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65章 我不想妈妈有事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很爱他?”

    颜怡因为权夜的话,而陷入了迷茫,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权夜的表情和语气又不像是在说假话。

    难不成,是自己误解了什么?

    其实她还真宁愿是自己误解了,如若权夜真的一直以来是把权果当成宝贝的,那么对自己只会百利而无一害。

    毕竟,权果的心现在是向着她的,而不是那个名叫郑夕晨的女人。

    “是。”权夜目不斜视的回答完后,就把颜怡扶到了椅子上坐下。他不能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得赶紧离开才行。

    然而,就在他准备走去房间找权果,想要带他走的时候,颜怡突然开始捂着肚子不停的哼哼起来。

    权果透过门缝看见她这般模样,赶紧小跑着出了房间,来到她的身边问:“妈妈,你怎么了?”

    不待颜怡回答,他又扭头一脸紧张与担忧的对权夜说:“爸爸,妈妈好像不舒服,你快来看看啊!”

    权夜站在那儿没动,直觉告诉他,颜怡这大概是在做戏,目的无疑是想让他留下来。而权果却心急如焚,跑过来拉着权夜的胳膊,就把他给拽到了颜怡的身边。

    刚刚还对她这状况有所怀疑的权夜,见到她脸色发白,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时,这才发现自己是起小人之心了。

    于是,立马蹲下身问颜怡,“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胃……胃痛……”颜怡吃力的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两只手死死的捂着肚子,痛苦的好像要死掉。

    她有很严重的胃病,这一点权夜是知道的,所以以前经常叮嘱她要多注意饮食,少食多餐,不能吃辣等等。

    现在肯定是因为刚才一口气喝了太多酒,才又犯病了。他真大意,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在她喝的时候就该阻止的。

    “爸爸,快送妈妈去医院吧!”权果都快哭了,“妈妈会不会死啊?我不要我妈妈死,爸爸你快点送她去医院啊!”

    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么的害怕!

    好不容易才盼回来的妈妈,如果突然再次离开自己,那该怎么办?权果越想心里越慌,唰的一下眼泪就出来了。

    他才不管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只要妈妈能一直陪在身边,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我送你去医院。”权夜说。

    但是,就在他刚伸出手想要抱起颜怡的时候,却被她给推开了。

    颜怡捂着肚子弓着背起身,然后慢慢走去沙发,就像一滩泥一样软趴趴的瘫在上面。她把头埋进靠枕,赌气般的说:“别管我,你走吧!把果果也带走,就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好了。”

    她这话说的底气十足,因为她知道,以权夜的个性和对自己的感情,是不可能就这样放着她不管不顾的。

    所以就算是任性,他除了妥协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不走。”权果扑上前去跪在地上,两只手抱着颜怡恳求道:“果果要陪在妈妈身边,妈妈让爸爸带你去医院吧!呜呜……我不想妈妈有事。”

    “过来。”权夜把权果拉了过去,然后也不管颜怡同不同意,直接一把抱起了她。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疼的不轻,如果不干净去医院治疗一下,估计会出问题的。

    “放开,你放开我。”颜怡不住的反抗,可由于胃疼的她实在是没力气折腾了,便只能任由权夜把她给抱了下去,然后塞进车里。

    权果也灵活的钻进了车里,坐在颜怡的身边不停的哄着她,并不断催促着权夜开快点。只有早点到医院,才能早点减轻他妈妈的痛苦。

    好在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子不多,所以很快就到了医院,权夜抱着颜怡直奔大门,挂了急诊。

    颜怡在做检查的时候,权夜和权果就在外面等着,权果咬了咬嘴唇,抓住了权夜衬衫的衣摆,“爸爸,我好害怕。”

    “害怕什么?”权夜低头看他。

    权果顿了一下,仰起头迎上他的目光,说:“害怕妈妈有事情,你说,妈妈会有事情吗?”

    “不会,只是肠胃炎而已,你别胡思乱想。”虽然权夜很想纠正他的称呼,但想想现在还不是时候,就只能顺着他回答了。

    他自己的孩子他再了解不过,权果虽然平时任性淘气,活泼开朗,但内心深处却十分的敏感脆弱,肯定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为了减小对他的伤害,就只能等了,等一个合适的契机,再以合适的方式把真相告诉他。

    做完检查,颜怡就被安排住院了,急性肠胃炎,医生说最少要住上两天打吊针,并且还得开些药吃。

    这些都没什么,只是很不巧,她被安排到了郑夕晨隔壁的隔壁那间病房。

    “能不能换一间?”权夜问医生。

    这要是换做以前,他早就下命令了,而不是用这种商量的语气。只因为跟郑夕晨呆久了,所以语气也变得柔和了。

    “权总不满意?”医生是不敢得罪权夜的,就用讨好的语气回答说:“可以换的,对面有好几间病房都还是空的,权总想换去哪一间都可以。”

    “我指的是换一个楼层!”权夜把话说得明白一些了。

    如果在同一楼层,那不管在那间病房,都有可能让她们撞上。只有不在一层,才能减小这种概率。

    可是,这却让医生为难了,因为其他楼层都已经住满了,只剩郑夕晨所在的那一楼还有几间空的。他总不能强制性的让其他病人把病房给腾出来吧!这太缺德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权总,其他楼层都已经住满了,所以……”

    “别再说了,赶紧让我妈妈去休息吧!”权果搞不懂权夜为什么想换一层,住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嘛!

    看妈妈脸色这么难看,肯定等不及需要安静需要休息了。

    “那就换间病房吧!”

    既然楼层没得选了,权夜就只好选了一个离郑夕晨稍微远一些的病房,让颜怡先住下了。反正就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只要他稍微注意些,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郑夕晨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瞬间,只觉得头部一阵疼痛,还有点恶心想吐。

    “水……水……给我……水”她虚弱无力,断断续续的说着。

    阿菲刚从外面进来,一见郑夕晨醒了,便立马跑去了病床前,兴奋的说:“夫人,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阿菲……”郑夕晨现在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弯儿,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躺在病床上,也不明白阿菲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阿菲连连点头说:“是我,夫人,你刚刚在说什么?”

    “水。”

    郑夕晨口干舌燥,“我想喝水。”

    “哦,好的。”

    阿菲立马去给她倒水,可是拿起水才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对哈,刚才一直忘了烧水,当然是空的了。

    于是,就拿着杯子去郑国安的病房倒了。等倒完水回来,她突然发现了不远处的权夜和权果。

    权果似乎在闹脾气,权夜正蹲在他面前跟他说什么。

    “先生和小少爷怎么会在这里?”阿菲不解。

    待两人走进病房后,她才偷偷摸摸的走了过去,透过门缝一看,居然是颜怡躺在里面。这是什么情况?夫人还躺在那边,可是这父子俩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颜怡上午还好好的,现在怎么会在医院呢?

    正奇怪着,阿菲突然打了个喷嚏,惊动了里面的权夜。

    “谁?”权夜立马走了出来,见居然是阿菲端着水站在外面,便神色严肃的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菲有些紧张,但也不敢对权夜说谎,只能老实交代说:“刚刚出来给夫人倒水,看到先生和小少爷站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还有……夫人已经醒了。”

    “夕晨醒了?”

    权夜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了,刚想过去看看的,突然又倒退了一步对阿菲说:“颜怡的事情,先别告诉她,知道吗?”

    “是,知道了。”阿菲点头答应。

    权夜从阿菲的手中端过水,然后就往郑夕晨的病房走了去,推开门,郑夕晨条件反射的往门口看来。

    “醒了。”权夜朝她的床边走了去,并对看护说:“你先出去吧!”

    “好的。”看护立马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走了出去。

    郑夕晨的头痛已经缓解了一些,也回忆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了。她本是想回家看看权果有没有找到的,却不料那么倒霉,居然遭遇了车祸。

    刚刚听看护说司机已经当场死亡,而她只是一些小问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权夜放下水,问郑夕晨。

    郑夕晨已经渴的不行了,就摇了摇头说:“先给我喝点水。”

    权夜只好先把她扶了起来,然后又端起水,吹了吹,才喂她喝。

    一杯水见了底,郑夕晨喝完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果果找到了吗?”

    “找到了,别担心。”权夜说。

    郑夕晨又问:“他去哪儿了?有没有受伤?”

    “他很好,没有受伤,什么事都没有。”权夜叮嘱,“你先好好休息,别问这么多。医生说了,你有轻微的脑震荡,必须好好休养才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