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九十三章 倒戈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

    瞭望山下,公孙瓒大营。

    “报???”

    大营帐外,忽地有人闯进帐内,伏地拜道,不是别人正是为云襄等人带路的小耿。

    “小耿?”公孙瓒举杯刚要一饮入候时,见他这会来报料想绝非好事,眉头稍紧,缓缓放下嘴边的酒杯,颇感不悦地轻吐道:“怎么小耿?云公子他们呢?没与你一道归来?”

    小耿听了颈首后缩,惊讶道:“主公还不知道?云公子等人已然闯入瞭望山间去剿灭山贼?”

    “什么?”公孙瓒闻言,骤然蹙眉,猛地站起身来,神色诧异道。

    “你说什么?”云福,云振听言双双匆忙离席,上前问话道:“你说我哥和文仕他们去打山贼了?”

    小耿未敢迟疑一边点头示意,一边回答道:“已出发半响。”

    “什么?”公孙瓒更为惊讶,大步流星下得坐席,走到小耿跟前,一把拽住小耿的衣袖,愤怒道:“云公子将士皆在我军营外,岂有将士为之杀敌?”

    小耿吓得魂魄尽丧,他在公孙瓒左右侍奉多时,深知对他只有报喜不报忧,稍有不悦便会手起刀落,斩人首级与跟前。

    “主公饶命,主公饶命!是田楷大人借予他三百新兵,以及他自家士兵八百余众,云公子方去攻打山寨,小的在募兵营眼见他们离开,这才来禀告主公,主公饶命,主公饶命!”

    “田楷那老家伙竟然没我军令,私自借兵与他人,看我日后不收拾你那老匹夫!”公孙瓒心中闷想,目光稍稍偏移至刘备身上,又自想道:“如今旧友玄德在此,若是我兴师问罪,恐令人心寒,不如???”忽地嘴角暗自微扬,松开小耿说道:“如此便好,若是让云公子等为我剿灭山贼而孤身犯险,要瓒某如何能安!”

    旋即转向刘备,拱手道:“贤弟在此歇息,我这就领大军前去相助你家公子。”

    “兄长且慢!”听完公孙瓒的话,久坐的刘备终于动身了,连忙离席,走到公孙瓒身旁挽住他的胳膊,深情道:“兄长莫冲动,劳兄长挂念我家公子安危。玄德在此谢过。”说着松开公孙瓒朝后撤了一步,俯身弯腰谢道。

    “贤弟免礼,免礼,这是哪里话!”公孙瓒托起刘备欣然道。

    刘备冲他微微一笑,又拱手拜道:“还请兄长恕罪。”

    公孙瓒疑惑不解刘备之意,质问道:“贤弟这是哪里话,贤弟何罪之有?”

    刘备道:“玄德入营有所隐瞒,适才小弟借如厕之名,实然是我军符伯前来相告,公子欲替兄长先行除去山贼,来报兄长接风洗尘之礼。”

    “这???”公孙瓒顿时一喜,心中更是痛饮黄龙,忙改口道:“云公子这真是要折煞瓒某人。”

    “呜??????”

    公孙瓒的话音稍顿,大营远处的另一个山头回音嘹亮,声嘶力竭的哀嚎声,众人连忙纷纷走出帐外,朝瞭望山间的山头望去。

    “主公,听着声响,恐怕是山贼的号角,想是云公子率众攻寨了”关靖毕恭毕敬道。

    黄盖同云福云振两兄弟不免有些担忧,眼神忧虑的凝视远方,传出号角的那片天空。

    ??????

    ??????

    冀州广宗外,波才大营。

    波才接见过大贤良师派人的信使后,带着一脸的不满归帐,一声不吭地闷头坐回席位上,波横与孙夏不解却又不敢开口询问,双双低头沉默,只见波才手里仍揣着何曼成那差人送来的书信,他突然冷眼撇了一眼书信后,朝波横说道:“波横,去,把那个送信的家伙给我带来。”

    波横上前一步,笑道:“大哥,我已让他在外面候着了,”随后回头向外嚷声:“张勇,还不速速来叩见渠帅大人。”

    波横话音刚顿,帐外久候的张勇立刻走进帐内,旋即跪地阿谀道:“小的张勇,见过英勇冀州渠帅大人。”

    波才道:“不必多礼,我这渠帅的位子不久就将易主了,信使刚才来传信大贤良师怨我多日不曾攻下广宗,明日就要派人来取而代之。”

    “什么?”听到波才说得消息,波横与孙夏当即下了一跳,“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还有假!”

    波才一脸不满地瞅了波横一眼,万般无奈地垂下头,当日抵达广宗城下,就是听了波横的休养生息之道,才令众军藏匿于山丘之间,静待张角前来主持大局,不想张角还没等来,这撤职的消息倒是先到了。

    跪于地上的张勇闻言,心头先是一惊,这下告主邀功不成,反倒可能把性命搭进去,不过再静静思索一番,张勇神情变得越发地狡诈,卖过一次主人的他,卖第二次又何妨?

    正待营帐内众人气氛萎靡不振时,张勇突然起身抱拳道:“渠帅莫急,小的这里倒是有一计,不但可以保渠帅要职,甚至可以一举攻破广宗大门。”

    “唔!”波才闻言神色一动,眼眸中尽露惊讶之色,眯眼凝视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张勇,冷冷道:“你有何计策,若是果真可行,本帅势必重用你。”

    张勇眸中掠过一丝狠辣,嘴角薄唇微微上扬,凛然道:“渠帅,如今何曼成占据高唐、平原二县,并且依仗平原天险平原关封锁了消息,所以眼下冀州信都那边的人还不知这二县已然沦陷,若是冀州刺史得知试想会如何?渠帅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其中厉害,就不用小的多嘴了。”

    孙夏恍然插话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来个声东击西?”

    波才神色犹豫,沉吟片刻后,方开口道:“如此一来,汉军左右难顾,我等进攻广宗的机会便来了,到时候攻下那广宗,就不用再担心大贤良师怪罪于我了,这个办法好呀!张勇,此战你当记头功啊!”

    张勇垂头拱手道:“渠帅过奖,小的只是想尽心报效于渠帅帐下,功劳不敢自居。”

    “好!”波才倏然站立起来,将何曼成派张勇送来的书信递给波横,“波横,你速速派一名挽弓的弟兄去广宗城下,将此信射上广宗城楼去,让他们知道平原沦陷之事。”

    “遵命大哥!”波横接过书信转身快步走出帐内。

    “渠帅,还有一事还需渠帅亲自方可实行此计。”张勇见波横已然拿着那封书信离去,又说道。

    “何事?”

    “还需渠帅亲笔书信一封,来答复何曼成那厮,咱们的计策方可实施。”张勇全然似个歹毒的谋士,满腹阴险的诡计,阴冷冷地说道。

    波才微微颔首,微眯的眼睛里暗暗注视着张勇,想不到这个张勇居然如此歹毒,居然出卖自己的头领,他如今肯出卖何曼成那厮,日后就很有可能出卖我,不过???眼下他还有些利用价值,姑且先留着吧,思绪至此,波才主意已然盘算清晰,向孙夏道:“孙夏,去替我把笔墨拿来???”

    ??????

    ps:即将上班,更新稍有改动还望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