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356章 夫人流产了

时间:2019-07-23作者:贩梦

    从权果嘴里喊出的妈妈两个字,让康华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而权夜的心,也跟着碎了。

    两人都在心里万分自责,明明是很爱权果的,可是却伤害了他心中最重要的人。特别是权夜,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在为权果好,却没站在权果的立场想过,他所在意的究竟是什么。

    是这么多年的欺骗隐瞒吗?还是只希望妈妈能陪在身边?

    他想,是后者。

    如果早点把郑夕晨是他妈妈的事情搞告诉他,现在他们一家人应该已经很幸福了吧!

    “好果果,别哭了。”康华蹲下身,捧着权果的脸说:“这不应该怪你,要怪就怪奶奶,要不是我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把你妈妈赶了出去,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妈,这跟你没关系。”权夜觉得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过了一会儿,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摘下口罩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那一瞬间,权夜就知道肯定有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他们。

    果然,就听医生说:“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只保住了大人,没有保住孩子。”

    “什么?”康华脑袋一晕,不禁往后踉跄了两步,然后伸手扶住了墙面,“你是说……我的孙子,不……也可能还是孙女,已经没了?”

    “是的。请节哀。”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生,他也不想出这种事情。很多时候都是尽人事,听天命,现在是老天要把孩子带走,他也没办法去阻止。

    这个消息,让权夜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他闭上眼睛,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又缓缓睁开问医生:“大人现在怎么样?”

    孩子没了虽然很遗憾,但是以后还是有机会再要的。所以他现在更关心的是郑夕晨,她要不要紧?

    “大人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身体还是很虚弱,暂时应该不会醒了。”医生说完,就转身回手术室了。

    不一会儿,郑夕晨被几个护士给推了出来,推车上的她,整张脸惨白,就连嘴唇也毫无血色。

    权夜不敢去想她摔下去那一刻的场景,更不敢想,当郑夕晨醒来后,得知孩子已经没有了,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vip病房里。

    权夜和权果分别守在了郑夕晨病床的两侧,权果用自己的小手紧紧握住郑夕晨的手,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来自妈妈的温暖。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直以来,郑夕晨都对他那么好。因为,她才是他的妈妈啊!

    “管家,你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先过来接老夫人回去休息吧!”权夜吩咐。

    先是揭露了颜怡的真实面目,接着又面对了郑夕晨失去孩子,在这双重打击下,他知道自己母亲就算是个再坚强的人,也会受不了的。

    说起来,这也要怪她,没有从一开始就坦诚相待。

    “不,我不回去。”康华看着昏迷中的郑夕晨说:“我要跟你们一起守在这里,在夕晨醒来的第一刻,跟她说声对不起。是我冤枉了她。”

    管家听了这话,觉得一阵欣慰。

    因为她没想到这婆媳之间的误会,会这么快就解除。不过很遗憾的是,一个小生命还是没有保住,成为了这误会中的牺牲品。

    “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权夜劝道:“现在已经有一个需要照顾的人了,如果你再把身体弄垮,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照顾。妈,听我的,先回去吧!”

    在权夜的劝说下,最终康华还是妥协先离开了。然而,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问了管家,郑国安墓地的位置,然后让司机把车开去了那边。

    既然不能第一时间跟郑夕晨道歉,那就先去跟郑国安道个歉吧!他替权家养了这么好一个儿媳,自己的下场却是这样惨,真是想来就觉得愧对。

    “老夫人,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快到墓地的时候,管家说。

    康华从窗外收回了视线,问他:“什么问题?”

    管家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等夫人醒来,是跟我们回权家,还是?”

    “管家,你现在可真是老糊涂了。”康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说:“夕晨是我们权家的儿媳妇,当然要跟我们回权家。而且,一辈子都会住在里面。”

    “是,是。”管家高兴的连连说:“是我老糊涂了,我……真是替夫人高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唉!”

    康华闻言,突然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担忧,“就是不知道,夕晨会不会原谅我。毕竟,我之前说过那么多伤害她的话,甚至说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这世界上有后悔药卖就好了,康华想,就算是天价,她也一定要想办法弄一颗吃下去,收回先前所说的所有话。

    “老夫人,放心吧!夫人她是个很善良的人,既然误会都解除了,我想她肯定会原谅你的。”管家安慰道。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墓园门口,康华在管家的陪同下,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郑国安的坟墓。这算是她第一次跟亲家见面,却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

    “夕晨,跟她爸爸长得挺像的。”康华看着郑国安的遗照说。

    “是啊!”管家说:“之前郑老先生到家里去过,夫人跟他长得的确很像,特别是闭眼部分,简直一模一样。”

    “她跟她爸爸关系应该很好吧!”康华猜想。

    因为大家总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儿子是母亲的军大衣。郑夕晨那么体贴的一个孩子,跟父母的关系,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这……”然而,管家却犯了难,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康华见状,不禁微微皱着眉问:“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老夫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因为夫人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是跟着父亲长大的。后来,她父亲又娶了老婆,对方了一个儿子到他们家。据夫人回忆……他小时候的日子,并不好过。”管家告诉她。

    其实这些,康华之前又从颜怡的嘴里听到过,但由于她添油加醋刻意抹黑郑夕晨,当时康华也没有太在意。

    现在听来才彻底了解,原来自己的儿媳妇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可即便是这样,她却依然保持着一颗单纯,并懂得感恩的心,真是着实不易。

    两人祭拜完之后,回到家里,康华又从管家嘴里得知郑夕晨是借钱办的葬礼,于是就立马准备了一些钱,让他拿去还给借钱给郑夕晨的人。

    还好管家之前空闲的时候经常跟郑夕晨聊天,所以知道李青这个人,也知道她的住址。

    李青今天没上班,正躺在床上追剧,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就扯着嗓子问了句:“谁啊?”

    “请问,是李青小姐的家吗?”外面有声音传来。

    李青听着声音很陌生,就立刻关掉了手机,然后轻步走到门口,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最近经常有新闻报道独居年轻女子被杀害的事情,看的人心里直发毛,所以在这方面,李青可谓是十分小心,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给陌生人开门的。

    “我是权夜权总家的管家,是替夫人……替郑夕晨小姐过来找李小姐的。”管家自报了家门。

    而李青一听到郑夕晨的名字,心情就即刻放松了一大半,接着就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往外望去,门口站着的果然是个有些年岁的长者,跟郑夕晨之前描述的差不多。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她才彻底将门打开了。

    “你好,李小姐。”管家笑着正式跟李青打了声招呼。

    “你好管家,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李青问。

    管家说:“我是奉老夫人的命令过来的。听说我们家夫人当初给她父亲办葬礼的时候,是问李小姐借的钱。所以,就过来帮她把钱还给李小姐。”

    说着,管家就拿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厚厚一沓钱。

    “夫人?你是说……”李青听得有些糊涂。

    这管家口中的夫人是郑夕晨吗?因为她的确借钱给郑夕晨的父亲办葬礼了,不过不止她一个,还有两个人大家一起凑的。

    可是奇怪的是,郑夕晨走的时候不是跟她说回权家当保姆吗?怎么就一下子又变成夫人了?这反转也太快了吧!完全让人始料不及。

    “我们夫人,就是郑夕晨。”管家说。

    “可……”

    “我知道李小姐很好奇,不过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来还钱的,也没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这样吧!等我们夫人出院了,再邀李小姐去家里,让她跟你细说吧!”管家还赶着回去,不准备在这边耽误太多时间。

    至于他刚刚所说的话,李青就只注意到了出院,便立马问道:“怎么,夕晨住院了吗?她怎么了?”

    “我们夫人她……流产了。”管家一脸惋惜的说。

    李青听到流产两个字,脸色立马就变了。可是碍于管家似乎急着要离开,就没再继续追问他详细经过,只记下了病房号,准备明天去看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