敞官道。

    官道上黄土附着,两道是地势稍高的小山坡,被氤氲地绿意覆满,岑参地树影让夕阳拉扯倾斜映在另一面山坡上,烧得绿被发暗。阴暗分明的交界处,有一块石碑,碑头生了几株招摇地矮草,碑上的内容众人来时就已然知晓,上书洛阳二字。

    秋日迫近,凉意渐渐伴着飕飕的风声嵌入脊梁骨,每到日落黄昏交替之时,风起云涌,天色混坛,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众人抵达这里时已经是日落黄昏,晕沉沉的红日,烧得半边通红,但凡有些年纪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会断言,明日必然又是一个大晴天。

    一晃眼,星辰眨着眼,临近的军营也陆续搭起了篝火,明晃晃的将影子拉向另一头。前面的官道上除了偶尔进城的商贩外,并无大规模的军队通过。

    “妙杰,你会不会算错时辰了……”

    司马言仰躺在矮草山坡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打量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忽然问了一句。

    云襄悠悠吐了一口气,双眸慢慢从灯火通明的城楼移到官道上,没有回答。

    山风到了夜里晚来急,幽咽凄厉的在耳旁吹鼓,山坡的几人百无聊赖的扒着草,闲聊漫谈,途中孙坚的侄子孙贲曾今寻声而来,邀请他们入营,被云襄婉拒了,一开始司马言也并不在意,却没想到这一等如同一日三秋,折磨难耐。

    “洛阳往返朱虚县四日的路程,应当不会错,”辛毗替其回答道,“但是以翼德那急躁的性子,恨不得插上翅膀半日就飞到洛阳的心情,今夜抵达洛阳恰好不过。”

    “当真?”司马言坐起身来,眼珠咕噜一转,不知道心里有打着什么算盘,拍腿道:“上次吕布那厮上门挑衅,我一个人可能打不过他,但是叫上老黑,我还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

    “文仕,”云襄突然插话道:“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司马言怔了怔,一时兴起把自己的心里的小盘算都给说出口,忙矢口道:“没忘没忘,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云襄徐徐站起身来,后面是红光泛滥的军营,前面是一望无垠的朦胧夜色,山风掀扯着他的衣裾,双鬓随风飘摆不定。给人一种孑然而立的感觉。

    没过多久,他突然笑了一声,郎朗道:“瞧,他们这不是来了嘛。”

    云福夜间适应性极强,当旁人还在定睛揉眼辨人来者是不是自己要等之人时,他已经确然清楚,大声道:“翼德,老管,符伯,连张骁那小子也来了。”

    “唔?”司马言踱步上前,定睛仔细看了一会儿,反射弧稍长的他,这会才举臂挥手,喊出声道:“嘿,老黑,老管,我们在这!”

    夜幕下,蹄音渐浓,呵斥声浑浊嘹亮,骑尘之间,为首的几人似乎已经注意到路旁山坡上的人影,其中有人边挥鞭,边将兵刃高举过顶,发出古怪的吆喝声,不用想也知道正是兴奋不已的张飞。

    这时辛毗也随云襄下了坡,站在路旁静候期盼已久的同伴到来,忽然开口问道:“公子,怎么不见奉孝人影?”

    “对呀,大哥怎么奉孝没来?”云振也发现作为鬼才军师郭嘉不在来者队列里,好奇问道。

    “奉孝?”云襄抬头淡淡笑了一声,“是我让他不必前来,依他那单薄的身子,怎么熬得过翼德这急性子,没日没夜的赶路呢?”

    “公子如此爱惜奉孝,就不怕大伙吃醋嘛?”

    就在这三言两语之间,张飞先头的几名将领已经奔到众人面前,勒缰下马后,直奔到站在最前的司马言面前,双臂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好小子,入了洛阳可曾好酒好肉养壮结实些,俺可还等着你陪俺过过招呢?”

    司马言也不甘示弱,伸手锤了锤张飞的胸膛,笑道:“一会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两人这边聊得火热,符伯等人纷纷见过了云襄面,虽然云襄对于礼数素来都是能免则免,但是阔别重逢难免会因一时高兴,而忘了云襄的嘱咐。

    众人并没有在城外逗留太久,云襄让符伯与管亥领着七百骑兵投入孙贲军营之中,由孙贲妥善安置,其余人则随着云襄等人回到客栈,匆匆让客栈厨房做了几道小菜,几人围在一张桌子上,有说有笑,小酌一杯。然后又在二楼客房里,掌灯至一更锣响。

    ……

    ……

    昨夜众人险些就要把客栈的酒坛都给饮干才肯罢休,武艺方面张飞不肯让步,酒量方面他与司马言刚一碰杯就较劲上,张飞直到喝得有些踉跄以前,都不相信司马言这个毛头娃子居然有此酒量,千杯不醉。这一醉就醉到了第二天日晒三竿,司马言醒来时屋内已经空无一人,楼下隐约听到爽朗地交谈声。

    明显余醉未消,司马言杵着昏沉沉地脑袋,踉踉跄跄地走到房门口,房门本就是敞开的,楼道上只见张骁和管亥趴在围栏上,时不时往下瞄看。

    “你们俩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嘛?”司马言赤着脚跨过门槛,整个身体像是要失去重心一般,直接前扑到管亥身上,“再看什么?”

    “小声点,楼下公子正和别人谈事呢?”管亥扶稳司马言,一面解释,一面夸奖道:“文仕,你小子酒量还真不赖啊,翼德现在可是还在屋里呼呼大睡,你居然能爬起来。”

    “那是,”司马言毫不在意地挥了一下手,脸颊烧红,凑到二人中间,往下伸头,悻悻道:“楼下是何人?”

    “找你的,”张骁没有抬头,注意力仍在楼下,随口道。

    “找我!?”司马言抬起手指着自己,一脸茫然,又问道:“怎么可能……”

    “说来也奇怪,”管亥微微皱眉,挠了挠后脑勺,“来者明明说要找文仕,可却唤公子是你?都把我给绕晕了。”

    司马言眉尖一挑,险些破口而出,又好像意识到什么,伸着脖子尽力往楼下勘探。

    “文仕,该不会是你的仇家吧。”

    “我哪里来的仇家,”司马言扭过头瞟了说着话的张骁一眼,不以为然道:“是妙杰作怪,前些日子非要和我互换身份,这会多半是麻烦找上门了。”

    “互换身份?”管亥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右手按在司马言的肩膀上,“老实交代,你们在洛阳到底还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趣事?”司马言耸了耸肩,道:“昨夜我可是当着妙杰的面把能说的,和不能说的都说你们听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是有趣的。”

    “上蔡府技冠群英不知道算不算。”张骁抬起头,饶有兴致的说了一句。

    司马言看了他半天,才缓缓松口,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莫非是妙杰那小子告诉你们的?”

    “这都是你昨夜醉酒时,自己向大伙炫耀的,”管亥搂住司马言,讥笑道:“你可别冤枉公子。”

    “这个……”司马言拖长了声音,缩着脖子怯怯地又问道:“那我不会连我打算叫上翼德大伙,一起去教训吕布的事情也说了吧?”

    “你说呢?”二人异口同声道。

    “那个,别当真,”司马言失笑道:“否则妙杰一定会怪我的。”

    “怎么能不当真,”管亥立即道:“吕布那厮居然这样侮辱公子,文仕真要找他算账,算我一份。”

    “也算上我。”张骁附和道。

    “哈哈,还是你们仗义,”司马言右手挽管亥,左手搂张骁,在楼道上有说有笑。

    当三人在楼道上谈笑自如的时候,云襄与楼下来宾的交谈也快告一段落。

    “既然如此,就待司马兄随云公子凯旋而归之际,你我在行赌约。”来者是名面相素雅之仕,发髻缠玉冠,眸如皓齿,颇有名门之后的风范,他站起身来,朝云襄抱拳作揖后,没有多做逗留,转身拂袖而去。

    待男子走远之后,司马言等三人已然摸下楼,司马言坐到云襄身旁,立刻盘问道:“妙杰,适才那人是谁?怎么突然找‘我’?”

    “泰山羊氏一族,公子此人不容小歔呀。”辛毗走近身来,提醒云襄道:“之前蔡氏已与羊家结为亲家,如今羊氏居然欲再夺蔡邕一女,还真是有点宣兵夺主的意思。”

    “羊氏?蔡邕?”司马言自己动手执壶斟了一杯茶,灌饮而尽后,方道:“可这和咱们有何关系?”

    云襄淡淡道:“因为……蔡邕大人有意招你入赘,你说这和咱们有没有关系……”

    “噗……”司马言一时没忍住,刚到喉结的茶水,顷刻水龙吐珠全喷在云襄的侧脸上,“你说什么!”

    云襄擦拭掉脸上大部分水渍,转过脸冲他笑道:“这下该知道我当日的良苦用心?”

    司马言微微一怔,血丝满布的眸子猛地闪了闪,一时之间没有明白云襄的话,也没有说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