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八十一章 众将齐心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官渡,东渡口。

    清晨难散的沿岸雾气终于随着几户船家开工,逐渐被划桨的气力吹散开来,黄河之上如一平川无埂,浩浩然漂浮着几只小舟船,寂寥得很。

    昨夜在此歇息地张绣一早刚醒,就发现昨夜的少年郎已然没了踪影,独剩下火堆上架起的一条半焦的烤鱼,散发着阵阵腥香。张绣一脸睡意稀松地样子,伸展着僵硬的四肢,微微笑谓道:“一声不吭就走了,如此年纪就有莫大抱负,他朝成年只怕是能一杆扫我出北地喽。”

    张绣拾起地上的黑铁长枪,走到火堆旁拿起烤鱼囫囵吞枣的咬了一口,不禁点了点:“留宿之恩,烤鱼之恩,来日张绣定当十倍回报于你——张骁!”

    丘齐山上,曹操大营。

    曹洪一早收到各方斥候来报,带着消息饭也顾不上用上一口,匆匆跑到曹操的大营里,与曹操回报消息。

    曹洪手指地图,正位于丘齐山下张曼成大营身后不足百里处,俨然还驻扎着另外一支黄巾贼,曹洪吃惊地问道:“大哥,你觉得此营会是何人驻守之地?莫非眼下山下的营寨只是张曼成放出来的空营幌子,后面才是主营所在?”

    “唔?”曹操眉头紧锁,神情有些疑虑,“应该不会!”

    “那这营寨中驻扎何人呢?”曹洪不假思索追问道。

    曹操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寒意,眉头不禁抖了抖,双掌按扣在桌板上,凝视着曹洪徐徐道:“该不会是黄巾贼首张角?”

    “张角?”曹洪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个人的名字,脱口便道:“大哥说的是黄巾贼首张角本人?他怎么可能会在此地?暴露在轻易能被我军斥候发现的位置呢?”

    曹操的嘴唇骤然抿成木桩上皱褶干煸的线条,面上没有一丝讶意。曹洪的推理固然有些道理,但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一直是张角为帅的作风,难保他驻扎于此,不是为了更快接收前方部队攻下广宗城而做出部署。

    但是,张角犯了一个致命的疏忽,他如何能想到畏首畏尾多时的汉军,忽然掉转枪头打算正面迎击他们?

    曹洪接着说道:“大哥,依我看咱们也不必在此装神弄鬼的唬吓山下的黄巾贼了,咱们不如今夜就带人马绕过山下的黄巾贼,直逼那不知何人驻扎的营寨看看,要是真如大哥所言,咱们正好擒下张角那厮,那这样冀州的仗不就了解了?这功劳全是咱们的了!”

    “不可!”曹操沉声道,“我既然已答应相助云公子,又岂能出尔反尔?何况就凭咱们这点兵力,你就不怕羊入虎口吗?”

    “呃这个”曹洪的神情有些为难,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措辞,“那咱们就真的替云襄他们白白当着屏障?”

    “如何是白白?”曹操朗声一笑,说道,“能就此结交云妙杰,与我而言,与我军日后而言,皆胜过朝廷那徒有虚名的赏赐。”

    “唉”曹洪忽然叹息了一口,有气无力道:“但愿如此!”

    “报”

    曹洪话音刚落,帐外一名风尘仆仆的探子忽然掀帐帘奔入帐内,跪地疾声道:“主公,许昌来报!”

    “哦?”曹操霍然转过身去,冲探子厉声道:“讲!”

    “卢植率大军扫荡颍川一带黄巾余孽,接连斩获逃窜黄巾贼千余名,蔡城、顶城、南顿三县皆曾有黄巾贼异动,但均数皆以平息,”探子顿了顿,又缓缓道:“二公子让小的代为向主公传话,切莫担心家中安危而忘了自己保重。”

    “阿德?”曹操由衷发出一声感概,“这么多年,家里全靠他一人维系,着实为难他了。”

    “大哥,莫要悲伤,”曹洪安慰道:“我想德弟清楚大哥心中的抱负志远,他无法在其他方面相助大哥,但至少家中大小他还能全权打点,让大哥少了这个后顾之忧。”

    广宗外,树郊林。

    云襄的一千将士就歇息在此处密林里,依照约定,裴元绍午时便会率领五百将士随行去与波才会面,众人心中多少有些底,此役将彻底瓦解广宗城外的黄巾贼,没准还能借机擒住躲在后方的张梁等人。

    云襄倒吸一口冷气,竖手推开遮挡视线的枯枝峭,一脸忧心地望着眼触可及的黄巾贼大营,以及大营前方的广宗城。

    云襄身后众人都在议论着此番大获全胜的定局,脸上都乐开了花,就等着时候一到点兵攻营,唯独郭嘉一人看出了些端倪,缓步走到云襄身旁,低声窃语道:“公子还在担心此役之后,我等容身之所?”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奉孝也!”云襄悠悠道,却有些提不起劲的感觉,“此役之胜,我等人微言轻,功劳大半都会叫韩馥所得,功劳名利于我如浮云,云某并不在乎,只是这驻军之地”

    “怕是无一人会相助公子,”郭嘉接道:“如今各个军阀势力皆在呈扩张之势,又岂会轻易让一席之地给咱们,却是比黄巾贼头疼的劲些。”

    “是啊!”云襄懊恼地锤了锤头,喟叹道:“这也正是让我最为头疼的地方,不知奉孝可有良策?”

    “不曾。”郭嘉快速道,“不过,想必有一人能帮到咱们,算算日子他也该到广宗城才是。”

    “唔?”云襄眸色迟疑,语音中惊意犹烈,“想不到奉孝还有卜卦预知之能,不知此人是谁?”

    郭嘉微仰着头,苦笑一声道:“奉孝岂有公子那般未卜先知之能,实则是知人心的小把戏而已,至于此人,说起来对我军还有过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云襄深深地看了郭嘉一眼,眼眸顿亮道:“可是当日高阳县出粮饷救济我军的李历?”

    “正是此人!”郭嘉镇定地回视着他的目光。

    云襄眉睫轻颤,质问道:“奉孝觉得他会来?”

    “当然!”

    “谁不想追随贤明圣主呢?”郭嘉补充道。

    云襄不由得抿住嘴唇,脸上却挂着几分笑意,像是在回敬郭嘉的话。二人一问一答间,似乎消除了心中许多忧虑。

    “报!”

    忽然间,一名哨兵疾步而来,转瞬就站在众人身前,拱手抱拳道:“启禀公子,我们发现黄巾贼大营有所异动。”

    “哦?”云襄霍然回过身,快步走到众人前面,朗声道:“可是从后营出,兵力不过千?”

    “正是,大多数都是骑兵为主。”哨兵回答道。

    波才果然要弃大部队自行遁影而去,真是歹毒!

    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当真算得阴险无比,用万人的性命作为诱饵,吸引汉军的注意力,自己借着探路回见裴元绍之名出营,也是为难了波才绞尽脑汁之后,才想到如此损人害己的办法。

    云襄沉思片刻,把目光转向随后走到身边的郭嘉,问道:“奉孝,你觉得如何?”

    郭嘉道:“公子,我军依计行事即可,让子龙、老管、邓茂三人一并混入元绍带领的五百将士之中,到与波才会面时来个擒贼先擒王,让子龙他们拿下波才,必定能兵不血刃瓦解波才带去的千名黄巾贼。”

    “好!”司马言奋然击节道,“妙杰,不妨也让我混入元绍队伍中”

    云襄打断司马言道:“不可,你还有要务在身,杀入黄巾贼大营的任务,远远会比擒拿波才要更为重要,此役打头阵的非你莫属!”

    云襄并非想让司马言冒险,他不想让司马言随裴元绍等人去擒拿波才,反而让他随自己攻打本营,看似冒险实则是想把他放在身边,在他眼皮下许多事情都会比较好掌控得多。

    司马言虽然骁勇善战,可撑死了就是个不过二十的青年,面对波才难保他按耐不住,不到关键时刻就出了手,更有可能口无遮拦的说出一些有违常理的超前话来,所以放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司马言嗯了一声,撩着毛尖都没冒出来的下巴,自信满满道:“不错,攻打黄巾本营这种十分危险的事情,确实需要我这种人才能担当,嘿,子龙,老管,元绍,这次我就不和你们争小功啦,我随妙杰攻打黄巾大营去了!”

    众人目光聚司马言脸上片刻,纷纷撤头扭身大笑,云军依旧盛行在大战在即,不慌不躁,安之若素。

    “好!”云襄奋然击节道,“我等自幽州举兵以来,每战都是以寡敌众,惊心动魄,却皆仰仗大伙齐心协力而成,并非云某一人之功,不过这一次,定要叫世人皆知我军风采,我军将士人人皆是铮铮铁汉!出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