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章 徐福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

    山寨内庭。

    云襄卷袖揽衫缓缓行于大堂之上,周仓遥遥领先在前面引路,眉梢微翘,双手来回磨合掩盖不住心中的喜悦,郭嘉等人亦步亦趋的跟随着。

    “公子,此人事先就料到你们到来,绝非一般人,他就在这内庭后的牢房里,绕过这条道就是牢房。”

    “周仓,你是说他早就知道我们会来剿灭你们山寨?”司马言有些不相信,竟然还有人能事先预测到他们的到来,难不成那人也是未来人?不由得质疑道。

    “不错,自从他被大头领抓后,一直都是我照看他,先是猜到黄巾贼来犯冀州会派人来招揽我们,后是猜到公子会来,那是一个准。”周仓越讲越激动,眸子全是充满对话中人的敬佩之意。

    “此人既有审时度势之能,定是冀州有名隐士,不知姓甚名谁?”郭嘉问道。

    “他也未曾报名,我只是在与他闲聊时,偶听他抒怅道,‘徐元直’,不知诸位是否识得此人。”周仓揽开一块破旧的粗布帘帐,一边为云襄等人开路一边回想道。

    “徐元直!是他?”云襄眉宇一跳,停住刚迈入后廊的步伐,惊问道:“周仓,可否听错!”

    “公子识得此人?”赵云见云襄举动异样,猜想道。

    “公子周仓自认不会听错的,牢房少有关人,寂静的要紧,只有我与他二人,自是不会听误。”周仓坚信道。

    “徐元直!我听闻过此人。”郭嘉沉思道。“此人唤徐福,字元直,颍川人士,早年与公侧游学访友时,曾有一面之缘,此人熟读兵书,天文地理,乃是经纬之才,公子也识得此人?”

    云襄眉宇渐缓,击节道:“没想到会在此遇到他,先不急着言论此事,周仓速速领我们去放了徐福。”

    “是,公子!”

    周仓答应一声,跻身而入,又走到众人的最前头,穿过顶棚长满杂乱不堪的野草廊后,周仓率先推开早已陈旧已久,令风雨侵蚀发霉的木栏门,跨门而入。

    “徐先生,徐先生!”周仓用那高亢的语音冲里面昏暗的长廊叫喊道。

    “谁???”昏暗中传来一阵声响。

    周仓脚步沉重又快捷,一路小跑的来到一道牢门前,拉扯着拴着粗旧铁链的锁扣,欣喜若狂道:“徐先生,是我周仓,您真乃神人,今日我真的遇到明主,山寨已经被攻陷,而我也率领众人改邪归正,公子听说你的事,特来搭救你。”

    “公子!”

    众人相继来到关押徐福的牢房前,此时周仓已然放出徐福,只见他发髻凌乱,衣衫遍布尘埃,脸颊有些已经凝固的伤痕,换做别人早已憔悴不堪,可他却怡然自得,仿佛云襄他们的到来这一切都在自己料算当中。

    徐福不慌不忙的上前拱手拜谢道:“承蒙诸位相救,徐福感激不尽。”

    “徐兄,可还记得郭某?”郭嘉抢前一步,上前问候道。

    “奉孝否?”徐福迎眼望去打量说话的人,迟疑道。

    “正是在下,颍川一别多日不见,不想却在此与阁下见面。”

    “是啊,说来惭愧,竟与郭兄在此牢狱相见,还要烦劳诸位相救。郭兄这几位是?”

    徐福目光掠过众人,双眸自然而然落在郭嘉身后的年轻人身上,难不成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便是近来幽州传得沸沸扬扬的云襄?

    郭嘉急忙转身,为徐福一一指引道,徐福带着疑惑听完前几位的介绍后,锁定那名清俊脸上带着种种让人无法想象与年龄挂钩的沉稳冷静,以及透露着领袖气息的少年正是云襄。

    “这位便是我们的公子,云襄。”

    徐福听到这一丝惊讶的表现也未流出,缓缓拱手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云公子小小年纪就是一方将士的领袖,着实令人钦佩,徐某在此谢过云公子及诸位的救命之恩。”

    众人本以为他会像之前遇到的孙坚,公孙瓒等人一般,被云襄与其所作所为不相称的年纪所吓到,不曾想,反倒被徐福的平淡举动给惊住,他竟然丝毫不为云襄的年轻而赞叹,更像是早就知道云襄的身份般,镇定自若。

    “徐先生过奖,这都是大伙的功劳,云某只不过是出了些绵薄之力。”云襄拱手回应道。

    “徐先生,既然你指引仓投云公子,你又一身抱负,不如一同追随公子。”

    “周仓说得是,元直兄不是一直未走仕途路,当日客栈兄一首从戎诗我可还记得,‘执笔若买布,不如投盔甲。逢得伯乐识,涂地愿此生。’公子他正是你诗中的伯乐,何不你们一同追随公子,群策群力共谋大事。”

    徐福一时不语,与云襄稍稍对视片刻,见云襄依旧表情冷静不为所动,眼里似乎写着什么,令人看不透也猜不到。

    徐福突然轻轻摇了摇头,喟叹道:“实在抱歉,徐某就算有心助公子,却也无能为力啊!”

    “元直兄,这是为何?”郭嘉不解道。

    “此次来冀州,全然是听了邻里人说,此地有医治家母腿疾之法,特来寻觅,不料却让山贼掳上山来,已经有些时日,家母一人独在颍川,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远游必有方。我怎能弃老母于不顾,奉孝是个读书人岂会不懂当中道理?”徐福讲起远在颍川的母亲时欲言欲泪,逐渐唏嘘起来。

    “徐先生如此孝心,云襄佩服,既然如此,我速速让人给先生备马,勿在误了行程,让家中老母挂念。”云襄听闻后,旋即作揖赞道。

    “公子???”郭嘉见状欲言又止道。

    “如此???请再受徐某一拜。”徐福看了郭嘉一眼,心知肚明的点了点头,上卷衣袖,忙行拜谢之礼道。

    ??????

    ??????

    内黄,西郊三十里外。

    一支轻骑千人放缓行进速度,缓缓驰向内黄方向,天色逐渐变得昏暗起来,可这支军队似乎丝毫没有明火之意。

    “报~~”

    在视野难辨之处,忽地由身后传来一声探子通报声。声音微顿之际,探子已然勒马而止于曹操跟前。

    “启禀大人,卢将军的人马已经渡河,正快马加鞭朝我们赶来,估计这会快到黎阳城下了。”

    “嗯!”昏暗中看不清曹操的表情,是喜是忧,隐约能见到他挥了挥手,示意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遵命!”

    探子应声退下后,曹操身旁的男子策马朝他靠拢,问道:“大哥,天色已晚,我们是否就此安营静候卢植到来。”

    “洪弟,此地距广宗还有多远?”曹操没有回答男子的话,反而问道。

    男子稍微迟疑了片刻,大概道:“估约千里之遥。”

    “如此我军若是再有所拖延,怕是抵达冀州之际,黄巾贼若未得手,便早已被冀州人马和皇甫嵩的人马歼灭殆尽,那我等岂不要空手而归?”

    “唔???”

    男子神色一动,陷入思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