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两百五十章鸱目虎吻

时间:2019-09-13作者:子隅夜寒

    9月的第一周就此拉开序幕,但愿一切如初,一切如故,初故二字何解,请听下回分解!!!!

    ……

    何府宴会持续了整整三四个时辰,直到何进酒劲上头,拖着昏昏沉沉臃肿的身体,由左右下人搀扶着下了阶梯,摇摇晃晃地出了大门。厅内众人自然不敢多喝,怕生出几分醉样落旁人笑柄,也没做久留,陆续散去。首先离开的是整个宴会上没有开口说过半句话的袁术,随后是丁原和吕布,接着是袁绍。曹操与孙坚则邀请云襄一道迈过门槛,并肩而出。到了府门外,两人分别乘了自己的马匹,微微施礼后便扬长而去。

    云襄等人则准备坐上来时的马车,原路返回。待云襄踏上车驾板,拉开帐帘预备进入车厢时,回头突然瞄见一人正从大门匆匆赶来,显然是朝着自己这边过来的。

    “云公子,且慢,”蒯越一面低头勘探台阶,一面招手,“云公子,请留步。”

    云福与云振纷纷探出头来,好奇又是哪路英雄前来兹事。

    云襄微微一笑,转过身跳下马车整顿衣容,等待蒯越跑到自己面前,方问道:“不知蒯大人有何指教?”

    “云公子,”蒯越稍后退了一步,留出足够弓身施礼的距离,弯腰拜谢道:“请受异度一拜。”

    “大人快快请起,”云襄忙扶住他,“云某何德何能受大人如此大礼。”

    “云公子厅前一番话早已洞悉一切,”蒯越苦笑道:“此拜当然受得起。”

    云襄看了他半天,失笑道:“大人即是聪明人,又为何替大将军谋划出这样的主意来,当知此事瞒不了多久。”

    “此事本就有些避无可避的风险在内,”蒯越眉睫一动,无奈道:“我这也是为了让大将军有铲除十常侍的决心,才出此下策。”

    “的确是下策,”云襄毫不避讳,坦然道:“但下策却也又下策的好,起码十常侍最近会有警觉收敛,大人大可继续为大将军谋划如何铲除十常侍的计划。”

    “唔?”蒯越定睛看了看云襄,之前他以为云襄立场中立,还在担心他会以此要挟自己,眼下云襄竟然当场说出谋划铲除之类的话来,立场昭彰,“公子也觉得十常侍当除?”

    “害群之马,祸乱朝政之本源,”云襄语气颇严,凝声道:“人人得而诛之!”

    “云公子果真如传言之中,才思敏捷。”蒯越说着抱拳一揖,道:“还请云公子指点一二,好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蒯大人言重了,”云襄点着头,眸露赞许,“大人心系百姓实在是百姓之幸事,至于铲除十常侍一事,不过大将军点头的允予的事情,大人不会不知。”

    蒯越低下头,默认了此事,旋即又向云襄一揖道:“公子心如明镜,倒是异度欠缺思考,偏午太阳毒辣,蒯某就不多留公子,告辞。”

    云襄微微一揖表示回礼后,没有再多做久留,转身踩上车驾钻入车厢,马车随后扬鞭策马,赵云与司马言相伴左右,朝着来时的路姗姗而返。

    目送云襄等人离开,蒯越呆站在原地,任偏午太阳斜射的炙烤,昏昏然自语道:“云襄,实乃真豪杰啊!”

    在回客栈的路上,云襄闭口未提半个字,只是闭目沉思,云福与云振二人见状也不敢造次,各自掀开靠后的车窗帘,浏览缓缓过市的街景,偏午街市的热闹不减,几名客商拉着托货的马匹,在摊位前坐地起价。同在车内的辛毗瞧会云襄,又瞧会窗外飘过的人影,浅浅一笑,也阖上了双眼。

    虽说云襄没有道破真正杀害唐周的凶手,但回到客栈之后,经过他简单提点加上辛毗在旁推敲,众人都反应过来适才何进在宴会上,故意问认为是谁杀害了唐周,简直就是贼喊捉贼。

    “这何进故意请咱们过府,就是要演这出贼喊捉贼的戏码,给人咱们看?”

    “他不过是特意做给某些有心之人看的,”辛毗啜了一口茶,提神道:“文仕身为咱们第一智囊难不成还看不出来?”

    “怎么看不出来……”司马言立刻抱起胳膊,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其实我在宴会上就看出来,只是不戳穿罢了。”

    “就你!”云福一哂,满脸挂着怀疑,“刚才可是佐治说了好几次,你才勉强捋清楚事情真相。”

    “你……”司马言有些气急生怒,闷声一哼,扭过头便不理众人。

    “你们就别斗嘴了,”云襄从窗户边走回座椅上,淡淡道:“照符伯脚程赶路的时间来算,我想也快到洛阳才是,你们谁愿意同我一起去城门口迎接他们呢?”

    众人微微一愣,显然把张飞等人入京一事抛诸脑后,辛毗点头道:“公子不提,看大家都快把正事给忘了,文仕你就要能见到多日不见的翼德了,怎么还苦着脸。”

    司马言听完他的话,立即站起身来,拽着云襄的胳膊就往门外拉,“那还等什么,万一错过可不好,走!”

    看着两人快速地推开门,往楼道移到,还在房中的辛毗等人纷纷露笑,然后一道追了出去。

    ……

    ……

    洛阳城。

    彼时的洛阳城门口,已经不似云襄他们刚刚入洛阳城时那般松散,城楼下两名城门校尉在原地排查着过往的百姓,排场森严,想来是最近多有各地军阀势力入驻城外,昨夜胭脂楼又发生朝廷官员被杀一案,这才加大了门卫力度,确保城内平安。

    虽然关卡排查严格,但是有一名校尉像是认识云襄一样,远远地看见一伙人靠近,快步走到跟前,主动示好,咧嘴笑道:“云公子,这是要出城?”

    云襄勒马定睛细看,微微怔了怔,半信半疑道:“莫非是太常大人身边的阎忠,阎大人?”

    “正是在下!”阎忠提了提下滑的头盔,笑道,“公子好记性,仅仅在冀州郊外校场一面,居然还记得下官。”

    云襄连忙翻身下马,淡淡一笑道:“怎么敢忘怀,阎大人怎么会在此负责门防一职?”

    阎忠挥了挥手,无奈道:“一言难尽。”

    云襄晃眼扫了阎忠身后正紧张有些的做着排查工作的将士们一遍,好奇道:“难得是因为太常大人兵败黎阳一事?”

    “这……”阎忠眉头一惊,愣了片刻,旋即苦笑道:“还是瞒不住云公子,的确是因为此事,阉党刻意在陛下耳边吹鼓,说太常大人老态龙钟,不堪重任,让大人散了府中将领,这才将在下遣派为城门校尉,负责着城门安危。”

    “又是十常侍!”司马言突然插话道:“妙杰,干脆咱们入宫把那帮阉党都给杀了吧!”

    “文仕,莫要在大庭广众前口无遮拦,以免惹火烧身,这里耳目众多难免有他们的鹰犬,届时十常侍怀恨在心,在天子面前添油加醋上几句,恐怕咱们的下场可就没阎忠大人贬职那么简单。”

    被辛毗一提醒,司马言顿时捂住嘴,用余光瞟向云襄,“妙杰,还是由你来说。”

    “大人见谅,我这兄弟天生性子直,”云襄一面替司马言圆场,一面赔礼道:“还望大人莫用放在心上。”

    “云公子言重了,”阎忠回护道:“莫说这位小兄弟有此想法,我等将士知道此事后,纷纷义愤填膺向太常大人请命,带刀入宫一刀结果了那帮鸱目虎吻的卑鄙小人。”

    “阎大人正气凛然,但是在下劝大人莫要太过冒进,”云襄笑了笑道:“自私带刀入宫已是重罪,更何况要当着宫廷护卫的面杀了陛下身边的红人,大人想想这件事情成功的机会有多大?又可曾想过此举将会陷太常大人于何等处境?”

    阎忠眉睫一动,直接愣住,看着云襄说不出话来。他就像替天下除一害,也没有细想成败,经他这么一分析,恍然在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愚蠢至极。

    “时候不早,”云襄抬眼看了看天边押解而来的火烧云,向阎忠又说道:“大人还有担任守卫城门的安危,若是因我等的缘故而被旁人闲言碎语,说大人擅离职守,云某可担当不起,这就告辞出城。”

    阎忠一时间还未消化完云襄的话,只是呆呆地点点头,示意守城的下属放行,几人重新上马扬鞭轻策通过城门。

    云襄等人离开后,守城的将官利索地跑到留在原地发呆的阎忠身旁,低声奉承道:“大人,不知刚刚走的那几位爷是什么来历?”

    “是我大汉的将来!”阎忠抬起头,吐了口气,随口答道:“你替我上太常大人府上一趟,告诉大人……”说着凑近将官耳畔,细细窃语片刻。

    将官微微颔首后,应了一声“下官明白。”,就往城门旁特设的马厩跑去,随后拉出一匹瘦黄的黄骠马,纵上马背扬鞭而去。

    待将官带着他的口信离开城门后,阎忠又转过身望向余下只有正在接受排查出入的百姓,以及商贩队伍的城门口,笑道:“云公子,这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你甘苦与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