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零一章 寻求名师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

    倾刻,云襄等人移步到山寨大门,此时大门来来往往,有出有入,众士兵在管亥与裴元绍的指挥下,正往山寨里运输那些裹着被杀的山贼尸首,还有一些士兵埋头苦干,像是在挖掘什么,徐福不解的看着这出入不停的士兵,与时不时扬起的尘土,心中甚是疑惑,他们这是在作何?

    “公子,马匹准备好了,云长与翼徳率先回去通报玄德,老管与元紹那边照你的吩咐将死去的山贼尸首安置山寨中,一并火化也快清理好了。”符伯拉来一匹乌黑的骏马说道。

    “好,”云襄接过马栓,拉到徐福面前拱手道:“徐先生请恕云襄等人不能远送,冀州还有些事情需要我们,这一路你多保重,令母的腿疾你只需按我的方法去医治,不需要大费周章的来冀州寻药。”

    一向求贤若渴的云襄一路送徐福出山寨只字未提要求他留下,连送别前也毫无提议,令郭嘉及众人甚是不解,但却不好当着徐福面提出来,只得闷声不语。徐福也有些奇怪云襄一路上,只是询问自己家母的病症,更为其解惑如何治疗调理,对于郭嘉的提议丝毫未提。

    “噢!”徐福心怀疑惑,懵的应了一声。

    “想不到云襄如此宅心仁厚,体恤我的难处,确实为难得之主,只可惜!唉!”徐福若有所思的从云襄手中接过马栓。缓缓跃上马背,朝众人又一次拱手,随后拴马回头,挥鞭而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徐福,司马言憋了一路的话终于爆发了:“唉,妙杰,你说那人怎么回事,我们救下他,他只会言谢,最后临走也不说些啥,说走就走,当真一点报效之心也未有。”

    “文仕,元直兄是个爽直之人,不大喜欢拘谨的礼节,公子???”郭嘉刚欲辩解,只见云襄负手盯着远方徐福离开的方向,久久不为所动,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驾???”

    远处忽地传来一阵策马挥鞭声,接着奔马音响脆,乌黑的骏马之上赫赫屹立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徐福。郭嘉募地明白云襄加不言语挽留徐福的蕴意,暗自颈首。

    徐福刚稳住马匹,连忙跃下马背,揽起破旧脏秽的衣服,朝云襄跪地拜道:“徐福自傲,公子却依旧以礼相待,更为徐福家母病疾解惑,徐福深感欣慰,今日一拜当是行作别之礼,他日相遇当是以主公之礼行之,已报公子救命成全孝道之恩,奉孝,诸位告辞???”

    云襄也像事先知道一样,毫无惊讶之意,拱手道:“元直保重,云某随时等君归来。”

    “保重!”郭嘉等人相继拱手拜别。

    再次目送行事匆匆的徐福后,司马言之前的话语不攻自破,他摇了摇头,苦笑道:“奉孝,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的行事规矩,之乎者也的。”

    “哈哈,文仕说的是,刚才郭某也看得犹如雾里看花,甚是不解,唯一看破的当公子一人而已,公子观察细微,奉孝佩服之余。”郭嘉作揖笑道。

    “奉孝过谦。”

    “呼噜噜???”

    沉闷地战马响鼻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打断云襄等人的话语,众人放下交谈惊然回首,数匹马匹从山寨大门被拉出,排成一片。

    “公子???”

    管亥与裴元绍相继从马群中走来,拱手拜道。

    “怎么样,老管这山寨的所有马匹可曾有漏?”周仓上前轻拍一匹黄综马背,顺着嶙峋的脊背摸到马尾,盘问道。

    “公子,照周仓兄弟的指引,我们把山寨四周藏马的马厩,里外都搜寻透彻,一共获益五十匹良驹,十匹老马,对我军真是大大的收益,哎老裴,你给公子说说你缴获多少兵械。”管亥用粗壮的胳膊蹭了蹭裴元绍示意道。

    裴元绍不甘示弱,反用胳膊撞道:“不用你提醒,我自会向公子说明一切的,”

    “公子???”裴元绍刚要开口道明一切时,云襄却反问候道:“元紹,你腹部的刀伤可曾好些。”

    裴元绍听言双手作揖,深感安慰,不禁触碰泪腺,两行热泪随即落下道:“感公子挂念,元紹就是搭上性命也值得。此次战役我军一共缴获长矛三百,朴刀一百,长枪三百,还有羽箭八百支。”

    “此行让诸位涉险,云襄深感抱歉,诸位将性命依托云襄,云襄定不会辜负大家的,符伯传令下去,将可用之物移出山寨其余的,都山贼尸首们一并火化,他们虽做过恶,可皆因乱世起,既然人已死,就让他们随风逝去吧。”云襄神情严肃,抱拳捶胸道。

    “遵命???”众人沉声应道。

    ??????

    ??????

    泰山脚下,郡丞府。

    诸葛珪带着诸葛亮下得泰山回府时,天色已然昏暗,诸葛丰叫来自己的胞弟诸葛玄于内堂商议起,有关诸葛亮学艺之事。

    “来来来???”诸葛珪站立于桌案前,俯身低眼望了望桌上的画卷,冲刚刚进门的诸葛玄招手道:“玄弟,你过来看看。”

    诸葛玄踱步蹒跚而行,疾走间衣履自然向后飘扬起来。

    诸葛珪满脸愉悦地指了指桌案上的荆州地图画卷,称赞道:“玄弟你看,这荆襄九郡果然是处好地方,山水相间,怪不得亲家公(庞德公)老是邀请咱们去荆州坐坐。”

    诸葛珪嫁女时庞德公曾经三番四次邀请诸葛珪举家迁至襄阳,都被诸葛珪婉言拒绝,就连外孙诞生之际,诸葛珪也只派长子诸葛瑾前去祝贺,如今像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请诸葛玄前来商议,居然自己主动提及荆州地貌环境,着实令诸葛玄感到诧异。

    诸葛玄先默默地看了看诸葛珪所指之地,是否就是荆州地界,又看了看诸葛珪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讶异道:“兄长,今日带亮儿登山,莫非遇到什么挫折?”

    “玄弟何处此言?”诸葛珪不解地问道:“今日与亮儿登上泰山恰巧遇到子臻,便聊上了几句。”

    “子臻!”诸葛玄霍然伸出右手握住诸葛珪的肩膀,淡然道:“是不是,他跟兄长说了些什么,让兄长受挫了,这个子臻整日好论,我明日就找他评评理去。”

    “哎哎哎???”诸葛珪苦笑道:“玄弟,莫瞎说,今日子臻替咱亮儿取字,我本欲借机替亮儿向子臻拜师,不想子臻却拒绝了。”

    “唔!”诸葛玄边点头边问道:“既然子臻拒绝就算了,那为何兄长突然有去荆州的想法?”

    “自然是替亮儿寻求名师。”诸葛珪离开桌案,走到诸葛玄身边,淡淡道:“子臻虽未收亮儿为徒,却替其另觅了一名名师。”

    诸葛玄眼中笑意隐隐,似乎说起林乾颇有议论般的言外之意:“这个子臻,平日里高居泰山之巅,不想也有谦虚的时候哈,不知他替亮儿推荐的名师是何人?”

    “襄阳隐士,水镜先生,司马徽。”

    “司马徽,那不是庞德公的好友吗?”

    “正是!”诸葛珪微微地点了点头,应道。

    诸葛玄问道:“既然如此,兄长准备何时动身,前往荆州呢?”

    “明日我便带着亮儿前去荆州,这里的一切就拜托玄弟了,”诸葛珪拍了拍诸葛玄的肩膀,托付道。

    “兄长且去,小弟自会替你打理好一切。”

    “如此甚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