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70章 变成了局外人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小子的利用价值,简直比她之前所想的高多了。就算被权夜知道了又怎样?花是他儿子送过去的,消息也是他儿子透露的,怪不得自己。

    权果抱着花在郑夕晨的病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那个勇气去敲响门,因为他不知道等会儿见了郑夕晨,应该说些什么。

    跟以前一样叫她一声妈妈,然后态度温和的把花送给她?

    不!权果知道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但如果冲她发火发脾气,她现在又是个病人,万一气出个好歹,他爸爸又会生气的吧!

    如果爸爸生气,影响的不只是自己,还会波及妈妈。毕竟花是她让送来的,虽然是好心,但爸爸会理解吗?

    病床上,郑夕晨嘴上在吃着阿菲洗的水果,心里却在想着她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可是想来想去,却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最近除了因为她父亲生病的事情跟权果闹得有些不太开心意外,其他一切正常,好像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吃完了,拿去倒了吧!”郑夕晨把手里装满果皮和果核的小塑料盆,递给了阿菲。

    阿菲抽了两张纸巾给她,然后接过塑料盆往门口走去。 谁知一打开门,居然见权果抱着花站在外面。

    看到她的时候,脸上有明显的慌张。

    “小少爷,你怎么在这儿?”阿菲问。

    郑夕晨一听到小少爷三个字,身体立马一怔,赶紧问阿菲:“是果果来了吗?”

    阿菲回头说:“是的,夫人。”

    夫人两个字,让权果听了心里极其不爽,这个称呼本来是属于他妈妈的,可是现在人人却管郑夕晨叫夫人,或者权夫人,权太太。

    想着,他便用力的挤开了阿菲,大步朝着病床走去。

    两天没见,郑夕晨实在是太想权果了,所以这会儿一见到他,脸上就立马绽开了一抹笑容,之前心里的郁闷也一扫而光了。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了权果脖子上的伤,神经一紧,伸手就准备去拉他。

    “果果……”

    “给你!”郑夕晨的话还没说完,权果就把手里的康乃馨塞在了她的怀里,然后自己往后退了几步,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束鲜花并没有把郑夕晨的注意力引过来,只见她放下花后,就紧张的问权果:“你脖子怎么了?怎么会受伤呢?”

    而且嘴角还有点青,但是权夜之前说了,自己打了他一巴掌,所以这点淤青应该是被权夜打的。

    但脖子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伤到那里呢?管家是怎么照顾的?

    “跟你没关系,不要你管!”权果态度强硬的说。

    郑夕晨见状,就知道他还没有消气。但是能拿着鲜花来看自己,是不是说明其实他心里是已经不生气了,只是拉不下面子跟自己道歉,所以嘴上才这么强硬的?

    这父子俩,果然一个德行,都是嘴硬心软的人。

    想到这里,郑夕晨就只好又把话题给转移到花上,试图慢慢打开权果的心房。毕竟是小孩子,还是需要哄的。

    “果果,谢谢你。”郑夕晨又拿起花,闻了闻:“这花很漂亮,妈妈很喜欢。”

    权果斜眼看了她一下,一盆冷水泼了下来,“这可不是我送给你的,是我妈妈送给你的。还有,你不是我妈妈,以后不准说自己是我妈妈了。”

    这话听着有些绕口,一会儿妈妈送的,一会儿她不是他妈妈,把郑夕晨给搞糊涂了。

    她皱了一下眉头,问权果:“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意思就是,我的亲生妈妈已经回来了,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妈妈。这束花,就是我亲生妈妈送给你的。这下,你懂了吗?”权果一口气给解释清楚了,如果郑夕晨再听不懂的话,那就只能证明她是个笨蛋了。

    亲生妈妈?

    郑夕晨的神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权果的亲生妈妈是颜怡,这么说是颜怡回来了吗?她突然又想起那次颜怡给权夜发短信的事情,她早就说过自己会回来的。

    虽然推迟了时间,但终究是回来了。

    “喂!”见郑夕晨在发呆,权果就叫了她一声,然后说:“我先走了。”

    “等等,你去哪儿?”郑夕晨不放心的问。

    权果说:“我妈妈也在医院住院,我去她哪里。”

    嘭的一声,病房门被权果重重的给关上了,门框一震,郑夕晨的心也一震。原来颜怡也在医院住院,难怪阿菲说她看见权夜了。

    想必,阿菲所隐瞒的事情也正是这个吧!权夜怕她知道颜怡回来了,所以让阿菲瞒着不准告诉她。

    深深的叹了口气,郑夕晨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心烦意乱。

    “花送了?”见权果回来了,颜怡问。

    权果嗯了一声,说:“送了,而且我告诉她,妈妈也住在医院了。”

    “是嘛。”颜怡的目的达到,顿觉心情大好。

    刚刚还在担心自己没交代,权果会不会把消息透露给郑夕晨知道呢!

    “可是……”颜怡是高兴了,然而权果的心里却觉得很不安。因为临走的时候爸爸交代了,让他就在这里呆着,别去找郑夕晨。

    可是他去了,爸爸会不会生气呢?

    “怎么了果果?不开心吗?”颜怡问。

    “妈妈。”权果抓着颜怡的手,把自己心里担心的问题告诉了他,“我觉得爸爸会生我的气,怎么办?他让我别去找那个女人的。”

    “没事果果,刚刚妈妈问了护士,她说我已经没什么事了,等这药水输完,妈妈就带你回去好不好?”颜怡抬头看了一眼,还剩一点,大概十分钟就要完了。

    她不笨,知道等权夜下班过来肯定会带走权果的。所以自己就只能赶在他前面,先一步把权果给带走。

    这样,才能顺利进行自己的计划。

    既然郑夕晨已经知道了自己回来的事情,那免不了要跟权夜争吵。今晚,权夜是不会去她那里要权果的。

    阿菲倒完垃圾回来,见权果已经走了,而郑夕晨则一脸愁容,心里顿时就有了底,觉得郑夕晨应该是知道颜怡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她还没放下盆,就听郑夕晨问:“是先生交代你的,让你别把颜怡回来的事情告诉我,是吗?”

    “夫人。”阿菲无措。

    “回答我。”郑夕晨又问:“他今天过来,也是来看颜怡的,对不对?”

    她不知道权夜现在对颜怡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但是瞒着自己过来看她,真的让她没办法接受。

    说好的坦诚呢?他根本就没做到。

    而且,她自认自己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会揪着权夜的过去死死不放。只要权夜的心在她这里,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那么,就算颜怡回来又怎样?她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自己不会去计较什么的。

    只可惜,权夜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隐瞒,而这一隐瞒,只会让她毫无安全感,也充满了危机感。

    还有,刚刚权果的表现,已经让她的心冷到了极致。真的就如她之前想的那样,只要颜怡一回来,她就变成了局外人。

    “是……”

    阿菲怕郑夕晨把气撒在自己头上,又赶紧又补充,“不过,先生只让我别告诉夫人颜小姐也住在这里,说怕会影响到你休养,并没有说其他的。”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郑夕晨又闭上了眼睛。

    “夫人……”

    “出去吧!”

    阿菲有些不放心的走出了病房,刚在椅子上坐下,就见颜怡左手挎着包,右手牵着权果出来了。

    看到阿菲,两人直接无视,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这……”

    阿菲赶紧给管家打电话,问他:“管家,夫人已经知道颜怡小姐回来了,心情看上去很不好。而且我刚看到颜怡小姐带着小少爷离开了,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先生?”

    跟管家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她也学会了一些做事的方式方法,像这种事情,如果不通知权夜,那怪罪下来她是无力辩解的。

    但如果贸贸然通知,打扰到权夜工作,就更是罪过了。所以还是先问问管家,看他怎么说吧!

    “颜怡小姐带着果果走了?”管家暂时忽略了郑夕晨,因为权果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的。

    他知道颜怡在住院,权夜送权果过来,也只是为了暂缓他的情绪。可是现在颜怡居然提前出院带走了权果,这事,权夜怕是不知道的。

    “是啊,他们都没有理我,直接离开了。”阿菲说。

    “行了,我知道了,我来给先生打电话吧!”管家挂了阿菲的电话,赶紧给权夜打了过去。

    权夜刚送走秦总,见管家来电,就知道一定是家里又有情况发生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走到办公室才接。

    “先生。”管家赶紧报告,“颜怡小姐带着果果走了,她这是提前出院了吧!”

    权夜一愣,“什么?”

    颜怡居然提前出院了?

    “是阿菲刚打电话通知我的。”管家继续报告:“说是颜怡小姐带着果果走了,而且夫人也知道了颜怡小姐回来的事情,现在脸色看上去很不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