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六十章 跳梦黄泉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然而,当司马言以为张角仍然不会放弃反驳,甚至会呼唤来周遭的士兵时,张角却全然沉默了。

    这一次的病发来得突然而又凑巧,那次的晕厥几乎是两日后才渐渐苏醒过来的,原以为只是单纯的染上风寒,哪里能想象到这次患上的是不治之症!

    帐外的风徐徐掀起牛皮帐窜入火堆中,带来夜中的寒意,耳畔有呼呼的啸鸣声,似尖刀似长缨。戳刺在张角微微冒汗的脸上,张角艰难地撑开双睑,才发现云襄居然毫无忌惮的在火堆旁坐了下来,还在示意着身旁的司马言也一道就坐。

    他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神志清醒的知道眼前这两人,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比于吉现身时的感觉还要强烈。他试图直起身子,双手往后下方一撑,力劲方到,身躯便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几乎要倾倒在地。就在他即将失去重心,整个人重重地砸向地面时,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停住了倾斜倒地的趋势,慢慢地恢复原样。

    “你”张角错愕地看着将自己扶稳的云襄,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面前的少年一脸肃然却又充满祥和之气,穿着一身遍布灰尘的青衫布衣,身上没有官宦子弟的跋扈气息,反而更多是透着一股于年龄不相符的沉着冷静,恰恰是这份沉着冷静令张角感到无比的窒息。

    云襄缓缓松开扶稳张角的手,收回身子,淡淡道:“解散黄巾众徒!”

    张角大为意外,望着云襄那张冷脸,原本以为云襄会说要结果了他的性命,不曾想答案是如此让人出乎意料,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并不是要杀我?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少年,如此淡漠凉薄的面孔,忽的肃杀一片,现在却又是一脸平静,着实令人难以揣度。

    “解散黄巾贼众徒?”张角几乎也习惯了将自己的教徒叫做黄巾贼,却不曾想还有人会用众徒二字,来替代这个骂名。“你居然称我军为黄巾众徒?”

    云襄侧着脸注视着火堆,冷冷道:“本就是一帮农民起义军,若不是走错路又怎会被人称为黄巾贼?当年高祖刘邦不也是揭竿起义的反秦军,而天公将军所组织的黄巾众徒,一开始不也是为了反抗朝廷暴政的起义军吗?无外乎,刘邦从一而终秉承为民,而你,则背道而驰不行仁义,无怪天下之人共唾弃。”

    张角一时间愕然,看着他的侧脸说不出话来。

    “不过!”云襄忽然回过头来,脸上又是一副肃杀凌厉的模样,淡淡道:“即使你不愿打消那个虚无缥缈的称霸年头,你的军队也将被人击垮!到时候”云襄摇着头,将淡漠的声音渐渐压低直到消弭。

    张角愕然,看着云襄一脸自信的模样,张角忽然明白过来,他所指能击垮广宗外众黄巾教徒之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张角微微张了张口,原本想说的话全都随着缓缓阖上的眼睛,淹没消散了。

    云襄不以为然地站起身来,轻轻弹去身后的尘土。

    “天公将军,言尽于此,是去是留你可要想清楚,你的命已然无多少时日”

    话音刚落,云襄迈步向帐外而去,司马言紧随其后,再没回过头。

    当云襄拉开营帐的瞬间,帐外忽地袭来一阵寒风,帐中的火光骤然变得暗淡。

    “云襄!”他震惊地脱口道,仿佛身上的负重感瞬间消失,从地上立起身来。

    就在那个瞬间,营帐外又闯入另外一群人。帐内的火光突然又明亮起来,火光照在入营的几人脸上,影影绰绰,看得张角心感憔悴的一屁股又坐在地上。

    张角坐在营帐中央,按住了胸口涌动的喘息,只觉得胸口那里跳得极快,仿佛快蹦出体外。

    刚才那一幕难道又是一场梦不成?云襄、于吉!

    我真的做错了吗?黄天也要收了我吗?

    “爹爹!”

    “大哥!”

    就在张角恍惚间,耳畔忽然跌入两声熟悉的叫喊声,声色清晰明亮,不似之前的飘渺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气的于吉声音,也不似云襄那肃杀王者气概的云襄声音。这才是现实真切的声音,是自己女儿和胞弟张梁的声音。

    “爹爹,您怎么了?”张倩上前问道。

    “是啊,大哥您怎么了?刚才出帐的那两个人是谁?”张梁问道。

    “刚才?”张角猛然抬起头,一脸惊愕。

    “就是刚才两个装束并非咱们军中的男子。”张倩补充道,皱眉回忆起刚才所见背影,“父亲莫非是您派出去的密使?”

    “你们真看到他们了?”张角不禁心生寒意,哆嗦着双唇:“你们也看到他们了?”

    “他们?”张梁顿了一顿,低声喃喃道:“大哥他们真是你们新派的密使吗?”

    “不不是!”张角脱口低呼,下意识地双手捆成一团。

    “大哥,怎么了,”张梁看着张角如此恐慌的表情,顿时觉得事情不对劲,急忙问道:“难道他们不是大哥的密使?那是何人?”

    “云云襄”张角握紧双手,咬牙冷冷说道。

    “什么?是是云襄”张梁心头大震,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他怎么能混进咱们营中!大哥,要不要派人去抓他们”

    “不必了!”张角截道:“他们既然能找到这里,就已然知道我们这里是兵力最为薄弱的地方,若是再贸然出营追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人来”

    张倩不由看了他一眼,愕然:“父亲,那咱们”

    张角说不出话来,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火堆中燃烧的柴火——火中渐渐燃红的柴木星屑,将每个人的脸映得发红。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云襄、于吉都的的确确的来过,他们的话莫非也要应验!

    “我们真的大势已去”许久,张角转头看了一眼帐外,才勉强说了一句话,而且是一句令众人吃惊的话。

    仿佛预示自己即将不久人世的模样,张角这一次病过之后,整个人都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不但没有令广宗外的高升进攻广宗城,如今还荒唐的认为自己已然是个将死之人。

    “大哥”张梁担心道。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我”张角用劲气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命休矣我”

    “大哥!”

    “爹爹!啊”张倩微微弯下身躯,张口结舌,瞪圆双目尖叫道。

    ——只见张角骤然垂下头,整个人的脸上的血色纵然被抽干,身体也像被抽取气力瘫软下垂,再也没有声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