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四十九章 一决生死

时间:2019-05-23作者:子隅夜寒

    黎阳城,黄巾贼阵营中。

    张角一身道袍杖不离身,站在一群黄巾贼众面前,这群黄巾贼刚经历汉军的冲击,杀得有些筋疲力尽,每个人的瞳孔里不再有往日那股杀劲,深邃中透着迷茫与些许恐惧。

    “唉,你听说了吗,地公将军在幽州被汉军擒拿了。”

    “怎么会没听说过,早都传得沸沸扬扬了。”

    “是啊,我们营的好多弟兄都说不相信呢?”

    “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能不能···”

    前排一些黄巾贼不时交头接耳,议论着今早由张角左右侍从传出,令人为之震惊的消息,远在幽州的张宝不幸别汉军生擒的消息,上下无不诧异,张宝那般诡异的穿过冀州,率领三万多众,竟然会栽在幽州那个不起眼的偏远地方。

    “嗯哼···”

    张梁一振嗓子,双眸微眯瞪了前排几名小兵一眼,几名言语不当的黄巾贼顿时觉得有失,忙闪躲开张梁目光,转望别处收紧喉结咽下后文。

    张角权杖连击地面,发出一阵叮咚声,霎时收拢场上前后排还在神游中黄巾贼的目光,这些黄巾贼纷纷抬起眼看着张角,原本迷茫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疑惑。

    迎上这帮黄巾贼各异的眼神,张角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凛然道:“相信大伙都知道,张宝将军在幽州遇难的消息吧。”

    张角的话立刻引起全场的轰动,几名站在最前头的头领,心中还再想事情是否会不像传言中那般,没想到张角不但没有澄清,也没有隐瞒,反而一上来便昭告众人,张宝被擒之事实属事实。

    “这是真的,”

    “大贤良师都说了,这事果然是真的。”

    ······

    场下的议论声再也不受控制,仿佛山洪爆发般,一发不可收拾。

    张梁惶恐地看着场下难以控制的场面,将视线移到张角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显然他事先也不知张角会将此事昭告,会不会引起台下的黄巾贼,就此丧失突出重围的信心呢?张梁深深地在心头上打出一个问号,兄长这是为何?他到底有什么计划?

    张角却也不阻止众人妄自菲薄,忽然高举权杖,朗声道:“你们害怕吗?”

    “你们害怕吗?”

    五字吞吐非常清晰,却如冰锥般锐利无比,深深刺耳。全场骤然鸦雀无声,陷入良久的深思当中。许多受伤的黄巾贼似乎听得更加清楚,更加能体会话中之意。晦暗的眸子里阴沉沉地闪过前日惨痛之战的伤痕,不由得咕噜一咽唾沫。

    张梁皱起额头发凉的纹路,站在张角身旁的他听得异常清晰,眼尾乍然偷瞄了张角一眼,却看不清张角那眸珠的颜色,是恐惧的晦暗还是阴险的阴霾。

    “你们害怕吗?”张角瞳孔微微一顿声,即刻又说道:“你们害怕被汉军斩落马下,被围剿屠杀吗?”

    又是一计冰冷如刀的问答,飒然哽咽住每个人下一秒的吞咽,黄巾贼们纷纷扬起头,眸子浑然释放着不甘与怨恨,不甘就此被斩落马下,被围剿屠杀,怨恨这世态炎凉。

    几名黄巾贼抬起手中的兵器,似乎要释放心中不满。

    “你们愿意就这样被命运玩弄吗?愿意就这样在黎阳城结束此生吗?”

    “·····”

    没有人坑出声来回答张角的问题。

    “如果你们愿意,我张角第一个冲到城门上,与那城外的汉军做笔交易,以我性命换诸位一条性命。”

    “什么?”

    “大哥!”

    “大贤良师!”

    全场的人无不被张角的话所惊吓到,张梁更是被吓得额顶泛出闪闪汗珠,心中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却只能着急而已。

    “大贤良师,为我等不顾性命,我高升第一个不愿,我愿杀出黎阳与城外汉军一决死战。”一名黑脸恶汉不知何时,涌到人群的最前面,振臂高呼道。

    “喔,你是何人?”张角微微吃惊,率先提出抗争的不是那些受恩的头领,反倒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卒,“在军中任何职。”

    “小的高升,不过先锋营小小步卒。”恶汉疾声如风般,快语道。

    “步卒?”张角眉头一跃,随口道:“如此英勇之人,岂能只是小小步卒,今日本天师就封你为先锋营头领,执掌先锋营,随我一战城外汉军。”

    “小的领命!”高升抱拳一应道。

    其余几名身任军职的头领,见张角如此轻易的便提拔了一名步卒做先锋营头领,心中有些恐慌,深怕自己的地位顷刻被人取代,纷纷上前拱手道:“我等也愿与城外汉军一决生死。”

    “一决生死!”高升带头高呼道。

    “一决生死!”

    前排的黄巾贼开始跟着各自营帐的头领叫喊起来,随后更多的黄巾贼跟着呐喊起来,全场声音砰然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的岩浆热气滚滚冲出黎阳城,声彻传遍四野。

    ······

    “一决生死!”

    声嘶力竭却有高涨的呐喊声,冲破黎阳高墙深水,跌跌撞撞地穿入城外不远处围城的朱儁营帐内。

    “这是什么声音?”朱儁正于帐内观察桌案上的地图,忽然耳畔闯入这丝声音,忙抬眼对左右问道。

    “将军,好像是黎阳城内传来的?”一名汉军侧耳聆听片刻后,回答道。

    “黎阳城!”

    “将军,将军!”

    朱儁正欲思索间,营帐外突然闯入一名汉军小校,疾步来到朱儁桌前。朱儁思虑已断,见来者又十分惊慌,便直接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将军,前线来报,黄巾贼昨夜接到我们的传出消息后,今日突然大举聚集城中。”汉军小说慌忙道。

    “这是为何?”朱儁眸子里露出一丝疑惑,本以为黄巾贼收到张宝被擒后,理所应当的会恐慌一阵子,想不到适得其反,着实令朱儁想不明白。

    “难不成?”朱儁疑惑的眸子里乍然闪过一丝不安,浮想起昔日贾诩力劝皇甫嵩不可将张宝战败之事传开,否则会逼得黄巾贼狗急跳墙,如今想来心中甚是担忧。

    “将军怎么了?”左右汉军见朱儁听到这个消息后,须臾间变得愁眉不展,不解道。

    “没什么。”朱儁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不过黄巾贼突然聚集,肯定是有所行动,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传令下去,三军戒备,不可大意。”

    “遵命将军。”汉军小校领命退出帐内。

    “博庆,”朱儁的视线飘飘浮浮地跟着汉军小校离开帐内,隔着牛皮帐帘探望这什么,随口叫喊道。

    “末将在。”朱儁身旁一名小校上前拱手道:“不知将军有何吩咐?”

    “你速速带领一支轻骑前往内黄寻找贾诩先生,想他请教此事,明日···”朱儁稍稍迟疑了一下,改口道:“今日夜里务必给我赶回来。”

    “末将领命!”

    汉军小校一应声,片刻未缓便离开帐内。

    朱儁身旁最后一名留在帐内的小校,从未见朱儁如此急忙的改军令,心中颇为好奇,到底黄巾贼突然的聚集会如此令他心神不安,上前问道:“将军,为何如此心神不宁?”

    “我也不知为何?”朱儁微微扬起颈部,一副无法释然的模样,长叹道:“只怕是要应了贾文和之言,利用张宝被擒的消息只有百害而无一益。”

    ······

    濮阳望西成沟,贾诩率领众军埋伏于此。

    贾诩思虑极深,收拢义子贾虎与谢泽二人作为军中心腹,率领一万汉军辗转于濮阳与内黄两县。他没有听从皇甫嵩的军令,扎兵于内黄必经之路的大道上,因为他知道在那里受制于人,完全处在被动的局势下,加之黄巾贼收到张宝被擒之事,不久势必冲破黎阳城笼,反扑北上,到时候自己和这一万汉军,必是死路一条,他不能等只能行动。

    贾诩站在士兵刚挖好的长沟夹缝上,犀利的目光顷刻将四周环境收入眼底,颇感欣慰地摸了摸颊间胡须。他背对着斜石山壁,俯下便是大道通濮阳,内黄两地,这里才是黄巾贼的必经之路,才是最好的埋伏之地;汉军万人在贾虎与谢泽二人的指挥下,迅速在山腰上开挖山沟,好在此地久时便有山沟残迹,不到两日,他们就将连接上下,通达左右,长至数十里的山沟道挖好。

    “先生,”贾虎与谢泽一同上前拱手汇报道:“一切皆以完成。”

    “嗯!”贾诩显得之前那般自信,眼眸里倏然流出一丝莫名的不安,回答自然变得也随便,“有劳二位了。”

    “先生客气。”

    “先生是在担心什么吗?”谢泽疑惑地看着贾诩,“是担心黄巾贼不从此处经过吗?”

    谢泽比贾虎要有心眼,立刻看出贾诩的异样。

    “大风以起,又岂会不呼啸山林呢?”

    贾诩留下一句令人费解的问句,跨过另一个山沟,直径朝山顶上端走去,贾虎随即跟了上去,独剩谢泽一脸茫然地呆站在原地。······ps:这是电脑坏前最后写的一章,借用同学电脑上传一下,希望各位见谅,最近都更不了。还望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