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五十五章 条件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高阳县,县门口。残阳渐偏,一支三千人组成的军队集结在县门口,经过两日以来的歇息,大多是伤病的士兵皆以恢复元气,符伯与管亥、邓茂、裴元绍四人分别请点着士兵人数与高阳李历所借之粮,刘备等人在李历的带领下,漫步走出城门。两日来的交涉,李历对众人皆有些不舍,更遗憾的是未能与众人传得神乎其神的云襄见上一面。李历挽留道:“玄德、奉孝,你们真的不愿再多留几日?”刘备旋即拱手拜谢道:“承蒙李兄款待,只是我家公子至今未归,我们实在不便多留,他日有缘当会再来拜访的。”郭嘉眉目轻舒,黑曜石般眸子略微一转,抱拳笑道:“玄德所言正是,正所谓山远不绝故友情,他朝必有相逢日。李兄博学多才岂会不明这个道理?”李历顿时搪塞不知何云,憋了半响才呛出一声苦笑道:“哈哈,枉我自以为书识甚多,却不如奉孝看得这般透彻,惭愧,惭愧。”“李兄过奖了。”郭嘉悠悠笑道:“郭某才识疏浅自是不敢卖弄,日后有机会还需向李兄多多学习。”李历甚是赏识郭嘉这等年少才俊有这般沉稳谦虚,略微点了点头,努力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深情道:“一定,一定。既然诸位去意已决,李某要是再强留地话,反倒显得我不洒脱了,那么李历就在这里祝各位一路顺风,旗开得胜,若是遇上困难尽管向我开口,李某自当全力以赴。”“好!”刘备又作揖施礼,缓缓道:“李兄这般胸襟,备甚是不及,今日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会。”“保重!”李历回礼道。“保重!”众人齐朝李历一拱手后,纷纷跃上马匹,牵起马缰挥鞭而策,转眼间,县门口的三千将士就随着刘备等人渐渐远去。“云襄!”李历微微一叹气,神情略显失望,看着那逐渐远去的军队,幽幽自语道:“不知你我是否有缘?”······醉人的夕阳逐渐拉近小屋,光晕中闪烁着点点斑斑;忽然,远处传来阵阵抚琴声,一群穿着淡雅的女子缓缓从行廊走来,此时的夕阳就如同舞台灯光般,将那群女子装点得即神秘又多目。在夕阳光束交集地最为密集的地方,那群女子们忽地向两边散开,留下的,是两名身穿青蓝薄衫发丝飘逸的女子,面容仿佛出水芙蓉般水灵,纤细的双手扶着两柄红扇,随着凭空响起地琴瑟声,舞步而起,唇齿微微抿动间,婉转地曲调悠然入耳。隅楼情悦数年惜,柏文着笔绘不怡。雁荡洛阳白须邑,方得归乡博陵兮。愿翁莫在提笔墨,染指绿间饮山泉。攘儿女从嬉,伴老依依···“她们就是大小乔!好漂亮啊!”“就是,比游戏里还有电视里的演员装得更漂亮。”云福与云振用只有他们懂的眼神语言,暗暗交流着。两名女子越来越靠近中央,云襄敏锐的嗅觉很快就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味,更闻出这股香味只是来自一个人身上的,他眼里泛着疑惑地目光,枉然若失地看着眼前舞唱的女子,心中有种莫名地相识感。舞姿翩翩,宛若天仙,惊艳全场每一个人的眼珠,观赏者垂涎木愣地神情,瞬间引得两位表演者的嬉笑,大乔更是险些坏了表演,唱错曲调。她煽动红扇遮挡住勾魂的脸庞,双眼一扫堂上陌生的面孔,本以为他们都会沉醉在二人的舞姿里,却发现当中有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相貌清俊,正用与众不同的目光看着自己,二者目光相碰,大乔不禁心头一跳,脸颊骤红,她急忙转过身去,躲避那令自己心跳骤急的目光。云襄也得一尴尬,赶忙扶起茶杯仰头饮尽。“好!”乔玄带头鼓掌,为大小乔的表演给予莫大的肯定,众人随即纷纷喝彩。“恭喜父亲如愿以偿,辞官归隐,从此可以安享晚年。”乐声嘎然而止,众随之舞蹈伴奏的下人皆双双退下,独剩两名女子深情款款地一鞠,拜道。“有心啦。”乔玄甚是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招手道:“来,来为父这里,我为你们介绍这几位英雄。”大乔与小乔亦步亦趋地走到乔玄身旁坐下,乔玄和蔼的挽住两女娇小纤细的小手,自豪道:“老夫一生自问没什么成就,也不好向诸位卖弄,唯独亡妻留下这两小女,令老夫引以为豪,大女儿乔嫣熟读诗经古文,擅谱抚琴,若是有女官之职,定能做当朝太傅,小女儿乔灵能歌善舞,又精通音律,云公子,诸位你们觉得我这两小女才艺如何?”别说是云襄了,云福云振也知道这三国里‘铜雀春深锁二乔’词语,说的是何人,又为何如此说道。大小乔二人舞姿曼妙,可谓是再难寻之与其斗艳的,难怪日后曹孟德会如此希冀与此二人。云襄自知无法答上乔玄的问题,只得拱手称赞道:“乔老二女皆有这般才艺,日后定会被后人所传诵。”“父亲,这几位公子是何许人也,”大乔低眉偷偷瞄了云襄一眼,眸子立刻回到乔玄身上,发问道:“父亲快给我和灵儿说说。”······顶城,李府后堂内。龚旺嬉皮笑脸地闯入略显昏暗的房间,向堂内一手托着下巴坐立难安的龚旺说道:“大哥,大哥,人带来了。”龚都倦怠的眼皮忽地一跳,目露兴奋之色,龚都眼下最急切的需要的莫过于一名能出谋划策的人才,否则他将永远位于刚刚被张角封为汝南统帅的彭脱之下,本来他匆匆由长社撤兵,听了龚旺的主意攻下这毫不起眼的顶城,只是为了筹些钱粮作为辗转他郡的辎重,却不曾想此番还有意外之喜。龚都急问道:“人在哪里?还不给我带上来。”“是,”龚旺吸了口气,朝门外吆喝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龚旺话音刚落,门外两名凶神恶煞的黄巾贼已经押解着一名书生跨过门栏,来到龚都跟前。那名书生虽是一头凌乱的蓬发,如同阶下囚般怯弱,脸上却是又一副景象,肃眉冷面注视着龚都,丝毫无战败沮丧的模样。“唔···”龚都心头得一惊跳,不敢相信自己眼皮底下的这名男子,居然敢与自己对视,从那重丝遍布的眸子里,他看到的不是畏惧,而是一股浓烈的愤怒。龚都问道:“你就是李圭?”“不错!”男子也不避讳,了当道:“我就是李圭!”“噢!”龚都更是惊讶,李圭回答地如此坦荡率直,幽幽冷笑道:“那你可知我是何人?”“不过一草芥黄巾贼耳。”李圭的回答依旧坦荡率直,不假思索。“你活得不耐烦了,”听得龚旺当即叫嚣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龚旺!这里那轮得到你多嘴,退下。”“···大哥···”龚旺这一瞎喝显然没什么讨好自己大哥的,只好乖乖地退到一旁。龚都缓缓起身,走到李圭身边,冷冷道:“你不怕死?”“死?”李圭面色从容道:“不过断头流血有何可惧?”“好!”龚都击节大喜道:“有气魄,甚是对我胃口,你可愿意效力于我?”李圭只回答道:“你还是削去我首级便可!”“削你首级?”龚都面露阴险之色,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倒是个不怕死的汉子,不知你李氏子民是否皆是不惧生死之辈,来人!把李家上下男丁给我杀光,娘们嘛?就不要浪费了,都赏给做事的弟兄们。”“是!”身旁两名黄巾贼凛然应声道。“等等!”李圭忽然叫住即将转身而去的两名黄巾贼,他一死的确是没什么大不了,对于李氏的族人他也早已失望透了,唯独还令他牵挂未离开顶城的原因,便是他那身犯眼疾的家母。李圭从小没有生父,母亲又是妾侍,自己在家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地位,从小受同族嫡出的子弟欺凌,多亏他的母亲谆谆教诲,才有了成人后博学多才的他,他本欲去往洛阳求职,奈何家母犯病无人照顾,李圭只好放弃前程留下来照顾李母,不想黄巾贼突然攻入顶城,可怜李圭至孝,只能屈服于龚都的威胁。“只要···你放了我李氏子民与这全城的百姓,李圭···”李圭紧要发绀的下唇,迟迟道:“愿替将军效力···”······ps:作品还在努力创作着,希望大家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