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383章棘手的问题

时间:2019-09-15作者:贩梦

    最近几天,权夜每晚都会在郑夕晨那边留宿,而为了李青离婚的事情,郑夕晨也没办法赶他走,况且自己已经做出了承诺,就只能忍着了。

    早上依然是由权夜送她去上班,到了医院门口,郑夕晨刚准备进去,就碰上刘芳和几个小护士。

    “哟,郑主任,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每天系着丝巾啊?”刘芳的表情有几分不善。

    从郑夕晨第一天系着丝巾过来的的时候,她们就经常在私下里讨论,甚至想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给弄下来看看究竟。

    只不过,谁也没那个胆子弄罢了。

    “没什么,长了几个疹子而已。”郑夕晨是很无奈的。

    本来之前的都快消失不见了,她也不用再刻意系丝巾了,可昨天晚上权夜似乎是故意的,又留下了一片红色的印记。

    早上她看见的时候,气的都快爆炸了,最后只能又老老实实的把丝巾给戴在了脖子上。

    “起疹子了?”刘芳故作好心的说:“那赶紧去皮肤科找秦医生帮忙看看啊!要是严重的话,要尽快用药才行。”

    “谢谢刘姐提醒,等我忙完后,就去看看。”郑夕晨冲她笑了一下,抬脚先一步走了。

    刘芳和几个小护士站在原地,看着郑夕晨傲然离去的身影,只觉得有些生气。

    她将肩上的包提了提,语气微酸,“疹子?她还真想得出来,找这么个烂借口。”

    “不找这个借口,难不成直接告诉我们是……”

    小朱见小王把话说一半,故意问道:“是什么呀?”

    “你讨厌。”小王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人家还小呢,非得让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么?多难为情啊!”

    “行了行了,赶紧上去吧!”刘芳催促。

    郑夕晨来到办公室,放下包,屁股还没坐热,就见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而这个护士,则正是负责王海泉的。

    “小赵,怎么了?”郑夕晨心想可能是哪个情况不太好的病人,又出现紧急状况了。

    然而,小赵一开口,居然是,“郑主任不好了,王海泉突然没有呼吸了。”

    “王海泉?”郑夕晨花了足足五秒钟的时间,才将这个名字与病人对上号。

    随后,眉头立马一皱,起身问:“好好的怎么会没有呼吸了?”

    他的手术明明很成功,后续治疗也没什么问题,本来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了,现在却告诉她,病人突然逝世了?

    郑夕晨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死活想不到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出现这一状况。

    “这……我也不知道。”护士表情焦急的说:“我刚一到医院,王小姐就找到我们,说是她早上一来,就发现她父亲没有呼吸了。”

    “昨天晚上她没有在这边陪护?”郑夕晨又问。

    护士说:“没有,这两天都是她哥哥陪在这边的。刚才闹去了我们那边,一口咬定是手术出了问题,非要执刀医生给个说法,郑主任,你看这……”

    “带我过去看看。”郑夕晨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跟护士一起赶去了王海泉的病房。

    还没走到病房门口,郑夕晨就听见一阵大吵大闹的声音,是个粗狂的男人声音,听上去有些无理取闹。

    顿时,郑夕晨就有了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不管王海泉的死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儿子这么闹下去的话,肯定会对医院造成很大影响的。

    “郑主任,就是他。”到了病房门口,护士小心的提醒郑夕晨。

    “郑主任。”而王曼婷见郑夕晨过来了,则立马泣不成声的走向了她,“怎么回事……好好的……我爸怎么就……你不是说他最短也可以再活八个月的吗?”

    一直对郑夕晨充满了信心的王曼婷,根本就没办法接受自己父亲已经离世的事实。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她还想着,等出院的那天,亲手下厨为父亲做一桌可口的饭菜呢!可是,以后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就是郑夕晨?我问你,你是怎么给我爸做的手术?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没了?”王珉灿上前,恶狠狠的质问郑夕晨。

    郑夕晨抬眼看着他,觉得很陌生。

    自从王海泉生病住院后,就一直是他的女儿王曼婷在这里照顾着,有个儿子偶尔也会过来看看。

    可是眼前这个,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请问你是?”虽然郑夕晨已经听护士说了,这是王海泉的儿子,但她还是想要确定一下。

    “我是他大儿子,你问这做什么?”王珉灿的态度,仍旧恶劣。

    “亲生的?”郑夕晨看向了王曼婷。

    “这是我大哥。”王曼婷擦了擦眼泪,告诉她,“我们是同父异母,都是爸爸的亲生子女。”

    郑夕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见王曼婷哭的伤心,就掏了张纸巾递给她,“王小姐,这几天晚上都没有在这里照顾王老先生吗?”

    “没有,这几天都是大哥在这里照顾的。”王曼婷说。

    王珉灿听到这话,表情明显有些虚,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为了给自己壮胆,便立马把话话题给引导了郑夕晨的身上,嚷嚷着说:“谁在这里跟我爸的死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们做子女的还会害亲爹不成?你这个庸医,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王先生不必这么激动,关于王老先生的死,我们得先做一个检查才能给你说法。”郑夕晨表情从容的说。

    “检查?”王珉灿丝毫不惧,“那如果,检查的结果的确是你们医院的问题,你打算给个什么说法?”

    王曼婷见他咄咄逼人,郑夕晨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了,就帮着说话,劝道:“大哥,先别这样,我看还是让郑主任安排,检查一下爸爸的死因再说吧!郑主任的医术很高明,我相信应该不是她的问题。”

    “好,那我就给你们时间检查。”王珉灿总算是没有继续闹了。

    他们给王海泉注射的那种药水,是颜怡想办法弄来的,据说能够在无形中致人于死地。所以,就算是查,也绝对不会查出个所以然。

    最后,这口锅郑夕晨是背定了。

    “郑主任,你一定要查出原因,还我爸一个公道,也还你自己一个清白。”王曼婷的眼睛里,充满了对郑夕晨的信任。

    “谢谢王小姐这么相信我,我会的。”郑夕晨说完,就去找人了。

    其实,她的内心是有些慌的,可却也知道,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慌是没有任何用的。只能先保持镇定,确定了王海泉的死因,再处理后面的事情。

    下午检查结果就出来了,然而让郑夕晨意外的是,结果居然是死因不明,若非要追究的话,就只能归咎于手术失败了。

    而这种失败,则属于延后失败,也就是说病人不是直接死在手术台,是手术后,身体承受不住了,逐渐慢慢失去生命的。

    “郑主任,这种例子之前也出现过,可是我觉得以王海泉的状况来说,这种说法是很勉强的。”戴医生说。

    因为郑夕晨做完手术后,王海泉就由他接手了,每天的检查都很正常,就是昨天没什么精神,可那跟手术绝对是没有关系的。

    “我也这么觉得。”郑夕晨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叹了口气说:“等会儿我给老师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说。”

    “行!不过尽快吧!我怕王海泉的儿子,会找你麻烦。”戴医生早就看出来,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待戴医生离开后,郑夕晨就给自己的老师布斯博士打去了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了后,布斯博士沉默了很久,然后叹了口气。

    郑夕晨本来以为他会给自己一些指点,然而等到最后,却只听他说:“夕晨,你在这边学了很多知识,也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这种问题,我相信你心里是有答案的。”

    “不瞒老师说,我心里的确是有些怀疑,但是他是王老先生的儿子。”郑夕晨根本没办法相信,一个儿子,会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正因如此,她才会打电话给老师,试图得到一些医学上的相关答案,从而洗去王珉灿的嫌疑。但显然,这个答案老师是没办法给她了。

    “老师,可是……”

    “行啦。”布斯博士叹了口气,“你才正式工作没多长时间,遇到这种情况难以接受也是正常的,先好好想想解决的办法吧!”

    “我知道了。”郑夕晨也不想耽误老师太多时间,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现在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王海泉的死跟她以及医院都没什么关系了,可是又没办法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王珉灿所为。

    所以想要解决的话,仅凭她一人之力还是挺棘手的。至于权夜,她根本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嘭的一声。

    就在郑夕晨出神之际,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给踹开了,而来人则正是王珉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